,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夏夜里的诉说

昂铭 发表于 2020-07-26 00:35:32   阅读次数: 191805

   夏夜,晚风意兴阑珊地漫步,树皮开裂的老树绾起翠绿丰满的叶冠,簌簌地摇落一地如珍似玉的声响。月光淋漓,蝉鸣不止,无云的星空如洗,漾出点点薄云织成的涟漪。

   我如那晚风,漫无目的地散步。路过小区五单元时,我习惯性地驻足聆听,等来的却只有蝉鸣和被月光打湿的夏衣,心中不禁一阵空落落的。

  我用了一个月养成了这个习惯,又用初中三年保持它。等了三年的我,仿佛地下的蝉卵,痴痴地守候,不同的是,蝉卵可以等出一片青天白日,而我,只能故作漫不经心地回眸,然后为了她叹息,再离去,如此而已,仅此而已。我恨啊,时间与成长这两条白眼狼,忘恩负义,把我一个人扔在过去的大海里,徒留回忆,而回忆,徒增苍白无力。

   初中毕业了,我却无半点喜悦,怔怔地望了望五单元二楼那个敞亮的窗,我抿了抿干裂的唇,毅然决然地转身,轻轻道了一声“再见”,却仿佛再也不会相见。

  翕动鼻翼,空气中氤氲着香樟树特有的香气,有些酥麻清甜,又有些刺鼻苦涩,宛若糖水薄荷。

  回到家,兀自闯入房间的幽暗之中,扑上床,耳畔响起《A Little Story》的纯音乐,鼓点与钢琴的合奏,上扬的旋律,熟悉而伤感,我莫名的惆怅起来,想着自己是不是就是《月亮与六便士》中的思特里克兰德,苦苦追寻那弯儿明月,到头来,又一把火烧毁一切。可我觉得我或许根本不配当思特里克兰德,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本来就没有资格为她而伤感惋惜。是该放下了,我想,毕竟,我不是她。我心中无端升起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和失落感。

  小时候的青梅竹马,也就是“她”,名叫璃,很美的名字吧,人也如其名字一样美。小学时,璃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更让人佩服的是,璃弹得一手好琴,参加过国家级比赛还获了奖。想象一下子吧,聚光灯下,三角钢琴旁,璃一袭素色礼裙,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抚过88块黑白琴键,悠扬畅快的音符泉水般流淌。“三秋桂子,十里桃花”,哦,我想,那就是仙子的模样吧,亭亭若莲,馨香四溢,不容亵渎。

 可上了初中后,学业日渐繁重,璃的成绩开始退步,甚至一落千丈,在这个分等于命根的时代,璃停止了练琴,仿佛一宗早就规划好了的交易,明确了买家、买家、商品和交货日期,唯独少了价格,没有人知道璃付出或失去了什么。无数个周末和节假日,我常常见到,一个少女,拎着鼓鼓囊囊的手提袋,赶往老师家补课,如同赶往片场的演员,嘴角扯出麻木的假笑。这以后,璃的成绩确实提高了,但远不如以前好。

我于是一厢情愿地从不补课,讽刺的是,我的成绩超过了璃,我于报复般地更加拼命学习,似乎是想证明:不补课,照样学得好。可然后呢?用中考成绩证明完毕了这个我近乎偏执而疯狂的“真理”后,我进入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而璃则与之失之交臂。我俩即将各奔东西,“凡是过去,皆为序曲”,我想,这无论对我,还是璃,都将是一场解脱。可暑假即将过半,我却越发不安,就像一只走丢的狗,茫然地嗅着熟悉的气味,却发现找不到回家的路。

   终于,我鼓起了勇气,想去看看璃。这又是一个月明星系的夏夜,蝉不辞辛劳地唱着仲夏的歌,燥热的空气如虫儿振翅般波动,我手心里攥满了汗珠。当我站在五单元二楼202的门前时,我猛然感到一种陌生的熟悉感,“这是她的家”,我默念着,这是怎么了?我有些慌乱和吃惊,一时间,呆在了原地,敲门的手,举起又放下,终于颤抖着“咚咚”叩响了门,也叩开了自己的心扉。

  开门的是璃,我有点惊讶,又有点窃喜,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涨红了的脸如一个大红苹果,局促的双手绞在身前,憋了半天,挤出一句“Hi,好久不见。”她怔怔地盯着我的眸子看了又看,没有应,我闪躲似的低下头,避免与璃的目光产生交集,她“噗嗤”一声笑了,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拢了拢头发,说:“是啊,好久不见了。”接着还略带幽怨地揶揄道:“你看,再不跟我多聊天,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头埋得更低了,弱弱地“嗯”了一声。璃拉起我的手,把我往里领,边走边说:“嘿嘿,你可来对了,我爸妈今天晚上都去应酬了,我们终于可以像以前一样好好玩个尽兴了!”她语气热情中带着一丝狡黠,个子很高的她,比我还高半个头,乌黑如瀑布的头发,梳成马尾扎在脑后,干净利落,有一种难得的阳光味,明明年龄上我比她大的,我却有种璃是我姐姐的感觉。

她的手在空中兴奋地比划,列举着一些儿时的种种游戏,但我却清楚地感受到,她拉着我的手,微微地颤抖,仿佛在刻意压抑着什么。我看着璃高挑的背影,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堵透明的墙横我与她之间,又像是两个透明高脚杯,即使紧挨在一起,也无法互相交换杯中异色的液体。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见我一直沉默不语,松开了握着我的手,问道:“怎么了?”我摇摇头,轻声说:“没事儿。”一时间,我俩都没有说话,屋子里很暗,只开了书房里一盏橘黄色的小灯,渲染得屋里温馨而狭小,璃的眸子亮亮的如同星光,泄出点点流萤般地暖晕。

我深吸一口气,从璃的身后窜上前去,牵起她的手,直奔向书房,璃的家似乎就是我另一个家,早被儿时的我逛得轻车熟路,我知道,那偌大的书房是璃的“藏经阁”,因为,那“住”着一架立式钢琴。站在书房门前,我不禁一愣,印象中那架被擦得能映出人影的钢琴,此时却犹如一具被人遗弃的古棺,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堆满了各种不知名的书:课本,练习册,成沓的试卷——无疑都与学习有关。我仿佛听到钢琴在轻吟,在痛诉,在流泪……我又将目光投向书架,书架极大,占据了整整两面墙,书架上列满了琴谱和指法教程,与儿时一般无二,一本不起眼的《月亮与六便士》是新加入的,微卷的书角显示出被人反复翻阅的痕迹。我心头先是一凉,嘴角却不经意间上扬,仿佛瞬间,我明白了什么……

“怎么了?哦——”璃杵在书房门前,欲言又止,看着被各种书籍淹没的钢琴,蹙着眉,眼中有一抹挣扎与痛苦一闪而过。“为什么不弹钢琴了?”这是我心中喊出的话,但到了嘴上却变成了“钢琴呢在哪呢?钢琴怎么不见了呢?”璃身子一僵,目光深邃地瞥了我一眼,然后扬了扬下巴,示意钢琴在哪。我心中暗道“对不起”,嘴上却说道:“天啊!这些臭烘烘,皱巴巴的破书,怎么骑到了高贵的钢琴头上来了?”再故意做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拙劣的演技,“呵呵,哈哈……”璃欢快地笑了,露出了四颗洁白的贝齿,笑得是那么得真,然后有些恶狠狠地说:“说得好,这些破书!”接着我们都笑了起来,那是掏心窝子的笑吧,使任何描写都显得苍白无力与做作虚假。

好半晌,屋里屋外,笑声、风声、蝉鸣声和叶涛阵阵的响声汇合成一抔抔的海浪,掺着夜色与点点晶莹飞舞的月光,肆意流淌,溢出孩童般的粉色记忆,是啊,多久没这样笑过了?

我目光灼灼地看着璃,又凝视着钢琴,璃面色复杂的望着钢琴,仿佛两者相隔甚远;璃又闭上眼,谁也不看,却仿佛在细细打量自己。最后,她睁开眼,眸中好像有两道电光爆射而出,又仿佛有两团烈焰在熊熊燃烧。她径直走向钢琴,小心翼翼地拂去积灰,搬走书籍,掀开琴盖,双手依次抚过88块黑白琴键,睫毛轻颤,面色平静如水,深吸一口气,她摁下第一个重音键“咚——”,是悠长的滑音,如一块闪耀着灰朴光芒的大理石投入平静的湖水,接着是一阵连续的延长音,仿佛白素绸缎滑入水中,又似彗星长长的尾翼,划过夜空,留下许愿的人儿,久久驻足……

我不禁起了一身幸福的鸡皮疙瘩,不知多久了,再次身临其境地聆听琴音,竟然感动的叫我落泪,原来时间不只是白眼狼,还是酒酿,越老,越沉,越不可承受,它就越醇香,越醉人。那一个个音符如一把把定音锤,重新敲开尘封的记忆。

儿时。

“琉,你觉得我可以成为钢琴家,不,钢琴师吗?我好想当一个钢琴师啊!”璃曾这么认真地问过我,大大的眼里闪着星星,双手虔诚地合十,祈祷着。“嘛,你成绩这么好,当个钢琴家肯定没问题的吧!”儿时的我心不在焉地答道。(我现在明白我当时真的好傻。)“哦。”璃似乎对我的答案有些不满,又问道:“那你呢?想当什么?”我把头枕在双手上,说:“我嘛,现在还没有想法喽,虽然我成绩不咋地,但只要是我喜欢的,无论怎样我也要做到!”璃笑着说:“我也一样。”

思绪在琴音中回溯,徜徉,又再次回归。璃弹得是《RIVER Flows In You》,她那修长白皙的手指齐动,如流连在花丛中的蝴蝶,翩翩起舞,上下翻飞。闭上眼,全身心感受,这首曲子不难,适合许久不练琴的璃,但却很奇特,节奏偏快的曲子,频繁的滑音与延长却使其充满了浓烈的抒情意味,仿佛一位浪迹天涯的吟游诗人,歌颂人间,感慨不幸,与天地合一,与宇宙共鸣,忧伤、愉悦、孤寂、激动、悔恨、释然、思念……刹那间,丰富的情感超越了音乐的局限,连同那钢琴的震动,流入心田,我沉醉其中,同时清醒无比,我深知:寒蝉也会鸣泣,大雪亦能与夏至齐临。

“琴声如诉,是在过尽千帆之后,看岁月把心迹澄清,是在身隔沧海之时,沉淀所有的波澜壮阔。在懂得之后,每一个音符下,都埋藏一颗平静而柔韧的心灵。”我仿佛在聆听,聆听璃与钢琴的诉说。

一曲终,回音如影,揉碎在夏夜的蝉鸣之中。我有些意犹未尽,而璃则陷入了思索。她背对着我,轻轻地呢喃道:“我真的好怕,怕我按了琴键之后,便舍不得离开……”她梦呓般接着说:“我真的真的好想弹啊……可弹琴没法让我考个成绩,没法让我上个好大学……”最后她转过身,看着我,问道:“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她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声音也变得沙哑。

我的心抽搐着,为璃感到痛苦万分。我不语,从书架上抽出那本《月亮与六便士》,念道:“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起头看到了月光。”接着说,“在心中对你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什么,答案就是什么。”说罢,我指了指她的心,又点了点手中的《月亮与六便士》。璃抬起头,笑着对我说:“我,知道了。”一个“我”字,咬得有力而坚定。

“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这是《肖申克的救赎》里的一句话,而王尔德一句“我不要谋生,我要生活。”道出了“活着”的真意。当我们两手空空来到人间,就被告知要满满当当地在人间走一遭,可当我们渐行渐远,我们的手上却捧着太多令我们脚步沉重的行当,而这些行当可能并不是我们所真正追求的,我们逐渐忘了初心,忘了我们真正要的是什么,直至一步一步走向一座又一座“肖申克监狱”,被无形地“体制化”。我们活着,但证明我们活着的,永远不是我们手上的行当(即使它满满当当一箩筐),证明我们活着的,是我们永不停息的,追求自我初心的那脚步。

走在回家的路上,蝉鸣濡湿了软软的星子,它们如一条条快活的小鱼儿,沿着月光淌成的小溪,游向远方,那再远一点的远方,诉说着一场场耐人寻味的,夏夜里的梦呀……

 

评论(2)

王占黑
评分
85
少女心事和夏夜月景十分匹配 只是有时候并不需要那么浓重的“景色描写” 容易让故事漂浮或失真 (另外提交前要记得检查一下错别字

王晶琳
评分
80
整个文的风格真是很多变,让人有点出戏……

何天平
评分
84
写得有点刻意。

翟业军
评分
86
修饰语过多。有错别字。

于文
评分
82
部分段落累赘了,影响了阅读感受。

金竹
评分
87
要说整体水平这篇不算很好,甚至可说问题不少,但里面表现出来的某种真诚与少年感让人很喜欢。

疯丢子
评分
84
很难看下去,不是难看,就是读起来有些吃力。掺杂太多不必要的元素了,会很散。

张引墨
评分
87
写了两个好朋友的友谊,写了想要按照自己的喜好和愿望生活的情绪,叙述流畅,文字优美,情绪情感很真实。

朱婧
评分
84
想过真正有意义的生活,而非仅仅是活着。想有勇力去对抗,作者运用了富有意味的各种文本几乎是明确地在文章中指出了一个中心和主题。有时失也在于太明。
总分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