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鸽子咕咕

丸子会飞喔 发表于 2020-07-26 18:03:17   阅读次数: 171385

“咕咕,我想你了,以及你的身体”

1

咕咕呆呆地望着满塑料盆的花绿布料,想着父亲现在正躺在又潮又热的被褥上,鼾声扰人,大概是很久醒不了的。床边是打翻的酒瓶,深绿的玻璃渣以及淌了满地的明黄酒液。咕咕是要赶在爸爸醒来前收拾好一切的。别人家都是妈妈来做这一切的,也总是妈妈承担着爸爸的怒火,然后把沾满泪水的孩子挡在身后。而咕咕不知道自己的妈妈身处何方,邻居说跟野男人跑了,爸爸说她妈妈死了。没有人给她编个委婉话。年幼的咕咕需要做好家务。

咕咕身上总是青青紫紫。

“原来,我是自己的妈妈”咕咕笑了。

小时候的咕咕是远不如长大爱笑的。就是人越长越大,心事越来越少了。

但事实上,咕咕总在想那个生下她的人长什么样,于是扒着镜子盼着长大。很多人说她长得像妈妈。

咕咕的爸爸无疑是个人渣,后来咕咕才知道人渣这个词。

夏天的太阳亮极了。于是咕咕屏着一口气,开始着手清洗盆中的男女内裤。那些艳俗的,带着微刺触感蕾丝花边的轻薄布料或是那些弹性缺失的黑色布料。在一整个夏天晚上的酝酿散发着恶臭,其实本身就散发着恶臭。咕咕早就习惯了,哪怕这人体内部的恶臭呕吐让她呕吐。爸爸会带回女人,咕咕明白。

她自己的贴身衣物总是单独放着的。

“她们不是妈妈,她们丑极了,也从不爱我”

后来咕咕便对妈妈一词没什么执念了。

咕咕自然不能去上学,悲惨小孩的命运一般都如模板似的相似。但她倒也没表露分毫对知识的兴趣,或者对改变命运的希冀。这也许是在合理范围内的自暴自弃。

咕咕长得越来越好看了。这片街上一大半儿的男孩子都喜欢她,当然这种喜欢只体现在青春期少年充满奇妙幻想的晚上,咕咕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的意淫对象。

咕咕很开心大家喜欢她。她交过好多好多男朋友,丝毫不在谈恋爱上感到羞涩,无论是粗鄙的下流话还是缱绻的情话她都说得出口。他们总会爱上她。

街上的女人都觉得她是个祸害,因为她长得越来越好看。不过说来也奇怪,所有男孩儿从来没和咕咕上过床,他们原本追求她就是为了占有她。后来所有人都好像忘了一样。

没人脱下咕咕的衣服,没人看见咕咕身上深深浅浅的淤青。

沙砾蹭着咕咕的脚丫,她不喜欢穿鞋子,光脚走着舒服,不过爸爸觉得她这样伤风败俗。

不过爸爸是不管她的。只需要她做家务。

咕咕喜欢电影,男孩子追求她的时候会带她去电影院。咕咕喜欢老电影,昏黄又温柔。

有的时候,她的某些男朋友们会教她识些字。咕咕喜欢顾城。

咕咕喜欢那些喜欢她的男孩子,不过她不爱他们。她事实上还小,只有那些自负的前男友,才会牵着她的手,对她说着半懂不懂的爱。咕咕笑着听,骂他们是傻逼。咕咕笑起来真好看,嘴唇一翘一翘的,他们看呆了,只会毛毛躁躁地亲吻。咕咕骂人的样子也好看,粗鄙可爱。

“咕咕,其实你是只鸽子精”

“去你妈,我是仙女”

“仙女不讲脏话”

“能给我本顾城的诗集吗”

“嗯”

咕咕没要过昂贵的礼物。男孩们没做过爱,和咕咕。

后来咕咕逃走了。她早就该走的,她要离开爸爸,离开这里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开,没契机,不是积怨已久。因为这儿没她想要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要去寻找。所以她走了,除了一本诗集和五百块钱,啥都没带。

咕咕望着一醉不醒的爸爸。邋邋遢遢的衣领歪斜着露出一大片土黄色的皮肤,汗液铺满了,显得油腻腻的。这还是一个夏天。爸爸打不了她了。

她低下头,眼睛里亮晶晶的,笑的还是很甜美,凑近爸爸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以后,你要当自己的妈妈了,爸爸”

“总会有人爱我的”

那具小猫儿似轻盈的身影怎么一下就不见了。她一直跑,一直跑,雀跃极了,鬓间的头发颤动着,她笑着。

一直跑一直跑,直到月亮升起。

2

老开也没法子去想那份稀里糊涂了。

老开的母亲很谦虚地给了他一副略微猥琐的长相。他天生身材走样,所有衬衣都会被发福的肚子撑得平坦,描绘着肚脐的形状。不过天地良心,老开是个良民,不干坏事。

是咕咕先勾的老开。

晚上的路灯暗极了,好几年没检修过。老开刚下班,寻思着等会是红烧牛肉还是老坛酸菜…夏末初秋的风已经开始泛凉了,连老开都忍不住打个哆嗦。

他忽地见着一道倩影,进而一看,老开被惊着了,真是个妙人儿。暮色也遮不住那双真·卡姿兰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简直要人命。

模样清秀的姑娘,身量也是可爱,不过老开死也不往那段白白的脖颈下瞄,虽然脑子里已经飘过万吨黄色废料。毕竟月黑风高的,该让人小姑娘觉着害怕了。

“sir,一个人吗”“我是咕咕,鸽子咕咕的咕咕”咕咕含着一颗没拆糖纸的棒棒糖,模模糊糊地开口。她光着脚丫,她有点冷。

咕咕打量着老开,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sir 您喜欢游乐场或者旋转木马吗”

“棒棒糖很香,我喜欢橙子味,不喜欢甜味”

咕咕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

老开明显是纷乱极了。直到用生了锈的钥匙打开出租屋的门,咕咕坐在自家沙发上的时候,老开才幡然醒悟。老开咽了口口水,实际上他什么也不敢做。

她不会是个什么特殊职业吧。老开有些慌。咕咕歪了歪脑袋,纤长的手指挠着老开的肚子,像小猫抓似的,就这么呆呆地仰视着老开。

“您不爱吃糖吗”

事实上他们保持了十分健康的两性关系。不是说老开是个柳下惠,也不是说他阳痿。他只是不大敢。

事实上咕咕没想跟老开上床,至少是那天晚上没想。咕咕知道老开会爱上她,目的不详。

“您一定已经爱上我了”咕咕敲了敲老开的房门,轻轻讲道。

后来老开才知道,如果那天晚上路过的是另一个人,咕咕也会跟他回家。只有老开越发地失控了,老开总觉得奇妙。

人生的第二次艳遇。

清白的露水,雀跃的鸟鸣,紫红的娇花,以及白花花的肉体。老开觉得咕咕真是个奇妙的女子,也越发地受不了撩拨了。咕咕觉得老开是个好人,从没强迫自己。

“晚上想吃什么”

“巧克力”

“热干面?”老开假装没听见

他们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关系。

所以那天老开把浑身赤裸的咕咕压在床上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很迷幻的。他满心满脑都是这具姣好的雪白酮体,还有那对兔儿似柔软的乳房。

其实他还想到了咕咕天真的笑,跳脱的话。他最喜欢咕咕骑着旋转木马手里拿着一大朵粉色棉花糖。

老开凸起的肚子垂在咕咕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两人的肚脐紧紧地贴合在一起,那是他们脐带所在且紧紧相连的地方。

不过老开没想到咕咕是个处女。

咕咕哭了,高潮的时候抱着老开哭了,两条单薄的手臂甚至无法环抱住他。哭得那么可爱,哭得那么忧伤。

老开以为自己弄疼她了,手忙脚乱地抹掉叽里呱啦滚出来的泪珠。

也没个轻重,咕咕这么想着,不知哪儿升起一股愧疚。她总会愧疚,随即又开心起来。

“我很惨,很惨很惨”

“我有一本诗集,后来找不见了”

咕咕拉着老开的手,絮絮叨叨,头尾不接地说着很多。老开就这么听着。

老开没听见咕咕的道歉。他望着咕咕的睡颜,以及一颤一颤的睫毛,忽地很感动。老开三十七岁了,而咕咕二十一岁。如果可以,这样一个孩子他是愿意当女儿养的,而他们现在躺在一张床上。

咕咕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以及悲伤。

后来老开想,是不是咕咕装的太像了。

于是老开想对咕咕好,即使那个时候咕咕醒来就恢复如常,笑嘻嘻地向他要早饭吃。

“我爱你”

“我早知道”

老开总给咕咕带昂贵礼物,所有女孩都喜欢的那种,即使他只是个普通职员,他就是想方设法让她开心。咕咕是看在眼里的,因为很多爱她的男人都会这么对她。

咕咕把礼物兑换成人民币。

不过咕咕也是知道的,老开对自己也是有同情的。可她从没觉得自己可怜。

咕咕享受着老开对她的好,同时泛滥着愧疚。她总问老开喜欢顾城的诗吗,老开总是摇摇头。

“我亲爱的,你什么都不知道”

老开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咕咕的电话号码,不知道她的工作,也不知道顾城。

明明住在一起,咕咕就是有让人觉得她永远不会离开的魅力。

而咕咕是每每泛滥着愧疚的,她总展现这种愧疚。而她并不是个心思沉重的人,只要离开了,见不着了,心也就宽了。

憨傻但是聪明。

 

所以咕咕觉得够了,钱够了,愧疚也够了。她又该离开了,像离开爸爸一样。

她喜欢奔跑,直到月亮升起

“sir 我一点都不爱您”

“我骗了您,或者没有”

“您对我的好是您自愿的”

“就当咕咕是个骗子吧,骗了您的钱真是不好意思”

“不要记得咕咕了,咕咕只是想骗个住处,所有上当的可怜蛋都和您那么像”

“他们大多不认识顾城”

咕咕还是笑着,仿佛坦诚极了。她只是收下了房东昂贵的示好。老开觉得她在开玩笑,因为一切都是没什么征兆的,又十分合乎情理。咕咕是想离开了,连行李都不用收拾,背上包就可以走了。老开忽地想起自己是该愤怒的,但又觉一阵脱力。臃肿的皮囊下的脂肪像是溶解了,皮肉蹋蹋地贴着骨骼,缩成一团。老开真正的样子,软弱又虚弱。

这是咕咕的魅力,老开的错。

老开觉得自己很冷静,实际已经涕泪纵横了。咕咕只是望着他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咕咕没骗他的钱,这是他心甘情愿的,咕咕也没骗他的感情,是他自己飘飘然地爱上了。不是咕咕的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中年男人虚弱自残的爱。

老开哭罢了,自觉丢人。

“告诉我你真的姓名吧”

咕咕歪了歪头,俯视着地板上的老开,想了想说:

咕咕,鸽子咕咕的咕咕

3

老开从小就不好看,呆呆小小的。他是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欢的。虽然体态臃肿,但总缩在角落里而已。

不引人注目,遇事也是怂的过分。顶着一副让人生厌的皮囊,却也能不给自己招惹麻烦。

他也有时会问妈妈为什么自己这么胖这么丑,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

其实老开也不是丑到人神共愤,只是看起来稍稍猥琐罢了。

其实老开一直是个好孩子。

 

老开一上高中就遇着麻烦了,青春期的孩子正是连狗都嫌的年纪,总喜欢到处惹是生非以此彰显自己的王霸之气。老开再怎么平凡,对于不明事理的一部分高中生来看,长得猥琐就是他的错,是他的错,就该教训他。

其实只是日常的小打小闹。

女生会因为老开看她们一眼就阴阳怪气地喊变态,男生总是推搡他。

老开的成绩也很平凡。

他是个不喜欢声张的人,就这么受着。毕竟没人揍他,他不感觉疼就好了。后来老开才知道有个词叫校园暴力,不过他倒也没觉得自己有多惨。

老开的第一次艳遇就发生在这段压抑的高中时代。老开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件十分重大的事对于老开来讲。

老开以为α是来揍他的,因为她是校园里的大姐大,手底下一帮子小弟,人怎么样老开不知道,因为在那之前,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老开害怕极了,即使那天堵他的只有α一个人。

不过α那天,和老开开房了。老开也不知道怎么了,迷迷糊糊地,只能看见她颤动的睫毛,还有被染成栗色的一缕鬓发,随着动作摇曳。她摸着老开的脸,黑色的指甲衬着苍白的皮,是很适合接吻的场景。不过两个人并没有。

老开感觉自己像个男人了,一辈子没干过这么勇的事儿。

不过不出意料的,α不是处女。

老开甚至都不敢问α为什么。而α只是笑笑,挺洒脱的,只跟他讲自己蛮喜欢他的,胖胖怂怂蛮可爱。

除了妈妈,没有女性说过喜欢自己。

老开多么高兴阿,哪怕自己可能仅仅只是和α做爱的男孩其中之一。老开多么开心阿,虽然一次过后,两个人就没联系了。

不过他也不是说喜欢上了α,只是知道有人喜欢他,他就心思雀跃。

多好阿,有人喜欢他。老开觉得阳光明媚了不少。

不过后来就老开知道的,α被学校退学了。不过这跟老开都没关系了。

老开找了个凑合的工作,租了间凑合的房子,除了妈妈他没爱过其他女人。没女人爱他。

大概是时间没到。

4

我和老开是大学时候的朋友了,他最近结婚了,妻子长相普通,但好在贤淑,也不嫌弃老开。但是老开并不开心。

最近一次聚是在一家新开的酒吧

“咋的,能娶着媳妇还不高兴阿”我打趣道

他只是摇摇头,我很少看见他这么深沉的模样。“你知道顾城吗”老开问我。

我知道的,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诗人。

老开看起来很难过。他跟我讲咕咕的故事。我听着,感着唏嘘。

“她这么喜欢顾城,我从来没给她买过一本诗集,可明明是她骗了我,我还是想着她”

“我现在倒也不想说爱或者不爱的东西了。这都过于苍白,我只知道自己的自私,只知道我听到咕咕的身世,知道她的纠结时我所拥有的悲伤远不如她离开了我。我关于她的悲伤堆在角落,像泡沫一样,体积庞大,而轻轻一压便扁平了。只有关于自己的悲伤才记得深重,也无法忘了。咕咕走了,带着我给她的爱和钱”

“她就这么走了,而我忍不住想她。我知道像我这样的男人配不上她。我甚至不敢说是她先勾引的我,而我爱上她了,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我的错。她是不是知道每个男人都不忍心揭发她,可连我自己都忘了,她是个处女,有时我想她是不是爱我的。可事实上她不爱我,这只狡猾的小鸟,她没骗我”

“她叫咕咕,鸽子咕咕的咕咕”

我想他是有点醉了,酒吧紫红的灯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更加颓唐了。

“她溶化了,像一朵霜花,溶进了我的血液…”

我知道的,这是顾城给世界的诗。老开看起来很不好。

而我们都是这个城市里悲伤着的人。


评论(9)

王占黑
评分
85
故事很悲伤 从咕咕过渡到老开 后半程突然冒出来一个“我”有点突兀 另外就是要注意标点和词语的准确 (比如眼泪叽里呱啦留下来、卡姿兰大眼睛这些 和全文气氛不太匹配)

王晶琳
评分
80
“我”出现的作用是什么呢?作品想要表达什么呢?有点单薄。

何天平
评分
84
第四部分是什么意思呢?

于文
评分
83
语言可以更简洁自然一些

翟业军
评分
88
语言很老道,但视角有点混乱。

金竹
评分
86
这篇其实基础蛮好的,注意前后叙述主体的统一,语言调整一下,会好很多。

疯丢子
评分
85
前后有些不搭……光看前面部分还是很成熟的。

朱婧
评分
87
爱与自由,皆是天性。几个人物鲜明跳脱。咕咕也罢,老开也罢,故事里有暂时被满足的人,有永远有所缺失的人,有不断向前走的人,有总要被放下的人。人与人相遇,羁绊,结成故事,是小说的起点,也无所谓终点的终点,如同人物行动的轨迹和方式。

张引墨
评分
83
(咕咕喜欢老电影,昏黄又温柔。)没看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表达的有一些含糊。这样的地法还有几处。一篇文章写好后,还是需要多修改几次。 开篇,也是一个糟糕的亲子关系,和野男人跑掉的妈妈,酗酒的爸爸。 但咕咕后来与老开的关系在逻辑上有点突然。作文的叙述中途转到了老开的成长。也有点突然。
总分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