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一粒药

天空飘来五个字 发表于 2020-07-30 15:12:04   阅读次数: 145774

 2018年12月,北岭县巍山村发生了一起绑架案。

  说是绑架案,的确被绑架的人荡然无存的消失了,受害者足足消失了两天。可凶手为啥要绑架呢?一般的绑架无非是在有钱人家图个财,再漂亮人家图个色。可他啥也不图,到现在连个恐吓信都没来。说起这个被绑架的人,是个女孩,是个村长的女儿。那村长肯定担心,好不容易养大成人的女儿无端消失了。自从自己女儿被绑架后,整天召集人马到每个小茅屋、废弃工厂找,又在大街小巷贴满了寻人启事。甚至有时精神恍惚到处瞎逛,当然自己县里的警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便派了几个手脚麻利的警察来破这次的绑架案。

    来到村长的房间,他坐在一张大床上,脸色苍白,眼中还带着好些血丝,嘴唇因长期干燥而裂出了口子。头发有些微乱的她仿佛一阵风吹就会把他那憔悴的弱不禁风的身子给吹倒。一双悲凉的眼睛无神地望着病房的天花板,天花板是灰白色的,他绝望了。

    ‘’她啥时候回来?你们找到她了吗?‘’村长一直嘀咕着。

    赵队长说:“没有,凶手一点动静都没有。不过你放心,我们破了许多失踪案就这种案子见多了,你就别出去了好好待在家里。‘’

  赵队长说:“小张你先去调查一下附近的监控。老庞你去看看那个女孩的房间。还有,朱警官你去女孩的以前的学校或打工的地方看看她和谁有过过节”

    “哦,对了这是巍灵婷的照片”说完他从口袋里拿出几张女孩的照片

  老庞、朱警官、小张:“好的。”

  赵队长坐在公安局的办公室里拿着村长和他女儿的资料说道:看来这个村长也不是啥好东西。村长真名叫做巍宝强,出身于1973年,无犯罪前科,她女儿真名叫做巍灵婷,在北京上班,无犯罪前科。但是巍宝强恶习很多,在村民空中口碑不佳。2008年的一场瘟疫导致了巍宝强的妻子病死,可村民都说他为了省钱不为病死的妻子办丧事。从此村名们都不敢接近他了,认为他妻子的冤魂会回来骚扰他。

小张说:“我记得历史上也有一桩绑架案,它轰动了全美国。他名字叫做弗吉尼亚.派普绑架案。这个案件的神秘处也在于凶手一直没找到,凶手的反侦察理很强。但警方最后根据半点大小的指纹模糊的判断出了两个嫌疑犯,当时的科技不好也许这两人是被冤枉的。”

 赵队长说:“嗯,只要犯了罪就一定有线索。”

 朱警官说:“那我们就出发呀,等啥呢?现在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时间。”

    赵队长说:“现在先在这里好好睡一觉,明早再去找。你想想这大晚上的学校的学生的睡了你咋调查?谁会配合你?”

    第二天,他们换好便装出发调查了。

  小张一大早按照吩咐来到了巍山村的监控室刚打开门,一股异味扑面而来,原来是地上的垃圾都没有清理干净,所以异味才会这么放肆地充塞着房间。房间被灯光笼罩得分不清颜色,里面没有什么资料,一张电脑桌上凌乱的堆放着一些书本,还有一桶没有吃完的方便面。这难道就是村中公安监控室吗?难道没有一个人打扫吗?小张诧异的看着。不过监控虽然旧了但是还可以用。他打开监控每个地方认真地看着,到了中午连一个可疑人物都没有,可就在他真要去吃饭时监控里突然出现了一幕画面:一个身穿粉色衣服的女孩凌晨五点钟来到包子店吃早饭,当时的包子店老板也刚刚开门营业,便端上了盘热腾腾的包子,刚没吃多久女孩拿起手机边打边走,她走向了村门口。为了看清监控录像只好攻破这个监控的系统。小张看到了她的脸,不出所料那女孩正是巍灵婷,她走后包子店老板伸头看了看,就进店拿了面团。这就让小张看不懂了,她走后别的监控也没看到她的身影呀!在场的只有一个包子店老板。

包子铺老板名字叫马大钊,读过大学,学计算机专业的。可谁也不知道他本可以在读书的却回老家卖包子了。他的妻子也在08年的一场瘟疫病死了,其实可怕的不是瘟疫而是村长。

2008年这是一场灾难性的瘟疫,全国各地都散播着这个病。当时政府已经把药发下来,每个人本有属于自己的药,可是巍宝强却拿来卖,他完全不顾穷人,只为了赚那么点钱。巍宝强心里知道,穷人在自己的村里也没用迟早得死。马大钊为了家人的健康把自己多年以后给儿子彩礼的用来买药。三粒药到手了,可巍宝强表弟的药还没有,他来到李大钊的家中试图用高价再买回来。马大钊不给,最后巍宝强强行抢药。巍宝强只想抢个药,谁知失手杀了马大钊的妻子。这一幕被他的儿子马大李看到了,时间静止了,所有人呆住了,巍宝强见状立马放下钱带着帮手逃了。

但马大钊是个为人正直、老实憨厚的人,深得大家的信任。每个周末都免费发放包子给乞丐吃。当天凌晨地区有个女孩来买包子,当时扫地工也才刚起床。

她是我的常客所以我把最新鲜的包子端了一把盘给了她吃完顺便捎些回去给她爹,可没过多久她打电话走了。

“有证人?”小张故意试探他。

马大钊连忙说道:“没有没有!”

小张说:“那你看到他走向哪里了吗?”

他抿了抿嘴说:“没有。”

小张说:“好,那就不打扰你了。”

马大钊说:“嗯,慢走”

村民居住中心,老庞拿出一把仿制的钥匙打开了312号的房间。一进门,一股芳香扑鼻而来。卧室,虽然不算大,但是很漂亮。推门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梳妆台,这个梳妆台是粉色的,上面是一面椭圆的镜子,下面有一个抽屉,抽屉里放着一把梳子,和许多皮筋、夹子子,抽屉下面有一个正方形的凳子,凳子的底座很厚。老庞四处翻了翻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全是她的生活用品。他坐在电脑桌前查找他曾经的资料与聊天记录。卡擦——一声,凳子被他坐断了。原来凳子这么厚是因为中间有两层,这是巍灵婷她真正藏东西的地方。老庞用力将凳子拆开,一堆纸片落了下来。打开一看全是她在上学时的日记。

     2013年3月1日:

                  没先到我竟然跟大李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还真是有缘呀!

     2015年7月20日:

                  运动会就要开始了,我千辛万苦搞到他的比赛项目。加油,他一定能拿第一的。

     2015年7月23日:

                  在他比赛完最后一项时,我穿上了志愿者的衣服来到了比赛现场给他送水。我今天的心情爆表。

     2018年9月16日:

                   我们在同一所高中毕业了,他终于认出了我。不过他只冷冷瞪了我一眼。难道他想起当年那件事了!  

然而日记中有没有的他的具体名字和相关资料。老庞对她的通讯记录展开了调查。

    日记中的“他”的确她的通讯录里,通话记录很少,每次都是半分钟。而他的名字叫马大李。

    朱警官来到巍灵婷的高校,她所在的是10班,都是其他班淘汰下来的差生,这个班级里的学生都是没有希望考上的学的坏学生,他们班被同学称之为垃圾班。

巍灵婷的同桌是个穷小伙,不过成绩很好。但在这个班里他完全容不下他。他向朱警官证实:巍灵婷在老师和家人面前装的很乖巧,其实她很坏,接到电话是柔声细语的刚挂下电话便破口大骂。

8月份的月考,巍灵婷和穷小伙分在了同一排,她是个差生,她用1000块来跟穷小伙做交易。“喂,喂,我看你家里穷我给你1000块,你给我这次的答案,作文不用,如何?”“……行吧。”说完他便把一张写满答案的纸条塞进笔里面,巍灵婷假装借笔就拿到了。抄完,他她不像同学那样检查,第一个交试卷。可小抄却留在了他俩座位之间的地上了。

老师的眼睛就看到这张白白的小纸片,“同学这张纸是你的吗?”老是拿起来便打开边问。“不是”,“这上面怎么会有答案?”老师的眼睛狠狠瞪着他说。所有考生的眼光看了过来。“老师这是巍灵婷——”“老师这是他做的小抄,还想冤枉我,幸好我回来拿笔才看到,这样我就成了替罪羊了!”,老师说:“同学你也知道考试不能作弊,可为什么要害别人呢?这门科目就做为零分了”可穷小伙忍了。

中午吃饭时,他来到了巍灵婷的餐桌前红着眼睛说:“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你可以不给我钱就算我帮你一回,你不会说你自己吗?反正你也只是个差生,考不考无所谓。”“欠揍是吧!”她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向他,突然掐住了他的脖子往墙里摁,众人都纷纷避开没人敢告状。他的脸被打的一块青一块紫的,最后站了起来哭着说:“你给我等着,打死你不可。”巍灵婷笑了笑走了。

朱警官来到了他的房间,发现了一把军用刀,“这哪来的?”“网上买的。”“我先没收了”“那你给我点钱,这也是我用钱买的。”他掏出了100块给了穷小伙。

三天了,总算有了头绪。警察们准备好了资料看会。 

小张说:“我调查了监控发现女孩最后失踪的地方是在村门口的位置。不过我村门口你那边没监控了。我又去调查马大钊时,他说不知道巍灵婷走哪去了,而且我在监控中也看到马大钊特意看了巍灵婷一下,我感觉他在撒谎。’’

小张说:“所以他可能跟她失踪有关系。”

朱警官说“我听他们同学说,这女孩很’黑’。之前有个被她打的男孩说是要回来报仇。我在他房间里发现了一把军用刀,他说是在网上买的。但是穷小伙的胆子小也打不过巍灵婷不太可能绑架她。’’

赵队长说:“案发当天那个男孩在哪里?”

朱警官说:“他在家里学习,他爸爸已经证明过了。”

赵队长说:“案发时间他不在场,那他就不具备作案嫌疑。”

小张说:“巍灵婷当时是打电话去村门口附近的,可能有人去找她玩,何况穷小伙不知道她家在这吧。” 

老庞说:“可是我看到巍灵婷写的日记,他好像暗恋有个叫大李的男生。诺,你们看看。”

小张说:“这大李好像是马大钊的儿子,而且他说是老乡。” 

朱警官说:“这么黑腹的女孩咋还有暗恋的男生?直接过去绑过来呗!”

 “警察,给我出来,报案,这包子里他妈的有女人的头发”一个手中提着塑料袋,头发绿中带黑,全身上下穿花衬衫的男的在公安局后面大喊大叫。他是村里的混混头子,表面看起来很拽,暗地里只会指示小弟做事,每一个人向鸟他。

“咋们继续开会,刚刚说到哪了?”“等等赵队咋们还是听他讲完吧!”小张连忙打住。

“小张你的意思是?”朱警官疑惑地问道。

小张说:“我的意思是,万一这头发时那女孩的……”

赵队长说:“也对,把他先叫进来吧。”

混混刚进门就把手中的袋子拿起来嚷嚷,一个民警看不下去就开口骂道:“平时不多管你你就老起来了?”

赵队长说:“你这是我们会赔偿的,不过你得把包子和头发拿来。”说完混混把袋子扔了过去,里面的确有个包子还有一根金黄的头发。

老庞将头探到民警耳朵旁小声问道:“之前失踪女孩头发颜色是这个颜色吗?”“嗯庞警官,不过我记得在去年是她也是这个头发,不知道今年有染发没?”“庞警官,万一是村长他老婆会咋们村作孽咋办呀?”“你咋这么迷信,别胡说!”

赵警官说:“你先回去,明天我会赔偿你。小张你去医院把头发的DNA验一下,看看是不是和巍灵婷的DNA一样。你两跟我去马大钊那里。”

“我是警察,请你配合调查一下’’赵队长拿出了警察证。

马大钊说:“没事你们尽管问吧。”他仿佛做好了一切准备,十分冷静。

赵队长说:“你的妻子是不是08年病死的?而且你只有一个儿子对吧。”

马大钊:“……嗯”

赵队长说:“那有人报案说你这里的包子有女人的头发”

朱警官说:“那你这里的肉从哪来的?”

马大钊说:“我早上卖包子,10点开始卖肉。为了赚钱我经营了两个工作。”

赵队长说:“你孩子呢?”,就在这时小张打电话过来了:赵队,这头发是巍灵婷的。

“把这里的包子肉全都取出来,交给法医。”

3小时过去了,尸检终于出来了。头发和这些肉的DNA全部一样。

马大钊因为08年的瘟疫,心一直放不下,所以他和他儿子准备了一场谋杀案。

让我们还原一下作案过程:那天一大早,马大钊准备好了包子,因为巍灵婷昨天跟他讲今天一大早要去玩,早点帮她准备一份早点。马大钊得知了她的时间点后,等她吃完离开时进了店里做面团子。他店里有台电脑,里面有这附近的监控画面。当巍灵婷离开监控的区域时,马大钊进入的监控的系统,所有的监控都卡死在了一个画面。他乘着机会跑到巍灵婷的后面将她勒死,马大李来了将她放进附近的一座废弃的空房里分尸,马大钊把她的大腿肉割下来做成肉包馅,其余的尸体埋了。

村长得知女儿被杀后真的成了一个疯子,整天笑嘻嘻的跟他病逝的妻子说,要照顾好女儿。

2008年的瘟疫过后每家的人都把自己的儿女放到了学校读书,上帝给了他们一个复仇的机会。每次见到她就好像看见了当年杀死自己母亲的人。虽然他回不了家,可复仇的火苗迟迟没熄灭,是年过后他有了自己的企业。他们为了让村长也体会到痛苦,亲手杀掉了他女儿。

谁也没想到,一个少年也会成杀人犯。

每一片阳光底下都会有一个角落是黑暗,每一个罪犯的心底都有一个童年的影子。


评论(5)

王占黑
评分
84
悬疑探案类挺需要叙事技巧的 想要可读性强一些 可以去除一些平铺直叙的段落 让情节更曲折 想要氛围强烈 可以把最后两段的“评议”去掉(不然会有点像法制节目

何天平
评分
85
对话和描写的设计比较割裂。

王晶琳
评分
80
平铺直叙。故事有节奏感,有起伏才好看。

翟业军
评分
82
还有不少漏洞。推理小说,最怕的就是漏洞。

金竹
评分
85
叙述有点太平了,本来应该跌宕起伏的,写成新闻报道了。

于文
评分
83
要有收放起伏,构思要严密

疯丢子
评分
85
要说悬疑,我好像更愿意称其为纪实。 故事是精彩的,但是语言有一些过于平板了。

朱婧
评分
83
小说不同于社会新闻,即使类型小说也不是,它需要一些文学性的要素。

张引墨
评分
79
(村长真名叫做巍宝强,出身于1973年, 没先到我竟然跟大李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还真是有缘呀! 但在这个班里他完全容不下他 你给我等着,打死你不可。 可是我看到巍灵婷写的日记,他好像暗恋有个叫大李的男生) 错别字和语句不通的地方比较多,已经影响到正常的阅读。 故事比较有意思,作者设置了一些悬念,吸引读者想看下去。
总分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