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病历

斯克兰斯现实稳定猫 发表于 2020-07-31 23:44:32   阅读次数: 800923


今夜,无风。

恬躁的蝉鸣逐渐安静下来,仅剩一片模糊的呓语,嗡嗡地在耳边哭诉着酷暑的炙烤。仅存的几只流浪犬苍狼一般昂首呦歌着冤屈。窗外是森森寒月,窗内是灯火通明,被冷空调吹得如天堂般凉爽的卧室与刚刚冷却下来流淌着黑色冷凝岩浆的天空如此的不搭。我微微仰起头,白炽灯的光辉刺痛了娇弱的眼睛,只得叹一口气,熄了灯关上了空调,静待那“滴”的一声平静下来后的那份寂静。

黑暗与燥热猖狂地从门窗的缝隙里探进了爪牙,为新占有的土地欢欣鼓舞。我瘫坐下来,长舒出一口气。

终于消停了,我这样想。

而我是夜的主宰,在无尽的暗夜中,我要开始造物。

……

空白的旷野中出现了一个人影,消瘦得几乎在白色之间淹没不见。他应该是个黑发的男孩,虽然身体单薄而摇摇欲坠,他的脸是惨败的可怕,眼睛里仿佛总是带着点愤怒,那种愤怒膨胀在小小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冷冷得透过眼睛向外端倪着。

那就再近一些看吧,看,他穿着很不符合年纪的黑西装和皮鞋,白色的衬领露在外面;看,他带着一束白玫瑰,像是等待又像在祭奠;看,他带着的耳机隐没在发丝中,嘴里像是在随着曲子哼唱着,唱的应该是一首很悲伤的歌,可以是一首流行歌,也可以是一首布鲁斯。

但绝不会是摇滚。

……

我一向来是不听歌的,所以记忆里唯一一次能清楚提起来的正规意义上的摇滚乐,还是在初一学校举办的演唱会上。

还记得在那段昏昏欲睡的欢乐时光里,刺耳的乐声刹那尖刺穿了耳膜,弹拨着听觉神经嗡嗡作响,于是将要垂下去的头猛然抬起来,花红酒绿的背景占据着整个视网膜,台上两个高瘦的男人声嘶力竭地用英文唱着,他们的歌声仿佛要穿透天花板升入漆黑的夜空。

那是一种怎样的震撼啊,仿佛是在欧美某个肮脏小街的地下酒吧里,破落的歌手张狂地唱,客人们起身叫好。这种阴暗隐秘的角落里响着桀骜的音乐,怎能不叫人豪放,不叫人热血沸腾?

但这样的音乐分明是回荡在学校华丽的大礼堂里,然而台下的人仿佛都是出行的苦僧,不为所动,静如磐石。台上和台下遥远得仿佛隔了两个世界,有一个女孩儿尝试着尖叫一声,立即成为了众人的视焦点,那种异样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人群中的异类。

所幸此时一阵骚动转移了这个张惶的女同学的尴尬。后台响起了一阵阵地惊呼声,然而并不是向着舞台的——原来后门闪入了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女孩,啊不,那包裹在层层裙摆下面的其实是一个男孩——下一个演出中扮演灰姑娘的那位。台下的众人低低地窃窃私语,眼里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我默默的转过身来,看台上的歌已经到了尾声,台上人默默退下,歌手的表情一往如常。他们对此不惊讶也不挫败,只是照例把歌唱罢。人戏不分的,恐怕只有我这个痴人。

早就该明白的,在这碌碌的初中生活中,沸腾的热血也会被严酷的现实冷却。不如来一些奇葩幽默的日常惊喜,比如说那个女装的男孩。

火种早就在荒原上弃置不顾,流离之人又何须追逐坏幻影?

……

扯远的思绪慢慢的收拢回来,思维海洋中男孩的侧脸又出现在空白的旷野上,应该安排个故事的,我这样想。

于是男孩走动起来,林立的高楼从他身边拔起,人潮翻动在建筑的每一个角落。这是个普通的孩子,正在上一所一般的中学,有着中等的成绩,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他也有一个喜欢的女孩,他会在放学后坐在窗边迎着纯金色的夕阳,偷偷的在窗缝里看她曼妙的背影,带着这种文艺青年式的暗恋。

但他会在一个闲暇的午后读海子的诗篇,开始崇拜歌德,尼采和泰戈尔;他还会在某一时间发现自己对华丽悲伤的文字执着的痴迷,自己也会写一些缥缈而晦涩难懂的东西。他还会对现在的世界愤懑不平,保持着稚嫩的批判。他会沉迷于神学,爱上读圣经,北欧神话和神曲,尽管他从不是什么教徒。他会内心积郁第一次感受到寂无知音的寂寞,所以他的字词间常常带着孤独和死去……他会坚持守护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固执得像个小孩子。

他为数不多的朋友往往拍着肩膀对他说:“你是个很中二的人。”

他笑笑,没有回答。

……

“青春期少年特有的自以为是的思想,行动和价值观。”百度百科诚实地解释,诚实得令人无言以对。我有时也怀疑这场渺如天际的幻想是否就如字面解释那般就是一场“病”。觉得错的总是这个世界,觉得自己总是与众不同,觉得所有人总是带着面具,觉得违逆者就该斩杀,开始赞颂黑暗厌弃光明,这就是病发的初中二年级,这就是所谓的“中二病”。

可我就是一个病重的人啊,总是无能为力的,于是病发时开始疯狂地建立起那些不切实际地妄想世界,开始追求那些虚无缥缈之物,开始想把自己蜷缩在虚构的世界里躲避伤害。病愈之后再疯狂地把那些曾经视若珍宝地东西一个个地毁掉,杀死在思维的海里,看它们化作氲氤之息飘散在记忆里,永远不被忆起。我酷爱这种毫无意义的游戏,病态地把自己封闭起来,拒绝治疗。

可是那又偏偏美丽诱人至极,你听一首歌仿佛能和歌曲融为一体;你读海子的诗觉得那种孤独和寂寞真切地能透彻到骨骼中去了;你看那些神话仿佛能回想编著者的虔诚与膜拜,他们极力构造着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存在,仿佛亲眼见过神迹;你会对那些看起来对的东西第一次深刻地思考与批判,因为你已经知道真实存在之物必有其影,那些沉淀在最下面的东西,却是魅力所在;你会第一次拥有自己幻想的王国,那里有你最纯真地期盼,甜蜜地梦幻,那里你就是王,你就是他们的神。

这从来不是病,对它的定义只是多年后的自己无法理解当年那个中二热血的心而已。

……

病愈了,那个世界的存在终于毫无意义,应该给他一个完美的结局。

于是我开始构架最华丽的死亡,男孩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仿佛受难的耶稣,黄铜的钉子刺穿了手脚,荆棘缠绕生长开出了最妖艳的花。男孩静静地死去,仿佛对死亡熟视无睹。刚刚成型的世界又像碎土般崩塌,画作海洋上泡沫的一角。

……

也许是每个人心中都埋下过中二的种子,若这是一种病,那么应是件好事,因为患者愈来愈少。

有几次走在校园的操场,听着明星八卦,游戏动漫的话题拂过耳际。我默默无言驻足旁观,想伪装成正常人却苦于没有话题。大礼堂里的故事在耳边警钟般的响,于是只得擦肩而过,略略点头示意。远处那个办过女装的男孩带着他的崇拜者微微的笑着,如此安然,如此寻常

是件好事吗?但至少在一个患者的角度,我还是希望……希望那样的泡沫能再多一点啊。

……

我开了灯,看到了空调的遥控板,于是室内又是一个天堂。

可惜了……是个美好夜晚。


评论(39)

王占黑
评分
85
语言自由 确实有中二的风采啊

何天平
评分
86
大概这也是青春期少年特有的恣意想象?

翟业军
评分
88
文章写得也挺“中二”,不错。

王晶琳
评分
83
挺好的构思,粗糙了些。

金竹
评分
86
“在无尽的暗夜中,我要开始造物。”是一种有自知之明的中二,并不令人反感,反而有点诙谐有趣。比起文章我更喜欢作者的自在态度。

于文
评分
85
有年龄感,细节可以再打磨

疯丢子
评分
86
知道自己中二的中二还能算正儿八经的中二吗?这篇文中二的还挺好的,实力老中二了。

朱婧
评分
84
少年的游思,也是自我世界的呓语。不切实际的妄想可能是病态,亦能建构恢弘的内心真实的造物。作者有很好的想象力。

张引墨
评分
82
无边无际的思绪,会对阅读的耐心带来考验。
总分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