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南柯一梦

叶轲 发表于 2020-07-27 20:00:59   阅读次数: 164610

南柯一梦

十几年前我的愿望是买一张船票,那样我就可以去银安。

十几年前的夏天,南柯频繁的来找我。那时我犯了一种怪病,整天手脚乏力且嗜睡,严重时一整天都下不了床。镇子里的医生对此束手无策。母亲在和邻里闲谈时听说银安有一种草药包治百病,她在一个清凉的夜晚收拾行李,对我说,她要去银安给我求药。

母亲走的那天晚上一宿没睡,她收拾自己的衣物,准备我接下来半个月需要的东西,她明天一大早就会把我送到林二婶家。在忙完这一切后她已经气喘吁吁的坐在我的身旁,她说:“妈临走前给你讲最后一个故事,只讲前半部分。等妈回来,就给你讲完。”

母亲坐在我的身边,像一只安静的鹿。我不知道她的故事从哪来,她总是喜欢讲志怪故事,神啊,鬼啊的。

“在很久以前,有一只怪物叫南柯,是一只水鬼,神出鬼没的,没人看得清它的样子。在天黑时,南柯就从水下钻出来抓小孩。这天南柯注意到了一个小女孩,它选择在一个深夜作案,它将脸贴在小女孩房间的窗户上,并用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小女孩一下子醒了,张开嘴就要哭。南柯急忙从窗户钻进屋里去,牢牢捂住了小女孩的嘴——”

母亲突然不往下说了,转过头来注视着我。黑夜里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湿漉漉的。“妈,然后呢?小女孩是不是被吃掉了?”

“接下来的事妈现在不能说,等妈从银安回来,就都告诉你。”

母亲不往下说了,我便作罢。她从床头柜掏出一把木梳,就坐在我身边,开始一缕缕的理着头发,编成麻花辫。黑暗里我能感觉到她哭了,滚烫的泪珠滴在我的脸颊上,我便将脸埋进她的怀里。

南柯在那时出现。他就站在距我不远的地方,清清瘦瘦的,距我太远,五官看不清了。

“你是谁?”

“我是南柯。”

“南柯?你就是抓人的水鬼吗?”

南柯不说话了,慢慢走近我。他很轻盈,走路时像是在飘。“你要不要来跟我做游戏?离天亮还很远。”

我注意到他的头发是湿漉漉的,很长,几乎遮住眼睛。皮肤很白,手指细长。

“我跟你做游戏,怎么玩?”

“你来追我,追到了就算赢。”

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想站起来穿鞋。南柯在这时突然扑过来,一张惨白的脸蓦地放大,这次我看清了,他的眼睛黑洞洞的,没有眼白。

我尖叫起来,南柯一只手使劲捂住我的嘴,另一只手掐住我的脸,使我与他对视。我顿时感觉自己在下坠,从悬崖向深渊狠狠跌落。他在一段时间后松开了手,而我的脸已经变得青紫,再多一秒就要窒息。

“等我找你出来。”

 

母亲在第二天早上将我送到林二婶家,林二婶有三个儿子,最大的也不过七岁。事实上今天我较昨天更为虚弱,仍未进食。我以为南柯会再来,但其实是我想多了。傍晚我将要入睡,却看见窗户动了动,南柯仍然头发湿漉漉的钻进了屋子。

这次我没有喊没有叫,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我带你出去。”

他的语气很坚定,这使我片刻之间便领悟了不同意的下场会是什么。我没有力气,刚想站起来便坐回了床上。南柯就在不远处看见了一切,他皱了皱眉,但仍没有说话,摆了摆手让我坐下。

“你生病了,对吗?”他的眼神有些惊讶。

“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我没有回应他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他。

“你不用管。”他顿了顿,在我的脸上寻找着什么,“既然你生病了,在这玩也是可以的。”

“你的病,是怎么来的,你自己知道吗?”

我摇头。

“你爸爸在哪,你知道吗?”

我摇头。

“那你妈妈呢,她去哪了?”

“她去了银安,去给我找药。”

“找药,呵,你也信。”

“你到底要说什么?如果你只是想问些家长里短大可不必故弄玄虚。”我的气息因愤怒而变得不平稳。

南柯愣了,他看着我突然笑了。

“来,看着我,别眨眼。”

我想移开视线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南柯的眼睛称不上好看却有魔力,像漩涡,将人统统吸进去。

南柯终是走了,从窗台上一跃而下。

 

母亲离开的第三周仍是没有归来,这已经超出了她与我约定的期限,可我的身体竟有些好转。南柯在每天晚上仍会过来,有时与我闲谈,有时直接让我同他对视一段时间后便离开,但最近一段时间他却不这样了,只是跟我聊聊天便离开。我不得不承认我对南柯的看法确实有所改观,毕竟整整一天都窝在房间里很寂寞,南柯在晚上来与我闲聊终是好的。

而我在这时有了个愿望,我想攒钱,买张船票去银安找母亲,事实上,我的内心正变得有些不安。我托林二婶的大儿子将我随身带着的几件衣服拿去卖掉,这样不久后或许可以攒足一张船票的钱。

我从前不关注我究竟能再活多久,现在却是变了。我想我至少要挺到母亲回来的那一刻,我至少要听到那个故事的结局。

入夜,南柯从外面爬进来,他今天看上去有些狼狈,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额头上。

“南柯,你能不能帮我弄到一张船票?”我在南柯坐下来之前问道。

“船票?你要船票干什么?”

“我要坐船去找我母亲,她离开太久了,我担心她会有什么事。”

“你的病好了吗就去找她?以你这身体怕是在半路就坚持不下去了。”

“我最近,感觉身体好转了许多,与患病之前差不了多少呢。”

南柯突然愣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所以南柯,你能帮我弄到船票吗?”

“我,我不知道。”南柯突然变得慌张,匆匆忙忙的踩上窗台翻了出去。

我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内心突然传出一个声音在膨胀,在呐喊:“追出去,追出去,快追上他。”

追出去,追出去。我被这声音弄的心烦意乱,用被子蒙住头却仍听的一清二楚。

快,快追出去。

追啊,快追上他。

追啊。

黑暗中我逐渐感到一种亢奋在身体里油然而生。我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窗户,毫不迟疑的翻了出去。

我追不上南柯的,他已经跑的太远。但我的脚似是已经不属于自己,它在带着我的意识向前奔跑,像奔腾的河流,一刻不停。

我逐渐明白,我奔跑的方向,是水的方向。

在我靠近水边时内心的声音变小了,终于在水边停了下来。奔跑的疲惫往往不是在奔跑的过程中产生,而是在结束后,巨大乏力感如同按压海绵而溢出的水一般沉重。我只感觉胸腔轰鸣,喉咙正被什么东西紧紧勒着,脑子也变得越来越重。我慢慢的蹲下来,用手指抚摸着心脏的部位。

南柯在这时出现。他从水中钻出来,猛地掐住我的脖子向水中拖去,我重心不稳即将跌入水中。慌乱之中我开始哭喊:“妈,妈,救命啊,曲月莹,快来啊——”

南柯突然停下了,愣愣的看着我。“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呢。”他就站在水中,下半身都浸没在水里,月光洒在他身上,流淌成一条河。我趁机爬起来就要跑,南柯却一把拽住我的裤腿:“月莹,月莹,我错了。你别走,你别走。”

 

南柯给我讲了个故事,比母亲的志怪故事好听一百倍的故事。

“十九年前,你妈还年轻,她总是来水边洗衣服。那时候我在水里物色下一个摄魂的人选,就看见了她。说真的,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我从水里钻出来,装作是附近钓鱼的年轻学生,趁机和她交谈。当时她梳两个麻花辫,眼睛很亮,和我一点也不一样。我摄了其他人的魂,在此过程中换取钱财给她买来首饰,买吃的。月莹却喜欢听故事,我就给她买一摞一摞的书。”

“久而久之我便和她在一起了,却从未向她坦白我的身份。就在我想去她家提亲时她家人却不知为何发现了我的身份,硬说月莹是中了邪,请了许多道士和僧人给她做法。月莹整日整夜躲在屋子里哭,我只能在深夜透过窗户看一眼她。开始她还愿意见我,到了后来就不愿意了,三番五次的推搡我,甚至蒙上窗帘,让我看都看不见她。”

“再后来,她突然就结婚了,和一个小伙子,也就是你父亲。后来我才知道你父亲追求她已久,就是他将我的存在告诉了月莹家里人。因此我记恨你父亲,更记恨你。我在月莹不在时钻进你的屋里,摄你的魂魄,原本我想只需一个月便可让你魂飞魄散,没想到你却体质特殊,大半个月不到便有了魂飞的迹象,我本想立刻解决了你……。”

“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怀疑你母亲此次银安之旅的目的?她根本不是为你寻药。你的病是遗传病,你父亲年轻时便显现出体力不支的迹象,在你出生不久便去传说中的银安求药,此后便一去不复返。你母亲这次根本不是为了寻药而去,她只是为了找你的父亲,正因为没找到才迟迟未归。”

“你走吧,你的元气之伤不久便会恢复,你母亲就快回来了。”

南柯始终站在水里,与我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我能感受到他的悲伤,在漫长的黑夜里如同晦暗的月光在我的心头流淌。

我想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南柯一梦。

 

听二婶说,母亲回来的那天是个晴天,她摇摇晃晃的从船上下来,一把抓住林二婶的手问我的状况。

母亲没有求得药,或者说她没有找到父亲。我在熟睡中发起高烧,模模糊糊的听见母亲的话:“小女孩……被抓住后却没有被吃掉……南柯摄她的魂……她渐渐……”

渐渐什么?我在睡梦中皱起眉头,她怎么样了呢?南柯怎么样了呢?

 

“妈,南柯到底是不是坏人啊。”彼时我正喝着母亲熬的莲子粥,她坐在我身旁,悦动的光影在身上跳动。

“南柯吗?他只是个传说,不存在的。不过我想,它也不是个坏人吧。”

“不过囡囡,你要记住,你爸爸是个好人。他在年轻时经常和我到水边玩,给我买书,买首饰。只是后来不幸患了家族遗传病,才离开我们到外地去治病。”

我望着母亲,阳光下充满无限向往的母亲,梳着麻花辫,眸子亮亮的母亲。

我亲爱的母亲,美丽的,天真的,善良的母亲,我愿意她永远生活在虚幻当中,哪怕这只是南柯一梦。

(注:“银安”在本文中纯属虚构。)


评论(5)

王占黑
评分
90
好看的志怪故事 想到之前见过的一句诗:要做最温柔的水鬼

何天平
评分
92
有意思的故事,出自初中生的手笔,有惊喜。

王晶琳
评分
85
一层层设置悬念,但没有一层层剥开,越到结尾越缺乏了开篇的趣味性。在南柯的角色设置上还是突兀,不够立体。

翟业军
评分
90
梦的设置,很巧妙。

金竹
评分
90
精彩又惊艳的一篇,漏洞当然还是有的,后期故事逐渐无力,但整体保持在一个较高的叙述水准之上。

于文
评分
88
构思巧妙,人物塑造可以更饱满一点

疯丢子
评分
87
清冽,清新,有志怪的灵气也有精怪的稚气,很让人惊喜的设定和描写,

朱婧
评分
87
比较少见的志怪,以初中来说,完成得不错了。虽然有情节上的不完全。但是悬念、情绪都是到位的。

张引墨
评分
86
一个鬼故事,但没有写出鬼故事的“恐怖”气氛,比较平和的一个故事情节。
总分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