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你认识我

八尺 发表于 2020-07-30 13:36:28   阅读次数: 145506

我极惊恐的望着拽着我的手的她,又来又来了,我心头一颤。手心密密的出了一层汗,瞳孔死死盯着她手足无措,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奇事,因为近几年来频频发生,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突然紧紧的拽着我,露出极为狰狞的表情,并热情的说”哎呀呀,你怎么了呀?“如果仅仅是好心的宽慰,我并不会说什么,可那些人仿佛大都与我熟识,至少他们言语间表露出来是这样的,可我对他们却毫无印象。
最早发生在18年的秋天,我在和一位友人看电影,于我而言,看到许多人在那哭笑,自是不大有趣和自在,但碍于友人还是陪同来了,然而位子前面有一对母子的孩子哭闹的厉害,吸引不少人的眼球,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友人有些气恼似的,母亲哄孩子时,我见的母亲的手机落在地上,于是顺手捡起许是她看见我俯身,便也顺便看过来后便惊恐大叫,你拿我手机干嘛?然后有一位衣冠楚楚的先生抓起了我的手,你怎么好的不学尽学坏的,快同人家道歉。对不起啊,大家,我同他先出去,打扰大家了,对不起。语气逐渐高昂起来,我州的手紧了几分,我惊异又紧张,从小我就不大爱和人接触,他这一举动电影场内的目光纷纷转向我,我说不出话来,双腿直颤。那先生,我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拽着我?我脑内乱七八糟,一直有毫无反抗的让人拽出了一场后,友人,还问你咋这样呢?我困惑的抬头仿佛有一团烟样的东西,我带着枷锁,那位先生笑着拉着我说,你,我最了解了,那眯起来三角形无一不透露着他的自信的,仿佛将我看穿。如实不知内情,怕是我也认为我与这先生熟识,他了解我极了,可这么越想我毛孔便不自觉的打颤,叫着不,我不认识他,不是这样的,那夜我失眠了,精神极为亢奋,我没有和任何人说,曲着身子坐了一夜 那位友人估计,睡的很安稳。
之后这样的事情陆陆续续的发生,我慢慢开始重新定义认识这件事情。

19年冬末,天气极冷,我穿着秋衣,带着帽子,口罩默默地走出家门,埋着头一个人静静地走路,偶然路过一家烤红薯,然后店主叫住了,买一个吧,朋友,我回头目光呆泄的望向她哦,又来了一个认识的人啊,口罩遮着都能认得出来啊,我不大会拒绝人,只好说来几个。店主露出一个微笑,不,不是微笑,是皱纹在一块形成了一个疙瘩,双手不断地往袋中塞过量的红薯,本想叫停,可他说你呀,应该多吃点红薯,对身体好,说着又放了几个进去40块,我默默地给了钱,拿了几个根本不会吃的红薯走回家。“呀,你也出来走走呀。红薯,你买了这么多呀”一个浓妆的红衣大婶露出殷红的齿根,叫住了我,我一愣,慌乱的四下张望不去看他,“咋不看阿姨呢?这小小年纪,这么没礼貌吗?好东西就自己拿回家去吃了,也不分我们一点”阿姨见对面来了个人提高嗓门说道。“给"我慌乱的将红薯全部递给她,跑着离开了。
2020年夏……

我开始有些怀疑自己为何有那么多人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他们了,我竟有些无所适从,还有,你认识我吗?

评论(0)

何天平
评分
84
是一篇略碎片化的随笔,作为记录尚可,成文恐怕还要下功夫。

王占黑
评分
83
不太能理解作者想要表达的“认识”的意思

王晶琳
评分
78
有点粗糙,甚至都没看明白作者想表达什么。

翟业军
评分
82
想说什么?

金竹
评分
81
有点虎头蛇尾了。

于文
评分
79
主题模糊无力,构思欠缺

疯丢子
评分
80
我有时候也会有这个感觉,那是因为我社恐。 难道这就是你想表达的?感觉也不是很像。

朱婧
评分
87
奇特的写法,和观察视角,其实也很现实向。写尽了人世的恶意和对抗恶意的无力,来自他人对敏觉的灵魂肆无忌惮的侵犯,那种不安感如此真实。

张引墨
评分
80
(我州的手紧了几分,)这句话没有看明白。 作者把一个与陌生人交往时,会产生的恐惧心理描述的很形象。让读者留下很深的印象。
总分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