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诗三首

陶然 发表于 2022-06-02 08:03:51   阅读次数: 2861

Danny Boy

 

 

I pray you‘ll find the place where I am lying

And kneel and say an "Ave" there for me.

                                          ——Danny Boy

 

无论何时,花都在我们最轻的祈愿中

全力开着,馥郁的部分是这样浓烈且少,有蝶

甚至比它独自轻晃时更显空旷。你也是

 

如此,空荡的袖口兀然甩出一片寂寞地

花香遥指你的小坟墓:这唯一无果实,但又

必须采摘下一物的地方,你低低垂下你的死

任它彻夜如灯般怜爱着无法照亮的部分

直到它肯自熄,才会有深者自带巨渊前来

 

果真有影子潜入夜只是为了闻一闻这朵花

你在花中做了一次最谨慎的敛翅,认出

这是你自己,在脱下深沉的黑色后,只剩下回声

模糊回应着众多不可能的信件。你卧在山谷

 

忽然也有醉一次的冲动。众死者都已相熟到

可以共饮同一杯的地步,但仍带着各自的杯盏

前来,把新一轮满月饮干,河流也必须醉一次

才有勇气奔流到海不复还。你是河底之石

 

而不复还的是我们。你潜进了时间正在缓缓

向外溢蜜的小门缝,在其中,天使之舌

以好奇舔舔你,要你不动,去完成一次永恒

的酿造。我们离开是去冲淡什么,你

则是要成为淡者本身,经受众人的和自己的

不安之水一遍遍拍击最敏感的无人之岸

 

今日众水停潮,万物都静得像句待念诵

的祷词,在神清清嗓子的时候,你就是大自然

最孤独的倾听者,敲敲空明的水面只为了

让自己也被什么听见,而我尚未听到你,我有的全部

只是一句告别,然而我们最终还是无话,在你睡去的

那个岸边,永恒的小神在你内中默做着最后

的晚祷。水天合一时,你有逝者大风般的宁静

 

 

 

 

蓝宇

 

 

整个春天我都在游荡。像是把心遗落在某处

我找遍来路,见到千万只熟悉的手,但没有

你的。我认出远天里有你幽暗的手势,冬

已经消逝,我来得太迟也太冷,来不及遇雪

不足以见花。于是我这样游荡,荒原在我身上

生长。你有没有见过我这样的岛,我年轻的

漫游人,我是海哭出的一滴眼泪,一整块

蓝得发痛的岩石。海鸟来去如一门早已失传的

古语,天空以此发送密电,而我体内只有

无辞之渊,反复练习为你写信时握笔的姿势

但我的全部只有一个空空的姿势和一个空空

的信封。请你记得我,我是那个拿着空信封

来到同样空白的雪地里,想把自己寄给你的人

 

我在我们来过无数次的公园坐下,良夜

分泌出甜雾,你我相隔万里越来越像

迷失在蜂巢之外的两只蜜蜂。我是否还能

见到你跳那支熟悉的圆舞,是否还能

以旧日的舞步走向你?路边灯光无声地爆破

一盏接一盏地游走,泼洒你一头一身的

宿命。我见过你浑身湿透的样子,那时你剔透得

像玉,默立在废墟里注视着破碎的自己,你

落进我的泥土中,你我正是从那一秒开始

变得不可分割,我深信未来我们必有一刀

需要领受,而在一次又一次的毁坏中,或许我会

丢失我而成为你。是你替我消散在明日的必然中

 

此刻的宇宙比任何时候都像一只蜷在我脚边

入睡的小猫,一呼一吸都充满对长夜的信任

我想成为另一只猫,如果你来抚摸我,就能

在我的皮毛上感受到多年以前你的手留下的

余温,我自己甚至舍不得用它来取暖。多年以后

黎明敲响你的窗户,你探出窗外看到万物苏醒

如果还有什么一梦不起,那一定是这条长椅上的

我。心躲在某处哀哭,雨在我的身上秘聚河流

你只能看到我在褪色,看不到色彩的去向

这就是离别的艺术,无尽之水的天赋。此刻

 

绝对且迷人,因为你知道我想要怎样的漩涡

以及我想成为怎样的泳者,毕竟你是如此澄净

的河流与湖泊,而我是第一个游入你之中的人

我们就是这样拥有彼此。有时我湿漉漉地

在岸上听你,体内的峭崖之间常有巨石滚落

毫无防备地砸伤我们的倒影。有时,我暗恨

自己为何不是瀑布,爱不激烈也不温柔

只有自毁般的入水轰鸣,仿佛只有大死一次

我才是我,不然只是幻影。然而真与幻真的能

如你我般清晰分明吗?影子替我们生活,直到

我们在无尽的长夜中以微火相认,可我是

那根受潮的木柴,过早地尝过洪水,过早地

忍受罪恶,又是过早地蒙受宽恕,到现在早已

不敢有奢望。是你一再地从我潮腐的心中钻出

滚烫的星火,刹那的一闪我看到了,夜也因此

有微光不至于那么孤独,可以一人与一影共醉

有些人醒过之后就变为更甘美的酒液可我

醒过以后只剩闪动微光的空杯,在幽暗的虚空里

熄灭

 

 

 

 

小广场谣

 

 

终于,在年末,神鞭不再抽动,我们

受制于疫病的陀螺因此深陷在

休息的惯性之中,不停下坠,下坠,竟然像真空

之中的降落伞那般平稳地过渡了新年

 

原谅我来晚了一步。风雪夜无人等我,但门外

偏偏挤满了来自虚无的访客。刚把门打开

年味就如洪水涌进来,瞬息间又退潮般涌出

只剩我们,在这冲洗的余韵中不分主客不分你我

 

落汤鸡似的,问:想喝一杯吗,用我尖锐的

词语之杯,只不过尚未打磨好,当我完全把自己

消磨干净时,这只小器皿也就臻于完美了

那时候无需斟酒,自有佳酿从中汩汩涌流

 

于是我们围坐一圈,越是畅饮,酒就越稀薄

我们各自献出醉的部分熔融成神,而清醒的

人形物留在原地数着花生米般的睡眠

守岁,想看看逝者是否果真如斯

 

向你借一个不舍昼夜的姿势,却又不急着盈满

只让它如模具般空着,收容不同无家可归的灵魂

走进来,如广场雕塑伫立,有颗太阳般

具体而滚烫的心。敲敲它的胸膛

 

问:是你吗?里面回声响成一片:是我

同时也是你,是我们捕捉不到的虚影

当我回答你时,我早已不是那个听你之我

也不是任何人。只有这句荒谬的话在等待你

 

在旧岁和新年失去粘性的狭小

关节之间,海市蜃楼般存在着这样的

小广场。这是神送来的新年贺礼,用浓雾似的

手巾盖着,伸进手去要么摸到丰美的果实

 

要么扎上尖利的木刺,最好是得到一条

满溢丰收之蜜的伤痕。远远的,广场那边

有吮手指的小人儿蹒跚跑来,穿过迷宫

那般层叠的灌木中的小径,变跑边抽条

 

生长,秘语飞扬。闲置已久的木陀螺康复

在这阵风中重新转起来,不再需要鞭子

因为神已来到它之中,在它还是一株活木时

就已习得年轮般的自转之术。当它开始旋转

 

必定有一株崭新之木代替它呼吸在新年之中

就像呼吸在旷野之中。这才是真正的逝者

我们都认得出,那正是我们自己:来自虚空的

匿名来客,带着与谁融为一体的强烈愿望

整夜地敲响那道无人应答的薄薄的门

 

 


评论(2)

刘杨
评分
88
这几首诗的抒情性很强,抒情主体的情绪情感流动自然,意象寄情与直接抒情相结合,表达形而上的思考。诗歌个别地方分行还不够合理,可多读戴望舒、穆旦等经典现代诗人的诗,体会如何根据内在情感节奏分行。

张牧笛
评分
86
语句流畅华丽,节律铿锵,诗意浓郁,富有独创性。

何天平
评分
85
分给在语感。我觉得作者写歌词应该很有天赋。

于文
评分
84
意象协调统一,有力量。局部略繁复。

张引墨
评分
86
从诗歌的书写可以看出作者有“抒情的冲动”,这是所有伟大诗人的共同出发点。 《小广场谣》这首诗歌的最后几句,可以看到作者正在让诗句变为诗歌⋯⋯

顾奕俊
评分
86
几首诗呈现出了诗人颇具意味的时空观。但诗作更趋于表现为个体感性直觉的外露,需要加强理性直觉的观照。

吟光
评分
96
以浪漫唯美的诗句娓娓道来,打破了传统科幻故事的窠臼,而精巧神秘的故事也显出了形状。非常精彩的尝试,也是一种传统与科技的碰撞。

庞鸿
评分
97
虚实相映,是一篇丰盈而美的作品。尽管意象和用词并非彻底摆脱了模仿的痕迹(模仿是创作中必不可少的一个过程),但作品整体印象的建立归功于作者良好的审美与足够的才气。当然,在三则动人小诗的底下貌似理性地做一些点评未免显得无趣,不如和作者分享一下在阅读时联想到的画面。那是赫尔佐格的电影《白钻》中出现的瀑布与鸟群,其美感在我看来可与本作相映成趣。

朱婧
评分
90
诗意寻找物象,情绪思想以诗的语言投影现实之镜;显与隐之间,分寸微妙,含蓄或混沌未明,露则浅而易尽。作者懂得拿捏,譬喻精巧。
总分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