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五年孤独

叶轲 发表于 2020-07-31 23:34:27   阅读次数: 95759

 五年孤独


  我在黑暗中听见他说,来敦煌,来见我。

 

  我踏上这片土地时是清晨。荒凉的大西北,空无一物,尘沙的气味在荒凉空气中明晰。我看见他站在一片尘沙当中,遥遥远远的,像一只寂寞的旌旗,眯着眼睛,向我看来。

  “是王圆箓道士吗?”离着很远,我向他喊道。我的声音因嗓子沙哑而变得模糊,在风中它被冲成丝丝缕缕,或许有一缕传到了他的耳里。

  他未应答,我便向他走近。离得近了我便发现他身上的衣服仍是干净的,似是刚刚洗过;脸上的沟壑也并不明显,胡须不凌乱,随着风沙的方向舞动。

  “我是王圆箓。”

  “您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将近半个月了吧。”

  他是个身材矮小的男子,说起话来有些自豪,眼睛闪闪发亮,因此我断定他来这的时间确实不长。因为根据史书记载,历史上的王圆箓,是个目光呆滞,畏畏缩缩的平民。

  是了,我此次前来便是寻找王圆箓。一百多年前,他在莫高窟将数万卷经文及壁画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外国掠盗者,自此珍贵的文化瑰宝在世界十多个国家流传,它们中的许多,至今未归。

  王圆箓对我说,你叫我王道士就行。我跟随他的脚步,走进洞窟中。他从走廊的一旁拿起扫帚,开始清扫地上的,石壁上的,雕像和壁画上的黄沙。丰腴的蜘蛛丝,如同腐朽的空气生长在每一个角落,王道士弯下腰,长长的袖口几乎垂到地上。一时间,他的动作变成了一幅安逸的壁画,凝固在黄沙与土地中。

 

  我问道:“你在这里寂寞吗?”

  低着头的他看向我,眼睛闪闪发亮:“怎么会寂寞呢?当今世上,哪里寻得这样一个既美丽又安逸的地方?”

  我将头偏向另一侧,因刮起沙尘而浑浊不清的空气里,阳光被凝聚在一起,黏黏的,激烈的。可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寂寞的,沙尘不会说话,壁画不会交谈。王道士,渺小的王道士,他怎会不孤独?

  王道士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跟在他身后。他点起一根火柴,微弱的光芒洪水般在昏暗的洞窟内泛滥。他用手指向墙壁上的一幅壁画:“你看,这是西域的美人,比中原柔媚许多呢。”

那正是后世广为流传的“吹笛飞天图”,图中的女子身形窈窕,屈身向下,身上的丝带宛若一条曲折的河流在她身边流淌。王道士和我均入了迷,直到风将燃着的火柴吹灭,王道士又点了一根,仍在壁画前沉默着。

王道士忽地低下头,从袍子里掏出一支笔,走到一旁沾了些许墨汁,就要在壁画上勾勒。我急忙拦住他:“王道士,你这是做什么?”

王道士不解的看向我:“你不认为这处花纹略显突兀吗?应将它描黑才是。”他没有理会我的阻挡,黑色的墨汁覆上纹路,如羊群中的一块黑布般违和。

我几近气急败坏,我此次来的目的不是纵容王圆箓的破坏,而是减少莫高窟在百年前的损失。“王道士,这可都是前人留下的宝贝,你怎么能肆意破坏呢?”

“宝贝?你怎么看出这是件宝贝?在我之前,除了附近的村民这地方几乎无人涉足,你怎会觉得这画是宝贝?”

  我一时语塞,王圆箓只是道士,自是不懂名画的珍贵之处。可宝贝若无人珍惜,再好的东西也变成了一粒尘土,但尘土若被珍惜,竟也成了宝贝了。

  傍晚,王道士在洞口升起篝火。白天的争论导致了短时间的尴尬,我咳嗽一声,率先挑起话题。

  “王道士,你打算在这待多久?”

  “我没想过。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无定数的,或许在你离开这里以后,我会慢慢老死,永远一个人。”

  我从这话里听出了苍凉的味道,此刻的王道士,在我看来,是这世间最为孤独的人。他已料到自己的结局,在莫高窟无人问津的,一点点老死,无人得知。

  

  第二日我起的很早,是因为不习惯的缘故。夜晚的沙漠非常冷,即便烤了火仍是让人瑟瑟发抖。半夜我从梦中惊醒,见王道士仍是端坐着,在风中,像一只孤独的鸟。

  王道士开始了他的创作历程。期间时不常有村民到这里拜佛,香火钱全部进了王道士的腰包。他从镇上买来颜料和工具,在壁画上勾勾抹抹。雇来镇上的工人,让他们修建洞窟中每个他不满意的角落。

  我对于王道士的一切举动加以阻拦,将他的颜料藏起,无数次讲述这些的珍贵之处。王道士却永远都是那套说辞:“我当然承认它们的价值,但它们已经被遗忘了这么多年,不做出改变是永远不会引起注意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里的一切,是值得被铭记的。”

  当我掌握了王道士的命运,便越发的轻松起来。然而藏经洞终是被发现了。

  那日,王道士在洞里如往常一样做着无谓的努力,而我在洞口挖着脚下的沙堆。就在这时,只听洞内一声惊呼,紧接着是“哗啦”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坠落,我急忙冲进洞内。只见一面墙被推到,露出本来的真面目,确是那藏经洞。我的脑子“轰隆”一声,因为据史书记载,藏经洞的发现是由于王圆箓叫来修筑洞窟的工人无意间打通的,怎会是王圆箓自己干的?王圆箓惊呆了,磕磕巴巴的对我说:“我突然想起那日来的工人对,对我说这面墙是空的,便试着砸,砸了砸,没想到真是空的。”

  王道士两眼放光,就像是西游记里的僧人看见唐僧的袈裟般激动。他迫不及待的走进去,却满脸失望的走出来。我问道怎么了?他便说,里面都是经书,看不懂的。

  其实我认为他看不懂是好的,他看不懂,便不会想到将东西送到官府,中途消息便不会长了腿传到外国人耳中,这样悲剧就不会酿成。

  想起半个月之前,我对改变王道士的任务信心满满,然而直到现在我也未能扭转历史。夜空的繁星变为了一面面镜子,在这荒凉的土地里一遍遍的映射着我的灵魂,还有王圆箓的。王圆箓在我身边仍是一动不动的坐着,我将头偏过去,看见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忽然开口:“你说,我是不是一个没用的人?”

  我反问道:“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是没用的?”

  “我一直在想尽办法改变这里。这是处宝地,本不该被遗忘的。可我永远做不到,无论我如何描绘壁画,如何修建洞窟,除了村民不会有人知道这里,我是个无用的人,我无法让这里蓬荜生辉。”

苍茫的夜色下,王道士的胡须被风吹的微微颤抖,我仿佛听见他的内心深处,传来一声叹息。想起半个月前,他的胡须在风中也是动着的,却没有如此苍凉。王道士的眼里渐渐没了光,他的身影也变得孱弱了。

王道士,他究竟做错了什么,才会被如此对待?我内心的不平熊熊大火般燃烧。突然我站起身来,说道:“王道士,明日咱们就将经书送到官府去,我不相信官府会对此视而不见!”

在我说完这话好后我的第一想法是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明知道结局的人仍走无用的老路。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我在发觉自己做了件多么蠢的事后再无挽留的余地。果然王道士的看向我,两只眼睛再次大放异彩。他从篝火旁站起,向新发现的藏经洞走去,不一会拿了几卷经文出来。王道士在这个夜晚达到了他这段时间以来精力的巅峰,他终于找到了一种新型证明自己的方法。

第二日王道士踏上了去县城的征程,背着两卷经文。我没有跟随他同去,经过一晚上的思索,我想到了下一步该怎么做。资料记载,王圆箓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不断地将经书运到各个地方,虽引起了官府的注意却因无人识货而一直被忽略,而这段时间,是六年。

就是在这六年里,莫高窟内存有大量经书及壁画的消息终于被外国“冒险家”斯坦因听说,便到此拜访,以极低的价格换走了无数经书,拓走了无数壁画。

我能阻止这一切的,我想。我决定将藏经洞内的大部分书卷藏在镇子里的某户人家中,斯坦因来时我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挡他,阻挡这一切如山火般继续蔓延。

 

王道士于五日后归来,这期间我几乎一直往返于镇子与洞窟间,已经挪走了大部分经书,留下一小部分充数,骗过王道士的眼睛。五天内他受到的挫折足够他伤心一阵子,自然不会发现少了的经书。果然,他向我走来时已经摇摇欲坠,泛滥的日光几乎将他穿了个洞。他走到我面前,“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摇了摇头。这是我早就料到的,因此也没有表现的太意外。

“严县令对我说,保护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他摇了摇头,我看不见他的眼睛,却能感受到他目光中流露出的失望。

“要不就此算了吧。藏经洞固然宝贵,可这样努力下去是无用的,如你所见,官府也不懂它们的珍贵。”

“可我总会遇见懂它的人的。这里还未被人注意到,只能说它不够出色。过几日我还要走,还请你帮我清扫洞内的流沙,请工人来继续修补洞内的缺口。”

“可你真的应该停下来!你不会有任何结果,只会一次次受打击!”

“可我都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没结果?”

我无法对他说,我知道这今后的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个世纪发生了什么。王道士也不会明白,他的经历不是励志故事,从一开始,从他定居莫高窟开始,就是注定的悲剧,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改变。

王道士于两日后再次离去,留我一人在洞窟中。经书基本都运完了,我的一天大部分用来清理流沙,其余的时间花在等待王道士和发呆上。我想我是不是变成了王道士?王道士会不会跑路了?想着想着我就笑了,身边却无人陪我一起笑,这深邃的大漠,这多年后变成了风景区的莫高窟,竟只有我一人了。

夜晚是那么的寒冷,那样的孤寂。沙尘在地上翻滚,旋风在空气里交谈。王道士不在,篝火的对面变成了一片虚无。我裹着外套,想到明日仍是孤寂无事的一整天,久久不能入眠。

 

我想到斯坦因会来,只是没想到他来的这样晚。

距离王道士上一次远行已经过了近一周,我在这里也待了将近五年。王道士在这五年内去过的地方数不胜数,唯一相同之处便是他的做法从未被留意。他在这几天出奇的安分,未对我提起下一步要去哪,或许他的预感告诉他,确实有人要来了。

斯坦因在午后出现,那时的太阳毒辣辣的。资料记载他有记日记的习惯,那么在他的日记中一定会写:今天我见到了王圆箓,一个矮小的老头,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干枯”的中年男子。他俩站在沙漠里,像两只寂寞的杆子。

斯坦因的来访,我甚至是感谢的,不得不说这次敦煌之行是我有史以来战线拉的最长的一次任务,而斯坦因的来访一定会给我和王道士带来乐趣。他身边的翻译对王道士说,斯坦因很尊崇中国的文明和佛教文化,此次前来是特地来参观这里。而在他说完这些之后,王道士竟然哭了。他浑浊的眼珠内淌下两道泪痕,如果不是我搀扶着他,他可能直接跪在地上。他用我听到过的最恭敬的语气说:“请随我来吧。”

当天夜里我们聚在篝火旁喝酒,酒是王道士在返回的途中捎回来的,比一般的酒要甜,我喝了不少。令我奇怪的是,斯坦因一直在夸赞这里的魅力与震撼,未提及用钱换取壁画与经书等事,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从未想过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

我醒来时是下午,我正躺在洞口处,耳边不断响起“嗡嗡”声。我在一瞬间明白了,我不是醉酒,王圆箓在我喝酒的杯子里放了药。我揉了揉眼睛,在看清身边人在做什么后直接跳了起来:是斯坦因的人,他们正用试剂拓墙上的壁画。

我几乎是疯了般冲进洞窟里:“王圆箓,王圆箓,王圆箓你他妈死哪去了?”洞窟内都是外国人,白皮肤蓝眼睛。我在藏经洞看到了蹲在地上的王圆箓和他身边的斯坦因,以及满满一屋子的经书。

我从地上拖起王圆箓,一直拖到没人的地方。在此期间王圆箓没有挣扎,出奇的平静。我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王圆箓,你给我个解释吧。”

“你要什么解释?”

“解释那群外国人在干什么,解释本来空空如也的藏经洞内堆满了书,解释我为什么被下了药。”

“斯坦因给了我钱,我给了他书。我一直都知道你将经书偷偷运到了镇子里,我的弟子早就告诉我了。下药是因为你会坏了大事。”

“王圆箓,你说说我怎么坏你事了?你明不明白我是对的,我是对的!我告诉过你你这五年注定的结局,我告诉过你不要将这些东西给斯坦因,我告诉过你它们的珍贵,你为什么不信!我在这待了五年多,我想救你救莫高窟,可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我!”我喘了一口气:“五年了!我在这待了五年!你王圆箓经历的一切我都经历过,五年来我的寂寞不比你少,我每天睁开眼睛就是沙子,闭上眼睛就是寒冷。五年的寂寞,你觉得谁能受得了?不是为了你和这一切,我早就不活了!”

我转过头去看王圆箓,我本以为他会对我说抱歉,可他竟是已经老泪纵横。

“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我没有选择了。这五年以来第一次有人对我说我的坚持有意义,第一次有人夸赞这些壁画和书文有价值,第一次有人提出想要保护它们。我不管斯坦因给了我多少钱,他信奉我的信仰,尊重我的努力,哪怕他直接将这些抢走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你说它们是宝物,宝物不被人重视,永远是堆废纸!”

 

我失败了,这是我第一次任务完成度为零。我用了五年的时间,终究没能阻挡这一切的发生。

斯坦因离开的那一天,近十辆大车接二连三的离开。傍晚我和王道士坐在篝火旁,火光下我们都哭了。

我说王道士我要离开了。

王道士透过火光看着我,像只旌旗,瘦小又寂寞的旌旗。

 



评论(13)

王占黑
评分
85
写得很好 想象“我”和“道士”的内心 也是对另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版本的一种补充

何天平
评分
91
初中生写出这样的故事,让人惊喜。立意可以再聚焦一下,想要的东西少一些,文章会更出彩。

翟业军
评分
88
有想象力

王晶琳
评分
84
还是比较惊诧于初中生的想象力,很难得。

金竹
评分
87
这篇与另一篇题材虽不同,气质却有共同处,迷离又迷人。初中同学不仅能讲完故事,还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着实不易。

于文
评分
87
新颖有锐气,立意和构思都可以更凝练一些。

疯丢子
评分
86
开头以为是一场梦。最后告诉我任务完成度为零,所以这是个科幻故事? 王道士的形象也有些矛盾,有情怀是好事,国人都曾经为了敦煌的损失而痛心疾首。但是放进故事里面还是需要对过去的事的处理严谨一点。

朱婧
评分
86
努力而始终不能改变的国之宝藏的命运是因为其所处的时代。作者试图复原历史的困境,提出一种合乎人性的解读。有一定的完成度。

张引墨
评分
84
作者设想,历史回到斯坦因到达敦煌掠走那些重要的文物之前,自己可以阻挡这一切。但是,最后,什么也没有改变。作者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引起了我的共鸣,因为我也曾很多次设想过,是不是历史可以被改变。
总分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