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极昼

无冰爱尔兰 发表于 2022-06-10 17:25:06   阅读次数: 3243

  我在极点筑起了高楼,那是五月,白昼漫长,无止境。

  冰面上反射绚烂的日光,没有温度。在这里,阳光只是光,没有过多的含义。人们总是喜欢用自己的心境去定义外物,譬如春天是万物复苏,秋天是萧瑟惆怅。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堪称癖好,误入存在主义的某个歧途,无路可以返回。

  楼大约有十六层,放在大都市里也许会被淹没,但伫立在此处便显得突兀,像人工草皮上生出一尺有余的笋,笔直地面向天空,千百只眼,细密到没有痕迹。

  我看着高楼浅灰色的外墙,它好亮,铁一般的金属光泽肆意蔓延,占据了我的全部视野,晕眩中带着快意,朦胧,不可名状的,无限膨胀的。

  四面空无一人,风都是有形体的。它们呼喊着我的名字,太响了,有回声,像坠入湖底,平静里荡开波痕。那是冰层的过去或将来,或早或晚。我不在乎它是否来过,只是恰巧经历了它的存在。有关于存在的命题很多,可以问善恶,可以问鬼神,也可以问自我的意识。没人会去想存在本身是否存在,不是因为无义,而是太过艰难,想要探寻会耗尽心力,然后落入虚无。

  在这种地方不免想到虚无,很空泛的东西,却有近乎无限的形体。墙外覆满了霜花,浅蓝色,像盛夏将至未至的天空,找不到云。夏天永远是这样的,从热烈到暧昧,从暧昧到冷却,逐步凋零,如同恋爱的逆流,又好像不完全是。有好多人会把夏天等同于爱恋,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六七月实在不适合恋爱,因为雨下得太多太快,阳光和草木都过分繁盛,会教人生出不必要的激情与冲动,然后遇见不该遇见的人,许下不该许下的承诺,做出不该做下的决定。回归线附近的夏天如同早熟,而我身处极点,可以选择衰老与风化,像顽石与湖面,迷雾浮动。

  我摁开大楼的灯,冷色调的光线沉入白昼,阴影轮廓清晰,刻印我全部的形状:颅骨,肩颈,脊背;圆滑,温顺,暴烈。很多像诗句般隐晦的事物在其中苟延残喘,我猜它们不会死去,亦不会消失。也许它们会像情书里的句子一样,每天少掉二分之一,无论见或不见。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永生,也可以是一种极刑,我执刀,我受罪,无缘无故,载不进史册或预言,太离奇,太无谓。

  空气中有橡胶燃烧的味道,灯随之熄灭。短路,或是负载太高,我这样想着,打开应急通道的侧门,它好重,崭新的轴承里是有机试剂的甜味,水果,热带或温带,遥远却真切。

  当我登上楼顶时已经很晚,极昼都变的昏暗。在我面前的是整幢楼的电源,附带几个彩色的电闸,无一例外,朝向了关闭的方向。

  天色灰蓝,我想极昼终将会结束。在所有开关中,有一个特别大,漆成了红色,格外显眼。我忘了它的用途,又止不住地好奇,便用力按了下去。

  灯没有亮起,我扬起头,又低下。冰面倒映天空,绽出花火,明亮至极。

  我猜那是极光。


评论(4)

何天平
评分
87
想法很浩瀚,就是落下笔来还略显空洞。部分语言很漂亮,喜欢。

张牧笛
评分
83
一次精神领域孤独的漫游,以内心的呓语表达对外部世界的眺望和想象。

刘杨
评分
80
文章主题可以更明确些,使情感变得扎实。作者的遣词造句能力很强,有一定的思考和感悟力。

于文
评分
82
感情充沛,略空洞

张引墨
评分
76
自说自话的表达,对读者的阅读来说会是一种挑战。

吟光
评分
89
文章想象力丰富,构思浪漫,语言清冷生动。建议在长短句的使用上可以多做推敲。

庞鸿
评分
84
全篇更像一个譬喻,但意象堆积了太多,作者显然也无心解释。文章风格竟令人有超现实主义绘画的通感,虽然不敢说作者完全理解了萨特或克尔凯郭尔,但通过描述性的文字实现哲学意象也是一种另辟蹊径。

顾奕俊
评分
84
还是关乎想法如何落地的问题,否则,再充沛的情感也终究近同于不知所以然的呓语。

朱婧
评分
89
短小,精致、简净,想象文本因为内部逻辑的合理性,和充分的感受性细节的调动,而带来经验和情感的真实。特别的一篇,语言的控制力和想象的能力,令人对作者有所期待。
总分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