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池上星光

池上日记 发表于 2022-06-30 12:40:57   阅读次数: 1675

           青春,是一场不期而遇,是散落芬芳的花瓣,是我们的那些年。

                           ----------题记匆匆那年

每年,我们都会一起,去参加小镇里的庙会。

每年,我都会和她一起,捡起树下的花瓣,拾起散落一年的星光,做成书签,记录我们的年少。

那是一年暮春,我在树下捡起淡粉色的花瓣,在阳光下,透着一丝淡淡的,遗留的花香和独属于暮春的温暖。

这棵树下,是我认识她的地方。

“你好,可以分为几片花瓣吗?那里的都是黄色的。”

我仍旧记得,她那是带着一点婴儿肥的脸蛋白白嫩嫩的,却只有耳朵一直红到了耳根。

我将五六片花瓣最好看的递给她,冲她微微一笑。

我见过她,在每年的书签大赛上。她的手工做得很好。

要是我们能一起参赛就好了。

“我们一起参赛吧?”异口同声,树下响起一阵笑声。

那年,我们组队参加了比赛。

那年,我们一举夺得桂冠。

那年,树上的花开得格外浪漫。

那年,我10岁。

次年,暮春。

我们一起来到了树下。

“你看这片花瓣多美啊。”她拾起一片花瓣,举过头顶,对准阳光。

阳光透过了那片花瓣,一片淡粉色映在她的脸上。

我拍了拍手上的土,拉起她的手:“那就让这片花瓣见证,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做一辈子好朋友!”

她放下花瓣,看着我,眼里的光像映照在池上的星光,照耀着我:“一定一定!”

命运弄人,我们还是分开了。

她将我们第一次得奖的书签送给了我。

她告诉我,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相逢的人,终将会相逢。

那是我们认识的第五年。

我们没有说再见,因为,我们一定会再见。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最美好的相遇,只有为了相遇或重逢,所做到最美好的努力。

 

匆匆那页

我和她都自认为不爱看书。

机缘巧合,她喜欢上了沈石溪,我喜欢上了曹文轩。

“《导盲犬迪克》中令人潸然泪下”她把书放在了我面前。

“但是《樱桃小庄》写出了留守儿童对父母的思念,对家人深切的爱意,就像余华说的,只要一家人天天在一起,也就不在乎什么福分了。”

很明显,我们都不能说服彼此。

于是乎,我们交换了书。

我们看了曹文轩的《蜻蜓眼》,为社会动乱下的亲情所感动;读了老舍的《四世同堂》,探求民族大义是什么;我们去了解《悲惨世界》里冉阿让的一生。

我们承认了对方所喜欢的,也喜欢上了对方所喜欢的。

我们慢慢的知道,读书不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是成为一个会思考,有温度,有情趣的人。

我们一起读一本书,却又在思想的岔路口争执不下。

我认为《狂人日记》是对那个时代的批判,是对那个吃人社会的批判。

她则不然,她认为这不是时代的错误,不论什么时代,什么环境,总会有好人,也总会有吃人的人。这不是时代的错误,是人性的原本面目。

我们开始意识到,一千个人,真的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或许,我们不能彼此之间相互统一,但是我们总能做彼此的最佳听众。

有时候,我们也去读读一两首小诗,去看看一两篇散文。我们一起电影,一起了解人生百态和人情冷暖。

我们去看《杀死一只知更鸟》,了解西方的过去式;我们看《七号房的礼物》,一起泪流满面;我们看《功夫》,被周星驰逗得哈哈大笑;我们看《楚门的世界》,体验不同人的人生和生活。

匆匆那阵风

在风筝的角落写下愿望,真的就可以实现吗?

一定会的,我们坚信。

四月的风,刚刚好,带了一点暖意,却又不使人燥热,携着我的梦想,飞向蓝天。

我奔跑,风筝随风翱翔,我高举双臂,试图让我的梦想离天空更近,哪怕一点点。

我迈开双腿奔跑,风划过我的脸庞,阳光照耀我的发丝,风筝自由自在,扶摇直上。

“欧阳,你的风筝要掉了!”

我回头,对上了她清澈的笑容,明亮的眼睛。

风停留不久,就像我们的这些年,时间早已悄悄流逝。

不知不觉,我们已陪伴了彼此3年。

“没事,反正没风了,我们去旁边坐坐吧?”我指了指草坪。

我们并肩坐在草坪上,看春的天,草的绿,青春悄悄走过,但我们永不分别。

风,又一次匆匆赶来。

春风和畅,夕阳却不知何时漫上了天,染红了春。

在夕阳下放风筝,一定美得不可方休吧?

风轻柔的拂过我们的发梢,写着愿望的风筝看着我们笑,云与夕阳在说悄悄话,夕阳染红了我们的脸。

她微微上扬的嘴角,是被春风撩动的年少,是陪我们的匆匆那阵春风。

我对着春风许下愿望,我们永不相忘。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比一切鲜花都要芬芳,那是你留下的,那一池星光。

                    ------------后记

评论(0)
汪元
范德清
张利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