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桃林

小恣 发表于 2022-06-03 08:56:03   阅读次数: 2482


    困惑,懊恼,伤心或是绝望时,李小乐都会来这片桃林,他将写满心事的纸条埋在桃树下,等来年生根发芽,长出一个个结实的果实……

  李小乐躺在桃树下,一个个绿中带粉的桃子在阳光照射下饱满而诱人,仿佛过路人不小心擦过它汁水就会泗溅。李小乐揉了揉惺忪眼眸,直起脖子歪着脑袋向左右看去,然后迅速起身,顾不得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就跳起来飞速够了一个桃子用衣服擦两下,迫不及待放进嘴里。新鲜的汁水在嘴里爆开,咀嚼两下嘎吱嘎吱响,与初夏正好匹配。

   还未等李小乐吃完,身后就传来几声骂骂咧:“哪家的兔崽子来偷桃,看我不把你腿打断!”李小乐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桃子掉在地上,他迅速捡起桃就往前跑。虽然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但是每当被发现还是会心有余悸,良心不安,他想自己还不是个称职的小偷。

  等跑远了,李小乐才敢回头看,他看见一个人,头发白了一大片,拄着木棍站在山头。他的心咯噔了一下。

  夜晚,李小乐躺在拥挤的房间里辗转反侧,虽然他经常去地里偷水果吃,但他有一个原则——从不偷老人家辛勤的劳动果实。因为老师说要尊老爱幼。

  李小乐坐起身,借着月光蹑手蹑脚下床,然后打开柜子取出手电筒。他打开一档光照了眼周围,确保兄弟姐妹已经入睡,然后身体贴着墙角,像只螃蟹般爬到厨房,唯恐踩到打地铺的姐姐们。

  李小乐拿着手电筒左照照右照照,不一会儿又在天花板的吊扇上比划一个圈接着左翻翻右翻翻。他看到了挂在墙面的一顶农作帽,顿时眼睛发亮。他将帽子取下,塞在墙角,然后用旧毛巾盖上。这才心安理得爬回床边倒头就睡。

  李小乐的家在某山区里的一个贫困村,他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两个弟弟。他在家里排老四,两个姐姐在县城的厂里上班,其余都还在上学。

   当鸡鸣声从草垛边响起,李小乐的姐姐已经出发去上班,而父母也都出去农作了。他揭开锅盖,舀起一碗稀饭,然后从小碟里倒出一点雪菜,筷子拌了两下便狼吞虎咽吃起来。他洗完碗后,偷偷溜到墙角,将旧毛巾掀开,把帽子塞进自己的书包然后迅速跑向学校。

 路边的野雏菊开得灿烂,偶有几株蒲公英迎风飘到石榴花头,天空比画本里的要蓝,别人家的窗口传出蛋炒饭的香味儿。

  下午放学铃一打响,李小乐便冲出教室,他拜托同桌帮他值日,并向同桌承诺改天替他值日顺道教他打水漂。李小乐气喘吁吁来到桃林。他佝偻背躲在树后,探出脑袋想一探究竟。他看到穿白汗衫的爷爷坐在石头上,他上唇的胡子看起来很和善,松软,灰白,末端焦黄,他正津津有味吃着苏打饼干,李小乐哈喇子不禁流了一地。

  李小乐鼓足勇气从书包里拿出帽子,然后疾步走向前,但还没走几步又退回来。不巧他踩到被鸟啄坏掉落在地上的桃子发出声响惊扰了老爷爷。爷爷侧过头,迅速抄起手边的木棍大喊:“好家伙!又来偷吃?”李小乐刚准备跑就意识到不对劲,立马九十度弯腰双手呈上帽子道歉:“对不起爷爷,我不应该偷吃,我知道错了。”爷爷显然没有见过这阵仗,硬是肌肉紧绷,愣在原地。疑惑这毛头小子怎么跟其他的不一样。

  爷爷放下木棍,又嚼了两口饼干,拎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两把汗,坐下摆手说:“帽子我就不要了,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哈哈。”李小乐小跳过去,坐在爷爷旁边,把帽子放在爷爷的腿上,说:“不行,这是我的赔礼,你得收!”李小乐特地调高音量。爷爷依旧笑着摆手。李小乐知道此事行不通,于是环顾四周,趁爷爷不注意,把帽子塞到装桃子的麻袋里。

  李小乐伸了个懒腰,长吁一口气抬头,晚霞洇红半边天。“你叫什么名字啊?”爷爷突然问到。“我叫李小乐,爷爷叫我小乐就好。”爷爷笑着点头,“还不回家?”“晚点,不然回家又得干活了。”爷爷站起身,边说到:“偷懒可不好。”边从繁茂的树叶中摘下一个大桃子,然后拧开随身携带的塑料水瓶冲洗桃子,递给李小乐,说:“来,娃,先吃两口垫吧垫吧。”李小乐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双手已经伸出去接过桃子大口吃起来。真奇怪,这回的桃子比前一次的要甜好多。李小乐心想。

  吃完后,李小乐看着远处山头被墨色渲染了一片,说道:“爷爷你明天还来么?”“来的。还有好多桃子要摘,不然被鸟吃了。摘完就可以拿去卖哩。”李小乐告别了爷爷,背起书包往家里奔。

  昏黄的灯光下,全家人挤在饭桌上,菜只剩下三分之一,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李小乐是否存在。李小乐卸下书包,像是卸下一天的疲惫,自觉地盛完剩饭。饭还没扒拉完,李小乐就被母亲叫去帮忙割草,李小乐推搡,“我作业还没写。能不能让妹妹去?”母亲骂:“你年年班级倒数,做什么做!天天好吃懒做惹是生非,和你姐去上班得了,你哥可是年级前三!”他只能垂丧头,灰溜溜跟在最后面。

  傍晚,母亲突然叫所有人站在厨房,大声呵斥是谁拿了她挂在墙上的帽子。所有人都摇头,沉默。这样僵持几分钟后,排名老六的弟弟哭了出来,指着李小乐,喊到:“是二哥早上拿的,我看到了。”李小乐生气瞪了他一眼。虚汗已经冒上额头。母亲拿起竹鞭,让李小乐摊开手心,一声声巨响刺入耳膜。“拿去哪了?”“不小心掉河里了。”李小乐抹着眼泪哽咽说道。母亲火冒三丈,打了手心又打屁股,还罚李小乐剥完豆子才能睡觉。

  隔天,李小乐一瘸一拐的去学校上课。李小乐心想,终于到了周五,可以早点放学去找爷爷。

  天空灰蒙蒙的,蜻蜓低飞,风刮树叶吱吱作响,看来马上就要下雨了。李小乐望着窗外发呆。果不其然,最后一节课结束,天空下起小雨,李小乐没带伞,但他在心底庆幸还好只是小雨。李小乐脱下校服外套披在头上,他幻想自己是个勇士,在雨中英勇奋战。

  到达桃林后,李小乐第一眼就看到了爷爷,爷爷戴着李小乐送给他的帽子,撑着雨伞坐在石头上,眼睛望向远方。“爷爷,爷爷。”李小乐大声呼喊。爷爷快步走向李小乐给他撑伞,“哟,这下雨天还来。”“哈哈,没事。”李小乐拿过伞和爷爷一起坐在石头上。

  李小乐问:“爷爷,你家有几个人?”

  “就我一个。”

   李小乐又问:“奶奶呢?”

  爷爷叹了一口气,“走了,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李小乐明白,奶奶是死掉了。他曾看到母亲踹瘸了一只小狗的腿,那只小狗是朋友家的狗,它疼地娃娃大叫。李小乐问母亲:“小狗会死掉么?”母亲则不屑地回答:“哪有这么容易。”所以,连狗都不容易死掉,那么人应该也不会容易死掉的吧。

  见李小乐一脸沉思,爷爷笑着说:“小乐要好好读书啊!以后走出去挣大钱。”

  李小乐开心坏了,问:“爷爷,中国哪里比较有钱?”

  “嗯……深圳,上海,北京……”

   “噢!那等我长大要去深圳当老板,挣很多钱回来给爷爷买好多亩地,都种上桃子!再把村里的房子全都建成五颜六色的,双层的,哦不,四层!”爷俩笑地前俯后仰。

  李小乐再也不用把心事埋进地里了,他有了一个爷爷,能够听他说心里话的爷爷。

  直到某一天,李小乐在桃林没有见到爷爷,后来是连续好几天。李小乐不由自主的心慌。他问母亲:“妈,你知道后山那边桃林的爷爷去哪了吗?”“啊?”母亲思索片刻,说:“林老头子啊!去县城卖桃子撞车勒,腿好像摔断了,唉,受罪噢,现在应该儿子看着住院吧。”

  这个消息对于李小乐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他顾不了那么多,他想去县医院看爷爷,但车费需要五块钱,母亲定然不会给他的。他的脑子飞快运转,想着可以帮班里比较有钱同学的同学做苦力以挣取一些辛苦费。于是,他开始广泛揽收倒垃圾,跑腿,抄作业等活,五天过去,他终于凑够了五块钱。趁周六上午,他早早起床,攥着五块纸钞,坐上通向县城的大巴。窗外阳光明媚,一座座大山变成一幢幢房子。这是李小乐第一次来县城,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他强忍激动的心左顾右盼,汉堡店飘出的香味吸引了李小乐,他凑过去使劲闻了闻,然后合起双手问老板可不可以送他一小块尝尝味道,老板像是看见叫花子,连声说道:“想吃就叫你妈来给你买啊!”李小乐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不妥,灰头土脸地跑了。李小乐完全不认识路,一路上全靠向路人打听才得以到医院,他第一次庆幸自己胆子够大。

  医院很大,人也很多,李小乐像只无头苍蝇四处乱飞。他突然想到母亲说的骨头摔断,那应该是骨科,于是李小乐跟随着其他人进入电梯到达四楼的骨科。

  李小乐叫住路过的护士,问到:“护士姐姐,骨科住院病人在哪?”“病人叫什么名字?”“是个老爷爷。”李小乐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爷爷的名字。“这里住院的老人多得去了,你去问清楚再来吧。”李小乐手足无措坐在长椅上,心里起了一块又一块疙瘩,又痒又难挠,他握紧拳头,内心萌生一个想法,他要找遍这一楼的所有病房。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过后,李小乐终于成功了。他分明看到那个头发半白,参差不齐的两弯眉毛纵横交错,犹如山岭的灌木,蓝白条纹衫映衬面容更加憔悴的爷爷躺在靠窗的病床上,他的腿被长长的厚厚的白色布条包裹一直牵拉到床尾。李小乐跑过去,站在床头。“爷爷,醒醒,是我呀是我呀!”爷爷睁开双眼露出浑浊珠子,咧着嘴双眼噙着泪。李小乐看了眼四周,同病房的两个老人身旁都坐着家属,李小乐疑惑问:“爷爷,你的家人呢?”爷爷吐出:“上班……上班。”犹如鱼刺哽在咽喉。李小乐提起床头柜上的水壶倒了两杯水,他默默坐着,什么也不干,偶尔说几句学校里的乐事,然后默默陪着爷爷。

  窗外的天慢慢褪色,李小乐看着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已经是下午四点,李小乐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出来。李小乐说:“爷爷,我要回家了,你要快快好起来。”爷爷点点头,指着床边柜子,示意李小乐打开它。柜里放着一个布袋,李小乐拉开拉链,里头有许多硬币和纸钞,还有一袋巧克力。爷爷接过布袋,拿出巧克力和揉得皱巴巴的二十元纸钞递给李小乐。李小乐直直摇头晃脑边摆手说不要。“收下,去买个吃的垫吧垫吧,顺便坐车回家。”李小乐听着爷爷气若游丝般的声音,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回家的车费。于是伸出一只小手接过。李小乐只觉得鼻子一酸,泪在眼眶打转,转头奔向门口,靠在墙壁啜泣,路过的人心照不宣看了他一眼。

 李小乐在小吃摊买了一份章鱼小丸子,他从未吃过这个东西,纯粹被它的外貌和气味吸引。李小乐用叉子叉上一个,迫不及待放进嘴里,鲜与咸夹杂一丝甜,烫得李小乐用手扇嘴,大口哈气,嚼了两下吞入腹中。李小乐从未吃过这等美味,他把剩余的五颗小丸子用盒子装好,再套上塑料袋,心想,父亲一颗,母亲一颗,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每人半颗……回到家后已晚饭时分。母亲大发雷霆,质问李小乐:“又跑去哪耍了?一天天的不知道帮家里干活吗?明天再跑出去打断你的腿!”这本是再熟悉不过的骂词,可李小乐突然觉得很委屈,他埋头扒饭把眼泪吞进肚里。

  傍晚,他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星星格外明亮。李小乐闭上眼,想:长大要去深圳,要当大老板,回来要把西头那变成桃林,把每栋房子都盖成五颜六色的大房子……一栋,二栋,三栋……

  “四栋,五栋,六栋……”李小乐睁开双眼,知道自己又做梦了,他看着窗外,他的老伴被一场车祸轻而易举夺去性命。他住在翻新的老房子里。后山的桃林被移为平地,他在西头种植了一片桃林,他看了看自己皲裂的皮肤,掉落的花白头发,呆呆望向窗外,天空比画本里的要蓝,几朵蒲公英随风飘扬寻找归依,他咳了两声,迈着沉重的步子,撑腰坐下,责怪自己年轻时因加班熬夜累死累活积累下一身毛病。他再次闭眼,一滴泪划进眼角的皱纹里,他想他的一生也就这样了。

评论(0)

张牧笛
评分
84
借桃林写人,借人写事,借事写内心的情感,贴近生活,具有笃实的现实品格。

何天平
评分
84
李小乐跟这位爷爷的感情基础是什么呢?读到最后也没有看到这种独特性。情感的动力不足,这个故事读起来也没那么感染人。

于文
评分
86
清新自然,立意可以再拔高些

刘杨
评分
80
小说的情节有一定的起伏,叙事语言简洁,情感较为饱满。前半部分略显琐碎,结尾对主题的提升还不够。

张引墨
评分
79
作者有想要表现的情绪、情感和主题,但是文字的表现力没能跟上自己想要表达的步伐。 因此文章略显空泛、情感浮于表面。没有深入,因此也无法带来阅读的共鸣。

顾奕俊
评分
82
李小乐进县城寻“爷爷”的情节,让人恍惚想起了张大师的《一个都不能少》。但因为缺乏必要的逻辑支撑,人物的言行表现,以及尾声处对于“996”的批判都略显突兀。

吟光
评分
83
故事的想象力丰富,整篇文章在结尾处升华。但是要注意语言的简洁性和生动性。

庞鸿
评分
84
人物塑造生动(尽管有扁平化的趋势),但文章主旨并不清晰,我想部分原因可能是在结构处理上仍欠考虑。例如,作者无疑是想通过结尾传达某种信息,但客观效果上因为缺乏铺垫而显得突兀,令读者不能完全理解作者用意。

朱婧
评分
82
想象的故事,想象的情感,缺少真实经验或者对生活的理解的支撑,无论需要落在实处的乡村生活细节,或者人与人的情感的建设和推动都有所欠缺,所以始终有隔。写作的最初,取熟悉的材料,立真实的情感,思虑对于自己真实存在困惑的问题,可能是必要的。
总分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