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云海

血落枫叶 发表于 2020-07-22 17:10:02   阅读次数: 25192

 

    “好大一朵云!”

       这是我饭后散步时听到的话,说这句话的是一个蹦蹦跳跳的孩子。他的妈妈大步走在前面,显然是刚从菜场回家。这只是一个孩子平平淡淡的感叹罢了,但却勾起了我那如潮水一般的回忆。我转头看那朵云彩,的确,这应该是我看过最大的云了。它在血色的夕阳里翻滚,打着转儿。像是一条巨大的鲸鱼,畅游于血红的大海里。

       记得那时夏天的某个清晨,我为了告别尘世的喧嚣想要过几天陶渊明的生活而来到乡下的奶奶家。这个念头早在好久之前就有过了,但因为工作的原因一拖再拖。当我被生活的琐事烦得昏头时,猛然发现已经有四五年没回来过了。刚进山我就迷了路,毕竟大概也有好久没回来过了。偌大的山中传出来了几声鸟叫,晨雾爬满了整个林子。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口气真的很深,像是要把整座山吸进肺里似的。

    “啊,没想到这棵树已经有这么高了啊!”我来到一棵老树的跟前,伸手在它的纹路上轻轻地抚摸。它的根系已经有四五十厘米那样粗,这是我而是最喜欢的一棵老树,最喜欢的捉迷藏的藏身地。“咕——”就在我开启回忆的时候肚子不争气地叫出了声,抗议我没有喂食。说起来我为了赶飞机早餐和中餐都没吃,现在饿了也正常。“喝口水就赶紧走吧。”我边想边坐下。但是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在树根的边上居然有一袋米,还是一袋没有受潮的米。我产生了一丝邪念,也不能算是邪念,我就是想要用这袋米来做一碗米饭。想起我的背包里有盐巴还有下饭酱,我就决定一定要做饭吃。不用多久那一袋白花花的米就被我变成了饭。就在我狼吞虎咽的时候,远处的晨雾里浮出了一个身影。一丝紧张爬上我的心头,我记得奶奶曾说这山里是有熊的。我二话不说就拿起一根看起来最结实的柴火棍站到了老树的后面。那影子越走越近,我握武器的手也握得越紧。我不断安慰自己,我是一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儿,要是真的是熊我也一定打得过。

         当那影子走近我才发现,那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罢了。他走近老树,又看着我锅子里还没有吃完的饭,竟坐下来大口吞咽起来。“原来你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偷米吃的人啊!”我光明正大地从树后面走出来,将柴火棍扔到了他的身边。他显然是被我吓到了,锅子都打翻了。“你为什么吃我的饭?”我怒目圆睁“你这个小偷!”我仿佛是正义的化身,而对方是犯下了滔天大罪的罪人。“我,我不是小偷。这本来就是我的。”少年两只手紧紧握住,站在了树的前面。这场景让我想起被老师罚站的小学生。“胡说!你分明是吃了我的饭!你还狡辩!”我感到一丝诧异,但是我还是感觉我才是有理的一方,因为我掌握着“证据”。“叔叔,树根旁边的米其实是我奶奶给我带出来的。你烧饭用的米是我的,我真的不是小偷。”少年俯下身子捡起在旁边的米袋子。我的脸顿时烧起了一片红色,我感到非常地羞愧。正主来了,我却装得自己好像是这袋米的主人似的,想到刚才的义正言辞,我更加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说我要到他家赔他钱,他却一个劲摆手说不用。我执意要付他钱,他也只好带着我下山走去他的家。

        这里确实变化不小,曾经那条阻碍我上学的泥泞小路如今变成了蜿蜒曲折却极其平坦的水泥路。道路两旁种上了遮天蔽日的枫树,路过的村民也大多变了样。他们的衣装更加时尚了,扛着锄头出门的村民越来越少了。一个个都奇怪地看着我:“现在是搞农村建设了吗?焕然一新啊!”我上前拍了拍少年的肩。“不晓得”他只管一个劲向前走,我也自顾自拍着照片。从相册里看这些照片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是那种越往里走越熟悉的感觉。是奶奶家吗?我不敢确认。回过神,少年差点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快步跟上。

 

        他的家极为朴素。一个小篱笆里面围着一座小茅草堆砌而成的小屋,篱笆里还养着一群矮脚鸡。蝉在小院角落的树上一个劲地叫着,男孩走进家中喊着“奶,我回来了!”。我感觉这场景似曾相识,像是曾经我回奶奶家的场景。看着小院,看着慢慢走出来的老人,这不是我奶奶的家吗?我的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更多的是疑惑。奶奶确实老了很多,本来花白的头发现在已经变得全白。她的眼睛似乎越来越不好了,需要人搀扶着才可以走动。我感到愧疚,奶奶这样了我居然不知道。我赶紧上前扶住奶奶,老人家以为我是客人,忙说“别站着了,快到屋里坐坐。”说着就抓着我的手要把我向屋子里拽。我的眼角湿润了,我说“奶,是我。我是小庆。”“小庆?你回来看奶奶了?奶奶可想死你了!外面冷,快进屋。”奶奶本来就怕冷,大夏天的还穿着两条内衣和一条外套。看到这些我居然抑制不住想要哭泣。

        进了屋子,里面的火炉居然还烧着。茶叶在火炉上发出沸腾的声音,发出好一阵清香。“快来让奶奶看看,我的孙子怎么样了。”奶奶捧着我的脸好一阵端详“我老喽,眼睛是越来越不好了。”我紧紧抱住眼前这个眼神不太好的老人,这是把我养大的老人。我父母在一次意外中去世,爷爷又走得早,奶奶靠着卖茶叶蛋养活我。靠着卖茶叶蛋供我上学和负责一切开销。现在我确实混出了个人样,西装革履,手工定制的皮鞋。却将这个给了我那么多机会的恩人留在了这封闭的小乡村。想到这里我总想要给自己一耳光,人模人样干的却不是人事儿。我赶忙把奶奶扶到床上“奶,大后天我接你去城里,享福去!”我拍了拍奶奶的后背说到。“算啦,算啦,你过得好就成。奶奶也不用享啥清福,你健康地活着就成。我离开了,这孩子咋办?”奶奶笑着给我泡了一杯茶,然后指了指出去喂鸡的男孩。“奶,这是啥人啊?咋在你家啊?”我不解地看着她。“哦,这孩子挺可怜的。爸爸出车祸死了,妈妈就跟着人跑了。他出他们的村子里来找她妈妈,在山里迷了路,我上山采草药,就把他领到我们家了。这孩子聪明,像你,学啥都快!”奶奶抱着腿看着我。“啊,这……”我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些什么“那他就不走了喽?”我问。“他能到哪里去?把他赶走不就等于杀了他?想啥呢孩子。”奶奶把鞋脱了和我说“来,给我揉揉,疼死了。”我只好脱掉鞋子上炕给她揉腰。奶奶一直都是一个好心肠的女人,流浪猫流浪狗她就救过几十只。常常教育我,“都是有生命的东西,为啥不能帮?”但是我却没能记住,看到乞丐也就会冷漠地走过去罢了。我陷入了沉思。我想,这孩子现在可以说是没爹没娘,算个孤儿。福利院可以送他去,那里吃的好,用得好,多多少少比奶奶家好。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奶奶,奶奶却大声指责我“谁说他没爹没娘?只要我老太婆还活着一天!我就是他的娘,他的爹!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把你教成这样了!福利院那玩意能有我老太婆的家好吗?这里起码是个家!好了,你赶快把他叫回来吃饭。”我叫奶奶别生气,赶快出了屋子去找他。

         我走到了小河边,看到他一个人坐在河边上看着天。“好美。”我不禁感叹。云彩一片连着一片,被太阳染成各种颜色。那种美是无法描述的,一种既虚幻又真实的美。他捡起一块石头,扔向河中心。小河荡起层层的涟漪,那美丽的倒影变成了一轮轮的。我来到他的身边坐下“喂,想啥呢?这么入神?”我装作他的好哥们似的在他的身边坐下,一只手搭着他的肩。“哥,你说云上有海吗?”他天真地问我,我感到一阵疼痛,问“为啥这么问?”答“奶奶说,云上有海,海里面有一条巨大的鱼,叫鲲。奶奶说,鲲能吞噬死了的人的灵魂。要是人可以找到它,它就会让找到它的人的亲人复活。”他看着天上那多巨大的云说。这个是我儿时再熟悉不过的传说,是奶奶告诉我的。每次我在想爸妈的时候就会哭,奶奶总是给我讲那个传说。她总是说“天上那条大鱼心地特别善良,只要是善良的人他就会帮助他实现一个愿望,你要是一直善良,它就会把你爸爸妈妈救活哦。”她总是抱着我在藤椅里轻轻摇着,唱着不知名的童谣,渐渐地我就会趴在她的怀里睡着。我像是一个拾荒者,总是时不时就去那片名叫回忆的沙滩上寻宝。

         “云上有海啊!叔叔不久前刚刚从天上下来到奶奶家。我在云海上面看到了你的爸爸妈妈,他们问我你过得怎么样,我回答你过得还不错。他们问你有没有保持善良,我说当然有。你不会让我失望吧?”我微笑着看着男孩,决定要和奶奶一起撒这个谎。“那,他们过得怎么样啊?我妈妈不是没死吗?”男孩一听我去过云海就来了劲,站起身看着我。“你妈妈已经到了那里,他和你爸爸在一起呢!他们过得非常不错,他们一直在期望着你找到鲲然后接他们到地上生活呢!”我一定要让这个孩子坚信,他的爸妈都还在。“我一定,一定会找到他们!”男孩握着双拳放在胸前,我把他扛在肩上说:“现在,让我们为了将来的探险储备能量,回家吃饭。”

 

          吃过晚饭男孩就和奶奶睡觉了。乡村太偏僻,连电视都没有。我把玩着手机给同事发消息。天上的星星撒进一片光明,星星点点的。我走出了茅草屋,看着天上那一轮月亮还有那许许多多的星星。“不知道他们过得还好吗?”我点燃一根香烟坐在了台阶上,自言自语。月亮那样皎洁,星星那样清晰。“明天不会有云彩了吧?”我在心底对着自己说。忽然,什么东西遮住了云。看着那模样,虽然我不想承认,也不敢承认。那模样,居然像是一条巨大的鲸鱼!虽然转瞬即逝,但我确确实实看到了!没错,那就是鲲!我还看到,在皎洁的月光下,多年前的爸妈居然站在鲲的背上向我招手。我想要那手机记录下这一刻,但是我又克制住了。我想,鲲一定不希望世界凡人知道它的存在吧?我高兴地向着他们挥手,他们也对着我挥手。我看到他们笑了,笑得很开心。渐渐地,渐渐地,鲲载着他们向着月亮游去。云盖住了星星,只留下月亮那样一个口子。那一定是鲲进入我的世界的洞口吧?鲲也一定自由自在地载着爸妈四处游走吧?不用说,他们现在一定过得很快乐。从那天的晚上起,我的心里感觉到了充实,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从前的一个空缺渐渐地填满了,在那个晚上,我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我的心底藏了一个秘密,在那云海中,藏着一条善良的鱼!

 

       夏天傍晚的风有些微凉,当我再次回过神时,我看到那条巨大的鲸鱼正在越游越远。“不知道他找到鲲了没有?”我在心底自言自语。就在它快要消失在云海中时,我想要拍下这条巨大的鲸鱼,因为下次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却在手机的拍照画面里,看到了一个男孩站在鲸鱼的背上,和一男一女紧紧拥抱着。我哭了,这种感觉很奇怪。一个大男人在大街上看着手机哭泣,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终于见到了他的父母。“孩子,真的太好了啊!”我对着鲸鱼大喊!

 

 

         “天上的海里有一条巨大的鱼,专门收人死后的灵魂。你是真诚又善良的人,它就会满足你一个愿望……”

 

    

评论(49)

王占黑
评分
87
写得很好 叙述上可以再简洁一些

王晶琳
评分
84
很接地气的文,但太过絮叨,文字火候还不够。多练习,加油。

何天平
评分
87
还是比较完整、用心的写作。要学着控制语言,并且用语言来调适叙事节奏。

翟业军
评分
86
文字很老练。

于文
评分
85
有些段落有点繁复,注意详略得当

金竹
评分
87
非常成熟的文笔,都不像是初中同学的水平了。不过在节奏的把控上还是比较稚嫩的,简单的故事没必要讲得太复杂。

张引墨
评分
79
(我就是想要用这袋米来做一碗米饭。想起我的背包里有盐巴还有下饭酱,我就决定一定要做饭吃。不用多久那一袋白花花的米就被我变成了饭。)这个米怎么做成饭的?没有讲清楚。作者这篇作文写的有一点空洞,不是很自然。

疯丢子
评分
86
极其严重的头重脚轻,虽然文笔还不错,有烟火气,但结构上还可以打磨下。

朱婧
评分
86
一些田园牧歌,一些异想天开,一些动人。失去父母的孩子对于父母亲眷恋,以一种具象呈现,乘着大鱼游曳在天空之海。
总分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