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畸人

叶染 发表于 2020-07-31 21:11:37   阅读次数: 661165

    我原来是一个美国大兵,后来在市场花园行动时被德国佬俘虏了,不过与其说是俘虏,不如说是我自己投降了。

    那时候我们排从原来的二十几人变成了只有五个人了,当我看见我的朋友和战友一个个死去的时候,我就开始害怕了,我的手不停地颤抖以至于连扳机都扣不下了,最后那把枪就径直的掉在了地上。炮弹到处在天上乱飞,子弹就像天上下下来的雨一样密密麻麻,飞机的轰鸣声和坦克与地面的摩擦声都震耳欲聋,我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迟早是会死的,于是我慢慢举起了双手,蹲在了地上,后面的同伴看见了我这副模样,便用子弹在我身旁扫了扫,像是在示意我快回去,而我则用手势叫他们过来和我一起投降,我非常希望他们能和我一起活下去。埃德蒙森举起了枪像是在瞄准我,然后他又放下了枪,我知道他是不会杀我的,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当我看到他对我嘲讽的眼神时,我还是心灰意冷了一下。

    后来,他们都跟着我同德国人投了降,没有人反抗。

    于是,我成了一个战俘。

    我们被关在一个集中营里面。集中营里面有很多战俘,对于我们这些英美战俘,德国佬还是很友好的,除了食物少了点外,平时干点活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而且我听说德国佬会定时放一批英美战俘回去,但对于那些苏联人来说,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他们总是在辛苦的劳动,有很多人都是刚来没几个星期就被累死了,对于他们,我是很同情的。

    我还在美国的时候,学过一些德语,所以我在这儿能很顺畅的和那些德国佬交流,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些德国佬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因此我在这里比一般的英美战俘的待遇还要好上一些。

    我平时除了干一些简单的活外,就是去找我的那些战友,但当我们进入这个集中营时,他们就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连埃德蒙森也没有,那是一个夏天,可我却感到了冬天般的寒冷。在投降时,我想的只有活下去,活下去才能再见到我的家人和朋友,我参军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而且我也真心想让他们活下去,我知道他们也想活下去,没有人会一心一意去想死的,因为他们都有家人和朋友。而我只是做了一个领头羊。

    埃德蒙森死了。死在了集中营旁边的小河上,他的脸和嘴唇都早已失去了血色,唯有金黄色的头发在夕阳的照射下变得熠熠生辉。我的那些战友们站在旁边用谈笑的眼光看着他,尤其是唐尼那个小混混。

    原来人也是会一心一意的想死的,但是我还是没有明白埃德蒙森为什么会去自杀。

    这些天,我在树林里遇到了一个姑娘,据说是集中营杰克上校的妹妹,她说起话声音来很好听,嗲嗲的,她的头发是金色的,还有一双碧蓝碧蓝的眼睛,深邃得使我一看就入了迷。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克里斯蒂娜,真是个好听的名字,至少我这么认为。

    每到晚上,集中营帐篷前的空地都会点起篝火,德国士兵就会聚在这里唱歌跳舞,说起唱歌跳舞,我们美国人可是一把好手,又因为平时我和这群德国士兵们混得熟,于是,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这同这些德国士兵们唱歌跳舞,有时候还有一大杯一大杯的啤酒可以喝。说实话,我在这里的生活已经比在美国过得都好上不止一倍了,在美国,我整天还要干些不是人受的活,一天才能喝上一杯劣质啤酒。

    火红火红的篝火早就在暗暗的天宇下面升了起来,零零星星的火屑随着炽热的暖流随风飘扬。我今天特意穿了一件崭新的衣服,是那些德国士兵送给我的,我径直朝克里斯蒂娜走了过去,红红的火光照在她稚嫩的小脸上,显得漂亮极了。我伸出了一只手邀请她跳舞,她也愉快地伸出了一只手答应了我的邀请。在火光和摇摆的舞步下,我发现我自己爱上了面前这个稚嫩的德国姑娘。

    但是好景不长。那是一个下午,克里斯蒂娜的哥哥杰克上校从帐篷里跑出来一把把我抓住,他是出了名的暴脾气,硬是用马鞭把我抽了好几下,而克里斯蒂娜则是在旁边为我苦苦求饶,令我奇怪的是,我那天的屁股并没有感到很疼,相反的,我还觉得挺开心。克里斯蒂娜为我在他亲哥哥面前求饶哩!但是那天也有不开心的事,那就是我那几个混蛋战友站在那里看我笑话,说实话,他们使我气坏了。

    因为我,克里斯蒂娜要离开集中营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心情立马就不好了。我约她下午黄昏的时候在那个我们相遇的小树林里做个告别。那天黄昏,我迈着大步地跑进了密密麻麻的树林里。可是当我到那时,我的心立马就变了样。唐尼将克里斯蒂娜杀死了,我躲在树后面看着奄奄一息的克里斯蒂娜,她的衣服被扒得精光,眼睛也不像平时那样有神了。唐尼正自言自语的说着:“该死的德国婆娘,力气还挺大。”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径直地冲了出去将唐尼扑倒了。唐尼的脸先是微微颤动了一下,然后又神色平静地说:“嗨,爱德华,怎么你要杀了我?为了一个该死的德国佬?醒醒吧!”唐尼将我从他的身上踹了下来,于是我瘫坐在满是棕黄色树叶的地上,唐尼不一会就跑没影了,我知道他肯定是去找那些德国人来捉我了。昏黄的太阳光透过浓密的柏树林照了进来,我看着克里斯蒂娜,并用手捂住那伤口,可那血还是不停地往外涌,唯一的不同是,我的手也被染成了血色。

    我大喊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就朝集中营的反方向跑。

    我逃到了一片金色的麦田里,最后我倒在了麦田上,昏昏沉沉地便睡了过去,等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破败不堪的小床上。床的旁边有两个人,一个是约莫十岁大的孩子,另一个则是年纪上了八旬的老婆婆。已经是大清早了,红红的太阳早就在天边升了起来。我同那个老婆婆商量,能否让我在这住几天,老婆婆人很善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我。

    我走在金色的麦田上,帮那个小男孩给这些麦子浇水。那个男孩子叫弗兰克,他很喜欢笑,也很喜欢在麦田里跑,我问他以后想干什么,他便毫不犹豫地跟我说:“我要带奶奶去柏林见元首(希特勒)。”当我听到那话时,硬是愣了一愣,一个孩子竟有如此的爱国热情使我感到了惊讶,即使他选择了错误残忍的一方。我顿时为我投降的举动而感到了羞耻,以及对于自己的那些借口感到了厌恶。

    在那的第二天的早上,我正在给麦田里浇水,可是突然,我在密密的麦田深处听到了弗兰克的救命声,于是我慌忙地跑过去。弗兰克掉进了河里,正在拼命地挣扎,我伸出手打算把他拉上来,可是不知是因为弗兰克激起的水将河边矮矮的草打滑了还是怎样,我也跟着滑了下去,出乎我意料的是,我比弗兰克激起的水花更大,我拼命地在水里挣扎,似乎是强烈的生存欲望使我这样做的,我再也顾不得弗兰克了,我的脚到处乱踩,突然,我像是踩到石头了似的,脚终于平稳了下来,我抓住了岸边的草爬了上去,可当我爬上去时,我看见弗兰克白白的脸蛋从水里浮了上来,我立马就意识到我是踩着弗兰克的头才从水里上来的。泪水无声地流满了我的脸颊。我将弗兰克捞了上来,并抱起了他走向了那间矮矮的小屋,老婆婆正在用小刀将刚做好的面包切成块,但当她看见我将脸色惨白的弗兰克抱进来时,她如同我看着奄奄一息的克里斯蒂娜那样愣了愣,并对着死去的弗兰克说:“孩子?孩子!你怎么了。”当她说完这句话时,听见弗兰克连话都没回一句,于是便拿起小刀冲向了我,事情发生的是那样突然,以至于我并没有多少时间考虑,我将冲过来的老婆婆推了开来。她径直地撞在方形桌子上的一角,血流下来了,如同克里斯蒂娜一样,可不同的是,是我杀死了那个老婆婆。我看着了昏暗的房间里的蜡烛,透过那火光,我看见了一个身穿着黑色衣服的怪物。

    我又开始跑了。

    那年的秋天,我在路上遇到了几个有钱的美国人,出于对我的同情,他们给了我一张回美国的船票和一些钱。

    也是在那年的秋天,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家乡。回到美国后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我的母亲和妹妹。当我回到乡下的房子时,我发现屋子里面早已没有一个人了,只有让人不得不闭上眼睛的扑面而来的灰尘和满屋顶的的蜘蛛网挂在墙上,邻居从旁边的房子走出来说我母亲在去年冬天得痨病死了,妹妹嫁给了城里一个酗酒的屠肉户,今年春天的时候被喝醉酒的屠肉户一刀给砍死了。

    我的眼泪霎时间就流了下来,一滴滴泪珠落在了生出了杂草的的台阶上,我望着蓝蓝的天空,一想到今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时,我就不停地哭,不停地哭。

   二战结束了,我在加利福尼亚的乡下当了一个德语教师,并且我染上了一个坏习惯——酗酒。

   那时候已经是冬天了,我拿着今天从那群孩子手里收来的学费正要去酒店买酒喝。天上正下着雪,还有点暗。于是我快步走进了酒店,并将身上积起的的薄薄的雪抖了抖,酒店里面的人很多,但我一眼就认出了一个混蛋——唐尼。而他也一眼就认出了我,并对酒店里的一大群人说:“瞧,这就是我刚刚讲的那个英雄。”于是酒店里爆出了一大阵一大阵的笑声,而我才不会去在意这群蠢货的笑声。我从店老板那里拿来了一瓶酒,并将瓶盖倒扣在桌子上打了开来,咕噜咕噜地就喝了一大口。

   “喂,爱德华,怎么也得说说你的英雄事迹呀。”唐尼用酒瓶敲了敲桌子说。

    我并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哎——,既然爱德华自己不说的话,那就我帮他说好了。”唐尼得意地说。

    于是,唐尼又开始同那群醉熏熏的人讲了起来,并且时不时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他是在瞧不起我,就如同我瞧不起他一样。

   那天我喝的酒特别多,直到我站在酒店的墙角吐了出来,我才离开了酒店,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屋檐上的雪时不时地往下掉,发出噗噗的声音,我七零八乱的脚印在刚抬起脚时就被雪花给掩埋了。

    我突然发现自己又投降了。 

    我的生活开始变得一天不如一天了,来我这儿学德语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我每天除了教仅有的两三个孩子之外,就是去大街上打杂工。在那段时间里,我真想像埃德蒙森一样自杀算了,可是我没有那个勇气,因为我还是想活下去。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突然听到人们拿着报纸在讨论唐尼,起先我寻思着唐尼估计又是干了什么蠢事,于是便饶有兴趣的走过去听,并从他们手上接过了那份报纸。报纸的头版就印着唐尼的照片,写着“一加州退役军人舍身为总统挡子弹不幸身亡”。我并没有过多的为唐尼而感到伤心,相反的更多的是惊讶,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个值得让人流泪的家伙,他就是个混蛋,他这样子死了也只能减轻他在地狱的痛苦,他还是会下地狱的,可令我无法辩解的是,唐尼成了一个伟大的英雄。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我每天走到街上去就会有一堆人看着我笑,有时候有些淘气的孩子还会朝我扔臭了的鸡蛋。我猜大概是唐尼生前在别人面前讲了我太多坏话,现在他成了英雄,英雄总是一呼百应,因此我成了最卑微的小丑。我那时候就想如果登上报纸死的人是我的话,那么唐尼就会变成一个生着的小丑,而我则会成为一个万人景仰的不存在的英雄了。不过活下去是件实在的事,所以我可不想当什么英雄。  

    我突然意识到一切的生者都敌不过死者,而我既不是生者,也不是死者,我只是一个在满是活人的世界里活着的死人。

   我再也受不了人们的冷嘲热讽了。

   我再也受不了小巷里的孩子朝我扔的臭鸡蛋了。

   我开始尝试自杀了,可是我发现自己没有那个本事。

   我发现自己既不想生,也不想死。

   电线杆上的寒鸦嘎嘎的叫着,我抓起几个石子往那上面扔过去,于是那群乌鸦便全朝麦田里飞了去。黄昏的晚风带着麦子的清香朝我扑来,吹起了我好几个月没有剪过的长发,路旁的黑狗对着我汪汪地吠叫,我便朝他们也扔去了石子,霎时间,他们就跑没了影。昏黄的天宇使我想起了埃德蒙森的死,克里斯蒂娜的死,弗兰克的死,以及那个老婆婆的死,他们死在了宽宽的小河上,死在了荆棘满地的树林里,死在了满是麦子的的田野里,死在了昏暗的房子里,那我呢?我问了我自己我会死在哪。

   突然,我踩到了一颗圆溜溜的石子,我径直地朝后面摔了出去,突然的失重感起先使我感到了莫名的快乐,但我马上意识到我的死亡来临了,上帝的身影矗立在我的面前,我当时就想,是上帝来救赎我了。可当我倒地时,我才发现,我只不过是屁股硌了点血。

   远处的小孩看着远处的我喊着:“快看!快看!有个老婆婆摔倒了!”

   我望着上帝的背影,耳边的晚风轻轻吹来,我清楚地听见上帝在说:“这是对你的惩罚。”

   我那时候就是痴痴地笑着,暗暗的天空下起了小雨,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下去,就如同我当初投降时想的那样。

   就这样,上帝从此连无聊的妄想都未曾让我拥有过,在往后的岁月里,我只能孤独地经受着上帝的惩罚。

   很遗憾,我既不是生者,也不是死者。


评论(28)

王占黑
评分
88
写得很好 零余人的处境和心理逼真细腻 几个片段的时间跨度蛮大 如何用变化的语言展现不同时期人的变化 可以再斟酌一下

何天平
评分
90
写作难度不小,作为初中生的作者表现得也不错。

翟业军
评分
86
芜杂了点

王晶琳
评分
84
故事讲述的衔接性还是弱了,显得杂乱,但整体看,初中生有这样的架构和文笔不容易。提升讲述故事的能力,与思想和文笔匹配,作品会更好看。

金竹
评分
87
能完成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强了,有扎实的叙述功底,可以尝试拓宽题材。

于文
评分
87
故事很好,要调整详略,加强故事的节奏感

疯丢子
评分
85
我发现我又投降了这一句很有趣。 总体来讲,人物是鲜活的,并且在性格上力求现实。 那么换个角度看,这个经历就有一点过于理想化了。既然设定了市场花园行动,那么作为二战末期这个时间段在描述上是不是应该更有点硝烟味。

朱婧
评分
87
舍弃一切也要争取求生,最后变成了走向“既不是生者,也不是死者”的炼狱的旅程。求生的路途上不断舍弃的,是生而为人的珍贵的部分。有无情冷看,也有洞悉冷清。

张引墨
评分
86
作者讲述了一个战俘的故事和命运,无论怎样,对战争对人类的残害进行深刻反省,都有益于现在人类的美好生活。
总分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