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白鸽

stevenxuannew 发表于 2020-08-19 23:58:53   阅读次数: 23


    人生的列车岂止一站,我们会沿着各自的方向开往不同的地方。

——题记

邻居赵叔是个“窝份儿”,跟我们同住在一个四合院里,他在二楼的天台上用木板搭了一个棚子,棚子刚好卡着院子边上的一颗泡桐树,里面养着一窝又一窝洁白的鸽子。

每天放学时都能看到他提着那只绿色的编织袋,里面装着鼓鼓的鸽食,一阵“嗡嗡嗡嗡”鸽哨之后,那一群鸽子扑楞着从蔚蓝的天空滑下来,于是他忙着招呼着它们进食。

这个四合院位于鼓楼附近的一条小胡同,抬头就能看到那钟红色的鼓楼和灰白色的钟楼。

我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里的,小小的胡同承载着整个的童年,只记得离开北京的时候,蔚蓝的天空下,阳光暖暖地照在大地上,那一群鸽子犹如一匹流动的朝霞在空中舞动,霎时又消失在这古老胡同的尽头。

1.

窗帘没拉上的细缝照进了一道斜斜的阳光,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外面传来母亲“快点起床吃饭了”的唤声,我边穿衣服边漫不经心地应着,外面那声音才没了下去。

我草草地吃完早饭,就匆匆地往学校赶去。

学校就在胡同的东头,胡同的过道用青色的石板平铺而成,两旁的店铺早上都会吆喝着卖一些油条、豆浆,常常会见到那几位老奶奶坐在自家院子门口,一边看着路过的行人一边拉家常,还有几位老爷爷常常在胡同健身广场的石桌上,摆下棋子,车来炮往地对弈。有时候,小商贩们的三轮车也会把路堵得水泄不通。

踩着青石板路,平常会跑着跳着去学校的我,今天却渐渐慢下了脚步。

2.

“今天过去,你们就要正式告别稚嫩的自己了。”

这句话我听了无数遍,自然也想了无数遍,就连在写寄语时,也会咬着笔头去思考,可每次都无法接受,最后落在纸上的也只有寥寥几字的客套话罢了。

我沉默地走着,眼前的风景渐渐地失去了色彩。

3.

我看着依旧热闹的礼堂,自己却显得有点失落,招呼着班里的一众人群排好队形,准备着大家的最后一张合影。

“茄子… …”

我咧开嘴,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还尽力将自己的八颗牙齿都露出来,我觉得自己笑得很漂亮,可直到后来拿到照片才觉得自己笑出了一种“苦大仇深”的感觉。

主持人走上台,用激昂的语气宣布:

“同学们,祝贺你们毕业了!”

无数张彩色纸屑开始从礼堂上方飘落下来,大家欢呼着、笑着、哭着。

仪式结束后,我收到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张寄语,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以梦为马,不负韶华”八个大字,就当是给自己一份祝福吧,我想着。

4.

走到校门外,迎面走来一个微胖的女声,自己瞬时觉着眼泪从眼眶里溢出,而她却居然微笑了起来。

那个女生叫H,是我从一年级时就认识的朋友了。虽然平时没少拌嘴,但友谊却丝毫没有变质。

我曾问她毕业时会不会难过,她笑了笑,用很俏皮的音调说道:“肯定不会的呀,我应该会很开心的吧,因为到时候看到泪流满面的你,我一定会狂笑不止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生气地要跟H绝交,她这才认真地向我解释道:“其实是因为我不认为毕业就是终点。”

这个问题顿时变得沉重起来,沉重到空气瞬间安静下来,似乎窗外的游云也停下了脚步,树上的知了也停止了歌唱。

我绞尽脑汁,却没懂H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一定要来找我玩啊!这是约定好了的!”我的哭声依然没有停止。她似乎被强烈袭来的盐分所刺激,竟也不住的抽泣起来,“一…一定!”

我走着,每一个脚步都拖得很长,虽然脸上还有没流干的泪,可还是有新的泪水从眼眶向外奔涌。

打开家门,里面坐了两个不该在这时出现的熟悉身影。

“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是这样的,”爸爸开口说道,“我们今天晚上就要离开北京了。”

“什么?你们都没有跟我说过!”

“我们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妈妈看着我说,“妈知道你不舍得,但这件事情已经无法再扭转了。对了,那边有一袋你小时候的玩具,咱们肯定带不走,待会儿送到你赵叔叔家吧,他家不是有个小妹妹吗?”

我点点头,默默地拿起袋子朝赵叔家走去。

5.

几阵叩门声响过,屋里没人应答,那他应该是在天台上喂鸽子吧,我想着,便对着天台喊道:“赵叔,你在吗?”

“哎,在的在的,是小周吗?你等会啊,我马上就下去。”

一盏茶的功夫,赵叔出现在楼下。我把手中的袋子交给他,

“赵叔,我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这是我小时候的玩具,给小妹妹的。”

“啥?丫头,你今天要走了?”

“是的。”

“哎呦,那以后你还来北京吗?”

“我妈说不回来了。”

“哎哟,那行吧。走的路上注意安全。”

6.

一群白鸽掠过天空,像是在跟我道别。天空渐渐由蓝变红,像是一个沙漏,开始倒数我留在北京最后的时间。

就这样,我一直趴在窗边,看着这个我所热爱的城市,看着这个我当作家的城市。这些一成不变的,甚至无聊的景色,现在看来仿佛都变得充满生机与活力。我极目望着,想把这一切的一切都留到我的回忆里。

“唉,我们走吧。”

7.

碧空如洗,斑驳的树影投射在地上。

铃声响起,我拿起电话,里面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嘿,我来杭州找你玩了!”

评论(0)

陈楸帆
评分
70
将白鸽与离别作为类比,情感真挚,在“人”上着墨颇多,对于动物反倒是一笔略过。

毛尖
评分
70
没有真正的校园生活。一些感慨而已。

毕飞宇
评分
78
题为“白鸽”,其在文章中似将之写成一背景线索,又似将之写成一象征性物象符号,但又都似是而非,缺乏主题开掘。
总分 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