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回忆猫

血落枫叶 发表于 2020-08-19 20:35:58   阅读次数: 5

  “现在是晚上七点整。校门即将关闭,晚自习将于十分钟后开始。请还没到达教室的同学尽快到达教室静候老师。”机械的女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校园。昏暗的路灯和街上流动的车灯将黑暗稀释成一团可视的黑雾。晚自习的铃声将我从篮球场拖回了教室。灰白的墙上的挂钟“滴答”作响,空调有气无力地吹着不冷不热的风。水笔在纸张上沙沙作响,窗外飞过一群乌鸦,留下几声不祥的啼叫。

    又是一个无聊的晚自习。

  “老K,刚才打球你怎么不去啊?”我用胳膊顶了顶同桌,并装模作样地拿出一本书放在桌上,应付一下过路检查的值周老师。

  “大哥,要考试了,你还有心情打球?”老K盯着我的满头大汗一脸嫌弃地抽出一张纸巾。我想也是,中考在即。一切不努力的人都该为了以后的生计拼一把,除了我以外大概也不会有人闲到去打场篮球。或许有,那也是和我一样对“考个好高中”不抱任何期望的孤魂或是野鬼。

  “下节课是不是潘叔的课?”我也不期待老K能回答我,现在是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时候,谁都不愿意浪费自己为数不多的“金子”。“潘叔”是我校著名的“鸡汤熬制者”,妥妥的人生导师。每当他开始长篇大论的鸡汤时,瞌睡虫定会啃光我所有的思绪。当我的大脑终于变得空白时,课桌上的口水一定成为了某条知名的瀑布。

    不出所料,潘叔带着他的鸡汤,准时来了。全班同学不得不每人一个“碗”,喝他的还算完美的人生鸡汤。他必须要我们都喝到打饱嗝为止才会让我们去做手头上的事情。在班级中多数和我一样,比起喝鸡汤更愿意用这段时间来喂我已经养得好肥的“瞌睡虫”。

  趴在带有“木香气”的课桌上“呼,呼,呼……”

 

 

     那不算是一个香甜的梦。在梦里,一片的白色。在远处的小溪边竖立着一座庄严的神社,神社上飘着几朵孤单的白云。在神社的门前停着一群雪白的鸽子,红色的眼睛定定的望着我。是我的错觉?为什么感觉那红色的眼睛好像要滴出血泪来。看着那一群鸽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席卷了我的全身。

    远处的小山丘上站着一个不算很高的身影。在淡淡的夕阳下,它手里的乐器闪着金黄色的光。我将脖子伸长得和乌龟似的,却还是看了个大概。想奔走过去看看,但我惊奇地发现不论我如何努力,都只是徒劳地原地踏步。

   “嘟嘟嘟——嘟——嘟嘟……”由远及近的低沉号声被晚风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忧伤。号声极具感染力,像是要吹到我的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在号声里,我似乎看到了自己在梦里都要念叨着的故乡,还有哪些阴阳相隔的老人们。他们还是离开时的模样,美好且安详。音乐的极致就是能有画面感,我希望那号声永远不要停,能让我和他们多呆一会儿。

 

 

   “喂,醒醒,醒醒。”我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就是老K的国字脸。

   “啊?”我感觉眼里进了沙子一样疼,嘴唇上挂着一滴液体,我将它吸入口中,一股咸涩味。虽然不敢相信,那的确是泪水。

   “你听见了吗?”

   “啥?”

   “你仔细听,窗外好似有萨克斯的声音。”

   我看看窗外,树的影子在惨淡的月光下张牙舞爪的舞动着。竖起耳朵,从远处传来了很轻很轻的乐器声。我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那号声与我在梦中听到的有着极高的相似程度。鸡汤还在继续,但是那萨克斯的声音已经将我的耳朵填满,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开始了,那个美丽的故乡又隐约浮现在我的眼前。像是一层纱,轻飘飘的。我伸出手触摸,却穿透了那层美丽的薄纱,这让我的内心有几分失落。

   “你们都给我看讲台!在干嘛?”

     一声穿透力十足的吼叫将我从美妙的萨克斯演奏中拉回闷热的教室。已有十几人和我一样回神重新拿起“碗”准备继续喝我们的鸡汤。却还是有一大半的人死死盯着窗外,还有好几个偷偷拿衣袖擦着自己的眼角。我敢断定,那绝不是一般的萨克斯。虽然我是唯物主义者,但由不得我不相信那声音中多多少少应该涵盖一些魔法的成分。在看老K,他的反应让我十分意外。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感觉就是一个大人的模样,不苟言笑的那种。现在却听了那神秘的萨克斯后眼镜上全都是朦胧的雾气,不必怀疑,在那朦胧的雾气下定藏着一双通红的眼睛。

    潘叔似乎也意识到了大家的不对劲,出了教室门。探出头,看到的却是面面相觑的各个自习室的老师。

    校长临时下令取消今晚的晚自习。

 

      奇怪的晚自习后的第二天,校园里盛传着一个故事。“在学校的附近,有一个外国来的萨克斯艺术家。他的萨克斯是中过西方巫师诅咒的乐器,一旦吹起,就会看到自己已故的亲人还有自己内心最想念的东西。”

     这样的故事我本是该置之不理的,但是经历了昨晚的“故人重逢”后,我觉得那谣言也未必不是完全不可信的。

  “老K,昨晚你看到什么了?”忽然记起老K雾蒙蒙的眼镜,就很好奇。“你感觉咋样?”

  “看到了什么我不会说的,但是应该和你差不多。那感觉确实棒极了,就像是曾经犯了一个不可弥补的错误,如今却可以获得改过自新的机会一样。”

老K的话太悲伤,也太深奥。我问他听说了校园传说了没?

   “听说了,我是唯物主义者,但不否认有一个很会吹萨克斯的演奏家的可能。”我本期望能在老K那里听到什么浪漫的回答,果然还是不能期望一个长着国字脸的眼镜男有什么浪漫的回答。

我和老K不同,我却相信着,它和我的奇怪的梦定有着什么关系。

 

    时间又到了晚自习。大家似乎都在期待着什么,一齐看着窗外安静地聆听着。果然,晚自习刚开始不到五分钟,萨克斯的声音又一次席卷了我们的所有情绪。这次的力度比上次强太多了,连老师们都不能逃离。一个个都如同被抽走了灵魂,无神地望着昏暗的天空。这次不得不相信了,那号声定有什么魔法。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既美丽又危险的。不觉间,我的眼睛已开始朦胧。一些曾经的事逐渐占据了我的大脑,有些让我开心,有些让我后悔。我知道我自己在哭哭笑笑,但那是我无法控制的。我知道不能被它迷住,但就像是一只徘徊在猪笼草附近的昆虫,本能告诉我那是极其危险的,却还是抵挡不住那香甜的诱惑。

 

    我拼了命地掐自己,让我回过神。

    我惊呆了。在操场上!它在操场上!

    哪有什么音乐家,吹萨克斯的居然是一只黑白相间的花猫。我目瞪口呆,感觉我的灵魂收到了抨击。那神情,简直比帕瓦罗蒂还生动。猫爪子上下翻飞,按动着一排排的按键。一条彩色的类似于丝带状的东西从萨克斯口子处飘了出来,那是一条彩色的丝带。丝带上编织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有一群和蔼可亲的老奶奶老爷爷;一座又一座房子,茅草屋,石头屋,红瓦白墙的屋子;还有一个有一个的小朋友,我认出来了老K。小时候的他躺在一个胖胖的老奶奶膝盖上大口啃着西瓜,表情十分享受。

    那玩意绝对不是世间应该存在的东西!

 

 

    站在操场上,我的双腿发抖。我不敢确定那萨克斯还有什么魔力,但我必须阻止。

    逝去的就是逝去的,犯过的错误将永远无法弥补。

我的内心也挣扎。曾经,极其厌恶我的故乡,还有故乡的人。我觉得那里的人们穿的又土,在村子里还没有网络。到了里面就相当于与世隔绝,谁都别想找到你。但是后来啊,望着高高的天,走了长长的路。初次尝试到了生活的不容易和各种各样的压力让我开始怀念那个无忧无虑的世外桃源。我尝试着抽出时间回去看看,却因为学业和各种各样的原因一推再推。爷爷奶奶相继去世,故乡也被政府征用了。我从此失去了我内心的一角,人的心是靠着一片又一片的碎片拼凑起来的。如今它缺失了一角,从此再无复原的可能。有的时候犯了一个错,你拼命想要去弥补,到头来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一切都是徒劳。

     在那只猫的萨克斯里,缓缓流淌着金色的回忆。回头看,校园已被那金色的回忆笼罩而闪闪发光。

     看向教室。潘叔泪光闪闪地小口抿着茶;老K抱着自己的课桌大声叫唤着什么;同学们都哭哭笑笑,显得非常神经质。他们都沉浸在了回忆猫制造的虚幻回忆中。

    我双腿一软,跪倒在了操场上。我想“就这样一直待在回忆里也不错。”

就在我准备闭上双眼打算好好享受时,我看到在我面前,那只花猫定定地看着我。

 “你后悔?”

    在此刻我已经丝毫不惊奇为何猫能说话。

  “嗯。”

  “人,就是这样一种失去才后悔的动物。回忆很美吧?”

  “嗯。”

  “想和自己的亲人活在过去吗?”

  “……”

 

    良久的沉默……

 

   “不,奶奶和我讲。人只能活在未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记得又一次考试失利,就因为犯了一个因为粗心的错误导致我不能参加那年的奥数竞赛。回到家,我大哭大闹,如同龙卷风般向着她发泄。她却是和我就是语重心长地讲的这一段话。小学都没上过的奶奶能悟出这样的道理全靠这生活的沉淀。至于我为何会记住这段话,那就要归功于奶奶给我的奶糖还有安安静静地由大蒲扇制造的“夏日微风”。我抬起泪水汪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这只花猫。

    人难道可以放弃未来,活在过去吗?

  “你确定?我给你机会了,你不珍惜,你将永远回不到过去。”花猫用极富有诱惑力的语气诱惑着我。

“就算你不想回去,你看看你的同学们。不要说他们,连你们最尊敬的老师都怀念过去。看看那美妙的样子,真让人享受。”

大家在花猫的节拍下跟着跳着舞,扭着胯,一脸的欢脱。

 

 

   “回忆纵然美好。但回忆美好的点就在于回忆是根本回不去的。一个人的回忆倘若没有犯过错误,那便是一个无味的,毫无价值的回忆。虽然我很后悔我之前做出的一些决定,那是裂缝。有了裂缝,光才照得进来,才能继续照耀我们继续向前。”我不知道我哪里来的文采,像极了是脱口而出的话。回到过去什么的,在动画里出现出现就够了。要是真的拿到现实里,我选择和我仅存的温存活在未来。

      我奋力扑向那只肥胖的花猫,抢夺它的萨克斯……

 

 

      “喂,醒醒。潘叔叫你回答问题呢!”老K在一旁摇醒了我。

       抬起头,我看见自己还是在熟悉的教室熟悉的座位。 一脸严肃的老K,还有那一桌哗哗流淌的口水,我确定,我又做了一个梦,还是一个金光闪闪的梦。可又那么真实,抢夺萨克斯成功后花猫的狰狞表情我都历历在目,被花猫抓伤的右脸颊还有隐隐的疼痛。管他呢,眼下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让我脱离问题回答不出的窘境,我求助般地看着老K……

 

 

        现在是晚上七点整,又开始了一天一度的晚自习。

        在操场草坪底下一只萨克斯开始了隐隐地作响。

     “嘟嘟嘟——嘟——嘟嘟……”


评论(0)

陈楸帆
评分
82
以梦为框架借助童话去传达对故人的回忆与思念,情感细腻真挚,但似乎将花猫替换为其他动物也没问题,没有挖掘出动物特质与主题之间更深的联系。

毛尖
评分
80
想法文笔都不错,但感情的收和藏,还不够老练。梦的构造也过于常见。

毕飞宇
评分
80
从一个现实生活片断出生,穿插着幻境,试图用虚实相的魔幻手法表现主题,但是终究以虚构为基础,最终写得不知所云。
总分 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