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狐狸

局部的真理 发表于 2020-08-19 23:17:15   阅读次数: 7

  “我们欧阳校长聘请了那只火狐狸当图书管理员。”同桌夸张得有些手舞足蹈。

“就是那只常来我们班级蹭课的火狐狸?”

“去图书馆看看。”同学们嘻笑着。

“校长一定会后悔的。”穿着防爆背心的门卫大福不以为然,他一直想让她不识字的老婆去当图书馆管理员,而不是在食堂洗那些油腻腻的碗筷。

“事实上,我觉得让那只狐狸当管理员没有什么不好,只要它胜任这个工作的话。”有人问我意见的时候,我说。

一进图书馆,发现今天爆满了,应该都是为了来看看这新来的图书管理员。

“怎么让一只狐狸来管理图书馆。”我低声询问欧阳校长。

“校门口的招聘启事贴出去好久了,都没有合适的人选。它来我办公室恳求我好几次啦。何况它要求的工资只要别人的三分之一。我告诉它一个月试用期。”

穿着蓝色校工服的火狐狸正在工作,这校工服对于它来说太长,显得有点滑稽,它还是一丝不苟地扣上了每个纽扣。

人很多,狐狸虽然忙,还是有条不紊的拿书,归放原位。够不着的地方,它便跳到凳子上拿。

调皮的学生,把草稿纸一角撕下,趁狐狸转过身子找书的时候,把纸团扔到它衣服下的大尾巴上,在后面挤眉弄眼。

火狐狸好象没有查觉到学生的调皮行为,还是正常的神态,以一种低低的声音说道:“你要的书。”

这一切,在不远处观察的欧阳校长都看在眼里,松了一口气。

“当图书管理员有什么感觉?”借书的学生终于安静了下来,我走近它,低声打招呼。

它正在册子整理书目汇总,抬头看见了我,高兴地回答:“哦,同学,是你啊。很好,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我很高兴它认出了我。

我们学校座落在雅加原始森林附近,当初大雨中学的校董们把校址选在这里,就是看上了这里的环境清幽,空气清新,远离人间烟火,认为有益于学生的身心健康。大雨中学以校风严厉著称,当然学校的成绩也非常好,每年的升学率稳居第一。

这只火狐狸便是我们学校的常客,经常戴着一顶捡来的别人丢弃的鸭舌帽,帽沿压得低低的,混在教室后面听课。它爱学习的劲头比我们任何一个学生都要足呢,也因为此,校长和老师都默许了它来学校蹭课,学生们也算是持欢迎的态度。

但现在是正儿八经地在学校工作,就有点不一样了。

“这可不比你坐在我后面上一节文学课,或者让我教一道数学题那样那么简单。”我为它感到担忧,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出来。

“你看我这里虽然忙了点,但我还是能应付得过来。我相信没过几天就能完全适应啦。我的工作只需要拿一下书,下班后把书给整理归拉,打扫一下图书室,这些活比较轻松,校长允许其它时间可以看看书。”它乐观的样子我感染了我。

“好吧,那有事让我帮忙的话尽管说。”有人来还书了,我离开。

之后的一个星期,因为要考一门让我头痛的物理,我没日没夜地背书,都没有去图书室。从考场里出来,突然想起找火狐狸聊聊。

我走进图书室,图书室的人还挺多。

“嗨。好久不见。想看什么书吗?””它抬头看见了我。

“就想找你聊聊。不错嘛,似乎你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工作。”我坐在它的工作台前问。

“还好吧,我很高兴这些同学都接纳了我。”狐狸递了一把脆脆的甜枣子给我,眼睛眯成一条线,看得出它很开心。

“你正写信?”我看它拿着蘸了墨水的水笔。

“对,我正准备抽空给我母亲写封信。再过半个月就是森林历冬眠季了,它本来要在这个时候去拜访我舅舅一家,我准备让猴子帮我递信给她,让她先抽空到学校来看看我。”

“你怕母亲担心,想消除她的顾虑?”

“对。她以前一直劝我做个森林导游的工作就可以,我母亲不想我混到人类中间。”它不好意思地笑笑。

“她担心什么?”                 

“也许怕我在这里不能完全被接纳吧。”它以微笑目光带着询问看着我。

“这淡蓝色的信纸很漂亮。”我也笑着望着它。

“对,这是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叫春奇的学生送给我的。我刚帮他解了一道很难的几何题。他说这次数学考试差点不及格。”它笑着说。

“那不打扰你了,继续写信吧。”我坐到角落里写作业去了。没告诉他春奇因为考试作弊被学校通报批评的事情。

一个月时间未到,但火狐狸到图书馆当管理员的事情,传播得很快,也引起了教育当局的注意,局长对此举大为赞赏,教育日报头版刊登并大大赞赏我们与森林动物和谐相处、亲密无间的举动。

一直以来,外间充斥着我们学校的是地狱式管理,所以才出的好成绩的传言。现在报纸新闻一出,舆论又一边倒了,社会上对我们学校的评价也变得好了很多。校董们自然开心了。

校长很高兴,在开晨会也传达了这种精神,我们做操的时候,发现躲在操场上大榉树里的猴子们也站在榉树上模仿我们做操。

一切似乎都那么和谐。

可在狐狸的试用期满之前,发生了一件事情。

“校长办公室失窃。”那天,大福到处跟人说这事,他是门卫,也是保安,这事照理说归他管。

因为校长下班后忘了把办公室的门给锁好,办公室第二个抽屉里锁着的这个月的全校伙食费被拿走了,抽屉里只剩几个硬币。学校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失窃事件,这可是大丑闻。学校全体教职工被召集到会议室开会,做为学生会主席,我也参加了会议。

“我是目击者,失窃案发生的那天晚上,我曾经看到狐狸从办公室里出来。”大福马上向校长报告说。

“我……我没有偷钱。”坐在一角的火狐狸站了起来,众目睽睽下,脸涨得通红。

“你真的偷偷进了我的办公室?”校长严肃地问狐狸,眼神满是失望。

“是的。”狐狸马上低头承认了,众人愕然。

“我说嘛,绝对没看错。”大福满脸得意,大约是上任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有成就感。

“我没有偷钱。我就是拿走了欧阳校长一封要寄出去的信。”狐狸辩解。

“是哪一封信?信呢?”校长问。

“信被我弄丢了。”狐狸低声说。

“那钱呢。”

“我对天发誓,钱我真的没有拿。”狐狸激动地叫道。

“这是我见过的最没有创意的狡辩了。”大福冷笑道。

接着,几个校领导轮番对狐狸进行审问,结果还是问不出来,搜查了他的宿舍,也没有找到。

大福强烈建议报警,校长不同意,大概是怕影响太大,最后大家商议之下,只好把狐狸暂时关押起来。

“欧阳校长,要不我们查看一下信件,有没有真的少了信。”我说。

在我的提醒下,大家到了校长办公室,翻出那一撂信件。

校长翻了几遍后说:“是少了一封信,是寄给一个叫春奇的学生的家长的。这学生考试作弊,严重违纪,我写了信准备约谈他家长。”

“那有没有可能,狐狸真的只是想拿走这封信呢。我记得它曾经给这个叫春奇的学生讲过题目,他们应该认识,或者应该叫春奇过来问一问。”我提议,我承认心底还是愿意相信狐狸的。

春奇很快被叫来了,他来到校长室,一开始他并不承认自己和狐狸熟稔。我提醒他,狐狸上次写给它妈妈的信,用的正是他送的淡蓝色的信纸。他才承认自己忘记了这回事了。

“但是我没有让他做什么啊。”春奇一脸无辜。

“这信的内容是写你上次在考试的时候作弊的情况,写信是准备约谈你的家长。”我说。

“也许他拿了钱后,随手拿到了这封信作为掩饰。”春奇涨红了脸,但是依旧还是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也没有指使狐狸去办公室偷东西。

“这位同学好机灵,提醒了我们。好狡猾的狐狸,偷了钱,故意拿走一封信,想用障眼法蒙蔽我们。”大福赞叹道。

春奇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狐狸写信的时候,好象跟他妈妈写道,自己很快会就有钱了。”

“太好了,那现在证据明显了。”大福脸上是福尔摩斯破案后的欣喜。

 “校长,我觉得事情也许还有内情,要不容我单独见一次狐狸。”我对狐狸还是信任的,它那么地想融入我们人类的狐狸,对工资也不在乎。而且只要再过一天,他的试用期就满了,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来到关押狐狸的小房间,它正神情萎靡地蜷缩在墙角的一条凳子上。看到我进来,它站了起来,眼神里有期待。

“听着,伙计。我可以相信你没偷钱,但你能不能把我的疑问解开?”我坐在他对面。

“看来,他们还是认为我拿了钱。”

“但是你确实去了校长室了啊。”

“是的,我去过。”它抱着头说。

“我们问过春奇,他说从未指使过你,也不知道你去校长室拿信的事情。并指证你写信给你母亲的时候,提到过你很快会就会有钱了,是这样的吗?”我问。

听了我的话,狐狸重又蜷缩在凳子上,抱着头。我看他浑身有点发抖,问它是否有点冷。

“还好。”十几秒后他缓缓抬起头,开口了,“谢谢你相信我,我真没有偷钱,我信中提到即将有钱了,是因为我下个月如果被正式录用,就会有工资了。”

“那你要有合理的理由去解释你为什么出现在校长办公室。”

他低头不语,再次陷入了沉默。

 “朋友,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让我从这里逃出去。我不想这事情闹大,也不想被我母亲知道这件事情。”说这些的时候,我发现狐狸已经泪流满面。

“我们是朋友,但我也有原则。除非你讲出来证据让我相信你确实是无辜的。”我狠心拒绝。

良久,他抬头,吐了一口气。

“好吧,我告诉你,但你答应不用把这事说出去。说出去了,大雨中学的校规这么严格,那孩子恐怕要被勒令退学了。”

“好。”我说。

接着,狐狸告诉我,因为考试作弊,校长要写信给春奇家长到学校约谈的事情,春奇早已经知道了,他一直担心这事,很多次在图书室和狐狸提起过。难得有学生愿意跟他谈心事,狐狸当然心里也很开心。

那天晚上,他正准备关灯下班,春奇来找他,说发现校长室的门未关,请求他帮忙偷出那封信。

“校长发现了怎么办?”狐狸有点担心。

“办公桌上有几十封信,校长明天会交给校工去寄,他是不会发现少一封的。”春奇说。

于是狐狸就偷偷跑到办公室,借着月光,找到了那封信,偷拿了出来。

“那孩子跟我说,以后会好好学习,他说他母亲有心脏病,怕看到信会气坏了。”狐狸解释。

“你帮他隐瞒,他却将罪名往你身上推。”我生气地说。

“唉……”狐狸叹气。

“但那不见了的钱还是得不到合理的解释。”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进办公室拿信的时候,第二个抽屉根本没上锁,就是打开的。”

“你确定。”

“确定,因为办公桌就在窗边,那半开的抽屉里,有一个硬币被月亮照得发亮。”

“这么说,有人在你去拿信之前进过办公室。”

“也许吧。但我知道我讲的一切都没有证据。我拿到信后,带上门,把信交给了那孩子。其它什么也没做。”狐狸说。

“当时把信给他的时候,还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哦,当时春奇的手好象被什么东西划伤了,大拇指上流了血。”

“但现场并没有留下什么血迹,这个细节似乎也没有意义。”我说。

假设春奇发现校长办公室门开着,撬开了抽屉,拿了钱,然后让狐狸去一趟办公室,造成狐狸是小偷的假像。但是目前也找不到证据证明春奇去过办公室。

“你跟我讲讲吧,为什么想到学校来工作。”我说。

“你记得我偷偷到你们课堂上课的事情吗?我回去告诉我的朋友们,它们一开始都不信,它们对人类一直有戒心,我是森林里第一个融入人类生活的。”它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所以,现在,你想要离开了?”

“我真该听妈妈的话,留在森林里,当一个导游。”

“这是备用钥匙,现在人多,晚上你自己离开。”我把钥匙递给它,然后走了出去。

那晚,站在宿舍窗口,看着狐狸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下密林中,我落下了眼泪。

第二天,大家发现狐狸不见了,大福当然是嚷得最凶的一个。但因为有过以前的正面宣传,校长怕再产生负面新闻,和校领导开过会,决定不再追究此事。

晨会上,几只猴子突然从树上蹿了下来,在榉树树根下刨起土来。我们惊呆了,一会儿,露出了一个包裹,我们把小包裹交给校长。打开后,里面是正是那丢失的钱,钱币上沾有干了的血迹。

我悲愤地大声提议:“验一下纸币上的血迹是谁的?这桩失窃案就可以水落石出了。我相信,狐狸蒙受了不白之冤的。”

不出所料,春奇慌乱中向校长承认:自己偷偷去办公室拿了钱,再让狐狸去拿的信。而那血迹,是用铁片刨土藏钱的时候,手在黑暗中被划破而留下的。

这桩事情真相大白之后,大雨中学依旧书声琅琅,但不论是阳光晴好,还是细雨迷蒙的时节,再也没有动物来学校拜访了,榉树上的猴子也搬了家。

校长重新在门口贴了一张大大的招聘广告——招聘图书员。下面还备注着:尤其欢迎动物朋友来应聘。

大雨中学的学生们,一直在盼望着,某个清新的雨后,或者会有一只黑熊来敲门:“您好,我是来应聘的。”

 

 

 

 

 

 

 

 

 

 

 

 

 

 

 

 

 

 

 

 

 

 

 

 

 

 

 

 

 


评论(0)

陈楸帆
评分
95
故事曲折动人,寓意深刻,丝丝入扣,细节之处亦有妙笔——“被月亮照亮的硬币”,充分展现了写作者对人与社会的观察与思考。

毛尖
评分
93
清新有趣。胜在自然。

毕飞宇
评分
90
本文似乎是一称童话,或动物小说——作为“小说”有情节完整曲折,人物生动;但是,文中角色虽然都是动物名称,但是将这些动物名称换成“张三”“李四”“王二”,似乎也行——并没写出“动物性”。所以作为竞赛作文,并不算完全切题。
总分 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