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恶犬

丸子会飞喔 发表于 2020-08-19 19:26:45   阅读次数: 5

《恶犬》

“方舟,你还记得我吗”

“你现在身处何方”

 

1

    暮色透过残缺的树影洋洋洒洒地倾落了下来,沈纨忽地感到一阵玻璃杯被葡萄汁灌满的充实感。但是甜腻又热。

今天的作业很多,她想她似乎是没时间去感慨自己心里这点傻逼的文青念想了。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把桌上桌里的东西全部囫囵地扫进包里,书页碰撞的闷响里还夹杂着几声金属脆响。

她就走在路旁,暮色还没暗透。夏天的风简直温暖极了,虽然她脑门上全部都是黏腻的汗液。

忽地升起一股火气。

大概是因为风里还夹杂着三三两两的学生所发出的三三两两的“叽喳”声,那些惊讶杂糅着兴奋的模样无论怎么看都是不太光彩的。“诶诶诶,你知道五班的方舟他……”“咋了”“不是,这你都不知道”旁边忽然插进一道女声,让沈纨微微皱起了眉头。倒也不是她想偷听人家讲话,只是女孩们即使努力压着嗓子,每句话还是如此清楚。

沈纨其实和方舟不熟。

沈纨其实挺喜欢方舟的。她对于学生间的八卦不可置否,方舟就是那样的。但是她在这件事上似乎有些固执,正如她没办法理解女生打架要扯头发一样。

 

沈纨躺在家里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上吊着的灯,觉得胃里有些空荡。但打开冰箱发现只有棵烂白菜,晚饭大概是没什么着落了。她面无表情地关上冰箱门,套了件外套,又从玄关柜子里抓了把零钱就出门了。身上还隐隐作痛,说真的,那几个女孩子看起来挺乖的,打起架来倒是挺重的。沈纨笑了笑,知道还是因为自己冲动了。

路灯的光很暗。

沈纨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她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很喜欢走这条路。路的起点她不知道,哪里都能是起点,路的终点却只有一个,是一所看起来进去了就出不来的小宾馆。她以前看见方舟带染着奇怪颜色头发的女孩来这儿开房,学生开房听起来有点惊奇。不过沈纨知道,方舟就是那样的。

是不是和传闻中的那样很多次她不知道,她只见过一次,她就相信只有一次。不过这也没什么区别了,做过就是做过了。沈纨不觉得很难过,她只期待有一天,她也能和方舟走一次这条路。也许从另一个起点开始。

2

沈纨的成绩不大好,再加上人也不是很安分,所以老师都不很喜欢她。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成绩不好。她其实觉得要是人还过的很憋屈那她就真的是太亏了,她需要快乐,没人喜欢她她也能很快乐的快乐。

如果不能像家犬一样安适,那就像野狗一样撒欢吧。

每一天每一天就这么过去。

 

那也许是个拙劣的一见钟情,沈纨就是单纯觉得方舟在小巷子里抽烟的样子很帅,打球和打人的样子很帅,人也很帅。对于方舟的一切她都不愿意细想,想想总觉得一股悲伤,没什么来由的。

方舟于她大概很重要。

她于方舟大概是算不上点头之交。

 

真正让他们认识的可能是学校外的一条野狗,很凶很凶的狗,总在那一片晃荡。学生们都很害怕它,也很讨厌它,说来也奇怪,这狗竟也这么多年没被抓住。

大家都很怕狗会咬人,其实沈纨知道它不会的,又或许自己看起来也像条狗,所以她其实还挺喜欢它的。

那天沈纨带了些吃的顺路去找狗,狗身上又多了些伤,大约是人为的。沈纨倒觉得没什么,如果换作一条好看娇贵的品种狗她还会觉得有些可惜,甚至有些愤怒也说不定。不过眼前这只慢慢吞吞进食的是只野狗,只是只野狗而已。它自己也许都不觉得有多痛有多难过,反正也是,畜牲怎么会难过呢。打不过人家,就跑嘛。

沈纨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一只手,挺好看的手。不过沈纨确信,这人如果是想摸狗,一定会被咬。她维持着蹲着的动作,等待着血案的发生。

不过没有,事实上,这只蠢狗被摸的挺舒服的。沈纨心里略略觉得有些讶异。

“狗东西”

世界上就是有巧合,当方舟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烟吧嗒一下往沈纨脑袋上掉一块灰的时候,沈纨是这么想的。

沈纨心里倒没什么面见暗恋对象的兴奋。

“傻逼”沈纨是真的想骂。

“?”方舟是真的觉得很迷惑,大概还是沉浸在“不是好鸟”光环被无视后的玄幻状态。他把想起身离开的沈纨又拉了回来。

她被拽地晃了晃,忽然有点晕,又有一股火气升起。

“怎么想打架?狗东西”方舟存心吓唬她,虽说打女人这事他也是干的出来的。沈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杂乱无章的头发让她看上去特别拽。

然而沈纨只觉得有一丝本能性的厌恶,以及很多后天养成的对于方舟爱意的冲动。

挺巧的,挺硬核的。

“想和你上床,狗东西”沈纨挑衅似地脱口而出。

3

不过最后两人没干成事就是了,沈纨记的极其清楚。有时候她敷衍性地说服一下自己,比如什么我还小,学生不该这样,好好读书才对。

然而她总是很悲伤,她觉得自己不该上学,学生不该这么悲伤。她总是一个人住,爸爸妈妈已经有了各自的家,不过她能照顾自己很好。她想也许就是因为自己太寂寞了,所以才会有方舟,所以才会有野狗,所以才会有很多不该有的念头。悲伤的人那么多,只有她这么矫情而已。于是她更加纷乱了。

 

她和方舟并没有分道扬镳,那天的那些也并不是插曲。那是个起点,一切事情的起点。

沈纨和方舟的关联忽然多了起来。不过没人管他们,混蛋嘛,混在一起也不怎么离奇。不过沈纨不觉得自己是和方舟混在一起,她更觉得自己像个跟班,是个被老大拖着走的跟班。

 

4

沈纨觉得自己有点讨厌方舟,不是与喜欢相对的那种讨厌,具体来讲很复杂,大概是愤怒,又大概不是。

她跟着方舟逃课的时候,面无表情看着方舟和其他小混混互殴的时候,帮方舟上药的时候,看着方舟从她以为的“第一次”开房到很多次的时候。她以为心里毫无波澜,然而就是会“讨厌”。

就像James说的,寂静才是最大的喧嚣。或许她是因为毫无波澜的无趣心境而如此。

有时候方舟会读书,有时候是教科书,有时候是一些沈纨叫不上名的小说或者诗集。

“我不想在学校那群人眼皮底下学习”

“看他们露出 哇这个孩子还有用 的表情真傻逼”

“不过沈纨你不算学校那群人”方舟靠在栏杆上说到,又翻了个身,“我希望你滚得越远越好”

沈纨看着他,忽然觉得有些无语,朝他竖了个中指,“狗东西”。沈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这么骂方舟,方舟倒是不喜欢她这么骂自己。一时间又变得有些沉默了。

其实他们很像,其实他们一点也不像。他们都喜欢的东西大概就只有那只野狗了,那只野狗喜欢的大约也只有他们。没什么奇怪的,物以类聚。

 

虽然说学生们害怕野狗 ,但很神奇的是,它就是会总受些奇奇怪怪的伤。学生们会用石头扔它,用竹竿抽它,甚至胆大的会用脚踹它。但依旧神奇的是,野狗虽然龇牙咧嘴,看起来凶相无比,面对这一切却从不咬他们。

但是所有人认定了它会咬人,如果有人身体力行能去证实一下那就更好了,如果那个人不是自己就更好了。狗朝他们叫,他们又转头就跑。

虽然他们不喜欢野狗,但其实他们也有喜欢的东西。以前学校里还有只野猫,大概是因为十分乖俏粘人吧,学生们总喜欢逗弄它,心情好了还会喂它吃些好东西。

事实上,它也总是被欺负,但那个奉承样沈纨是不大看得起的。

事实上,最后这只野猫死的很惨,最后在操场发现的时候已经烂的只剩些皮毛了,它的身边还有块带血的砖头。所有人看见了这副惨象,有愤怒,有唏嘘,不过那也就持续了一段时间而已。

而沈纨只觉得它是自作自受。即使深感悲哀,但也无力。

5

沈纨知道自己不好看,所以方舟不屑于和自己上床,她也知道是因为自己很奇怪,所以方舟愿意和自己走的近。她明白。她很爱方舟。不过学生说爱容易被嘲非主流吧,沈纨笑了笑,因为所有人面对爱都很无力,而相对的无力又给两种人带来了优越感,一种是结了婚的,另一种是有自知之明的。

 

故事总有个契机。

所以在方舟被一群面色不良的混混堵路的时候,他少有地招架不住了的时候,沈纨放弃旁观从包里掏出总是放着的小刀的时候,方舟先是惊讶尔后对着沈纨笑的时候。

方舟不问沈纨为什么带刀,沈纨也不问方舟有什么悲惨过往,因为他们心知肚明的时候。

有些东西就变味了

 

晚上,沈纨和方舟坐在路灯下,沉默地抽着烟。沈纨真的不知道他们整日厮混在一起却没什么话讲到底有什么意义,那种“讨厌 ”的感觉混杂着强烈的悬空感糅进昏黄的光里,几乎要让她窒息了。她觉得她现在要么大哭一场,要么和方舟打一架。

“做爱的话,感觉怎么样”她最后很突兀地问着。

“这不叫做爱,这……”

“我知道,你的话,这叫交配”沈纨抢过方舟的话头,笑了笑,顺便无视了他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

“你倒也没和学校里的那群女生,她们真的讨厌”真的讨厌。

“我们交配吧,我们两个”沈纨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我觉得不行”方舟回答,“你不是学校里那群人,但是我们不能上床”他看着沈纨的眼睛,那双泛起了水色的眼睛。他伸手捧住沈纨的脸,吻了下去,可沈纨感觉不到一点旖旎心气。

“你可以找野狗”他咬着她的耳朵。

“方舟你个混蛋,你应该去死”“你为什么活着,你个狗东西”“你就是狗,是狗,是狗……”所以最后沈纨没有哭,只是很恶毒地咒骂方舟。方舟看起来心情却是很好的样子。

“那么你呢,你是什么呢,你也是狗”

“我吗……我也是狗 吗”她失神地喃喃道,“那为什么我们不能上床”。而他笑得极其悲伤。

 

“沈纨,你该离开,去哪里都可以”

6

所以一切都像玛丽苏言情剧里的走向一样,又或者是不存在的上帝这个作者的安排的就是这样。而事实上什么都不是,因为起点不一样,而终点早就定好了。

 因为方舟留不住,沈纨也留不住。沈纨为什么喜欢方舟的理由大约不是因为方舟很帅。她也许最初只是因为同情,她很同情他。那么招摇的一个人,通体看起来都那么悲伤,悲伤地愤怒着,悲伤地寻欢作乐。这似乎又要扯回那个关于野狗的话题了,它不值得同情,因为它不是品种狗。我们不值得同情,因为我们不能算得上人了,沈纨这样想。

方舟说的有一点很对,她该离开,学校困不住流浪的灵魂,笼子也困不住一只可恶的野狗。学生很好,学校很好,是他们没法留下来。

 

不过方舟先走了,沈纨找不到他了。那时候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甚至等到方舟离开三五天才有人发现,才有人知道,恶犬真的走了。大家谈不上有什么感觉吧,毕竟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他只是旷课了。

或许只有沈纨很疯狂,才会去留恋一只咬人的恶犬。后来有些事情她记不清楚了,她那天只是奔跑,到处寻找那只野狗,她不知道会以此获得些什么慰藉,但她确实需要依靠她的同类。

那只狗在翻垃圾桶,因为沈纨和方舟很久没去喂它了。

“混蛋,你个混蛋”沈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整个人失控地抱住那条脏兮兮又散发着臭味的狗,“方舟你为什么走了,我这么难以忍受吗”“你为什么走,为了不和我见面吗,那你去死阿,你死了我们也见不到了,或者我去死,你可以跟我说一声啊”“狗东西狗东西狗东西……为什么不和我做爱”“你和其他人可以上床,为什么我不可以”眼泪混着野狗皮毛上奇怪的黑色液体,有一股恼人的臭味。而沈纨无法感知了,强烈的悲愁激荡着她,连同骨髓一道抽痛。

而狗自然也不会感知到人的悲伤,它也许是害怕了,停滞了一会之后开始剧烈地挣扎。沈纨却紧紧地抓着它喋喋不休着。但是野狗不是方舟,他们是不同的两条狗,野狗是野狗,方舟是恶犬。

最后狗也许是被逼急了,竟咬了沈纨,然后逃走了。沈纨呆呆望着汩汩流血的手臂,忽然觉得有些荒谬。这狗从来不咬人的。

周边已经停驻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一切喧闹在沈纨看来归于寂静。

7

沈纨后来没有高考,在老师眼里她考不考都一个样,父母除了给她寄些生活费外,也不会管她如何如何。

沈纨后来去流浪了,带着她的悲伤和热切去了很多地方。她发现自己的一切可以倾注在这种没有归宿的洒脱感中,正如玻璃杯里倒满了葡萄汁一般。她一路走,一路享受悲苦的生活。她把方舟与她的故事写了下来,结尾之后又将她看见的风景和人写了下来。

野狗一样地奔波,永远活在途中。

 

沈纨很开心了。

 

话外音:那只野猫的故事是其实真的,还是对动物好些吧


评论(0)

陈楸帆
评分
88
有一种生猛而迷乱的青春气息,与恶犬的隐喻相得益彰,青春并非千篇一律地光鲜亮丽,有时候狼奔豕突不知所向更有真实的痛感。

毛尖
评分
84
青春期的故事,文笔时尚,但过于“小我”了点。

毕飞宇
评分
75
写另类中学生的隐秘生活一角,或许不乏真实,文笔细腻不乏可取之处,但涉及“上床”“做爱”“交配”等,还是太过刺眼。
总分 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