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你猜啊 发表于 2020-08-19 22:32:14   阅读次数: 3

2020年暑假,我和朱甜甜约好一起去初中母校。在乐清动车站碰面的时候,我差点没有认出她来。我眯着眼望向阴影外炽热的阳光,一个女孩撑着阳伞走来。她走过来,修长的身材,跃动的胸脯,勾勒出左右两边完美的腰线。素净的脸上没有化妆,那头长发散开在肩膀,清清爽爽。

朱甜甜显然是认得我的,一年时间,我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她还是高我半个头,看我时低头微微笑。

我们排队取票。我说:“他们给茱丽叶立了碑,就在学校里面。”

朱甜甜一只手捂住嘴,做出很夸张的表情,仿佛不敢相信我说的话。

我说,我也不信,刚好今天咱们去看看。


从乐清站到雁荡山站坐动车只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再打车去西门岛中学还要一个多小时。

我和朱甜甜从西门岛中学毕业之后,很难有机会再回去。学校偏僻,西靠雁荡山,地处整个乐清湾的最北部,山路绵延,水路又不太发达。倒是风景秀美,这些年又有不少开始规划的旅游项目。

十几分钟的动车车程,我有些心不在焉。朱甜甜坐在我旁边闭目养神,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只有轮廓和我记忆中的朱甜甜是重叠的。

比起朱甜甜,更让我在意的是一只苍蝇。我不明白动车上为什么会出现一只苍蝇,我坐过几十次动车都没有遇见过苍蝇。这是一只普通的家蝇,在打着冷气的车厢里横冲直撞,嗡嗡作响,它画着不规则的飞行曲线,头狠狠撞在玻璃上,小憩一会儿又开始杂乱无章地飞着。苍蝇嗡嗡地飞着,最终停歇在朱甜甜白皙的额头上,我的视力突然变得极好,我看清了苍蝇那暗红色的复眼,它后腿抬起,自然地交叉刮擦腿上的细毛……

 

2019年早春,我在西门岛中学读初二,这所被大山和海湾包裹,独立在小岛上的中学,并不会过于强调学习成绩,校长是个开明的年轻人,他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成为“有用之人”,而不只是成绩好的书呆子。

我至今都觉得,这应该是全世界最好的一所中学——每一个班级都有自己的耕地,每一棵果树都是我们共同的财产与饭后点心,学校的西北面还有一片大池塘,以前会养一些梭子蟹,现在也会养一些小龙虾、蛏子,用来提供给食堂。

我仍记得2019年4月1日的那个清晨,年轻的校长在主席台上笑得满面红光,他讲完一周总结后,缓缓从身后的纸箱里抱出一只粉嫩的小猪崽。小猪哼哧着鼻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台下几百双眼睛,它校长的怀里乖巧得像一个婴儿——整个学校都沸腾了,台下议论纷纷,更有的男生用奇怪的姿势在欢呼雀跃。

校长咳嗽了两声,示意安静:“小猪崽是我们一名学生家长捐赠的礼物,经校委商议,我们打算饲养这只小猪,同学们都要尽自己的一份力,来和小猪好好相处。”

 

大家都很高兴,除了朱甜甜。

朱甜甜胖,是个大胖子。虽然她有很多优点,比方成绩好,皮肤白,可是真可惜,女生能脾气差,能贪玩,能无理,能丑一点儿,就是不能胖。胖了,走路就像一堵屏障,胖了,就容易出汗,夏天头发黏在额头上,背上湿一大块,让人感觉周遭的空气都变得黏腻。胖了,还容易被人起外号,朱甜甜的外号包括但不仅限于“猪”“猪婆”“肥猪”,当然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人缘,有女生和她亲昵,叫她“甜甜猪”,我那时和她还不熟,打招呼就叫她朱甜甜。

朱甜甜在主席台下看到小猪崽,没由来的害怕,她预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就会指着小猪崽戏谑道“朱甜甜可真可爱”“朱甜甜好能吃啊”“朱甜甜又变胖了”,她越想越怕,双腿绵软,眼冒金星,在一片欢呼声中晕了过去。

 

小猪崽的名字叫做“茱丽叶”,这是投票得出的结果。谐音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当我们去刚建好的“猪屋”去参观她时,确确实实有被她的美貌所吸引。

“猪屋”建得“富丽堂皇”,虽然木材都是东拼西凑来的,但学校细心地给墙壁刷上了白色,还安上了蓝色的窗棂。

第一次细看茱丽叶的惊诧还历历在目。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一只猪会长得如此端庄秀气,茱丽叶的睫毛长长的,眼眸子像黑珍珠一样,她的鼻子微微湿润,在进食时总会小心翼翼地先嗅一嗅,然后一口一口地咀嚼,这和农业频道《致富经》上的画面截然不同。茱丽叶不会随地大小便,她比大多数同学都爱干净,有专门的厕所,粪便会倒入池塘,或者变成蔬果的肥料,是校园养殖循环中重要的一部分。

朱甜甜就站在我身后,她个子高,踮起脚就能窥见全貌,通常有什么活动也是站在最后一个。她看着茱丽叶在窝里打滚,露出圆滚滚粉嫩嫩的肚皮,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欣喜。茱丽叶似乎也在人群中望见了她,四目相对,是意味深长的亲切感。

自从那天以后,朱甜甜不仅经常去探望茱丽叶,给她带好吃的,还网购了《宠物猪饲养手册》《科学养猪法》一类书。我们总能在下午放学后看到这样的画面——小山一样的朱甜甜一蹦一跳地往茱丽叶的宿舍跑,她跑得大汗淋漓,嘴角却有止不住的笑意。

 

茱丽叶是肉猪,长得很快,没过多久就有百二三十斤。她变得更加圆润丰满,眉宇间的气质却丝毫没有改变。

学校运动会,有人提议让茱丽叶出来走方阵,这个奇怪的提案居然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西门岛中学的操场只有两百米,所有学生都集中在操场上,就显得尤为拥挤狭小,往年连运动会开幕式都只是派代表参加,可今年不同,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表现出惊人的热情,大家欢呼呐喊,为茱丽叶画海报做横幅,班级口号都变得别开生面,好像这是一场关于猪的运动会。

而眼下唯一的问题,是如何指挥这只从未出过门的猪。人们在苦恼:猪又不是狗,又听不懂人话;万一这只猪失控乱跑,撞进人群怎么办。坐在最后一排的朱甜甜小心翼翼地举起手,举到最高处又张扬地挥舞了几下:“老师!我可以,我可以指挥茱丽叶,请你相信我!”

人们纷纷转身侧目,看见胖胖的朱甜甜眼睛里有抑制不住的兴奋与坚定,她抿着嘴,额头汗津津的,再次坚定地重复:“请你相信我!”

 

《运动员进行曲》响起,体型硕大的朱甜甜穿着带闪片的礼服,身上挂着鼓,一边敲击一边步履坚定地往前走,身边的茱丽叶反而显得娇小。茱丽叶脖子上挂着一朵大红布花,神情悠闲地四处张望。朱甜甜走在第二跑道上,茱丽叶走在第三跑道上,每当茱丽叶好奇想要往外窜时,朱甜甜的鼓声一重,茱丽叶马上一个激灵,又老老实实走了起来。习惯跑道和目光后,茱丽叶的步伐交叉了起来,无师自通成舞台上走秀的模特,她昂着头,眼睛微微阖着,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等待着迎接她的掌声和鲜花。

这次运动会办的非常的成功,好几个项目都打破了记录,有人说着都归功于茱丽叶,因为她太可爱太好看了,所以大家才会格外的认真。

在班级里,原先嘲笑过朱甜甜的人也纷纷改变了对她的看法,甚至开始虚心请教“御猪大法”。一个曾经叫朱甜甜“肥猪”的男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本历史书,他翻开唐代那一部分,到处和人说:“你们看唐代就是以胖为美的,杨贵妃是四大美女,也是个胖女孩,我觉得女生胖会更可爱!”

朱甜甜偷偷拿出抽屉深处的小镜子,擦了擦上面的灰尘,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脸上的肉是不少,但明晰的五官并没有因为肉的挤压而变形,高挺的鼻梁和水灵的大眼睛自己都不缺,胖,反而多了些富态的风韵。

 

如果没有那场台风,2019年我和朱甜甜应该会安然进入初三,然后毕业各奔东西。但是命里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无法躲避的。

8月10日那天,超级台风“利奇马”在我国东南沿海登陆。乐清每年都会来台风,我们也都习以为常了。西门岛因为特殊的地理原因,既要提防南面乐清湾带来的强降雨,又要预防西面雁荡山可能会发生的泥石流,岛上的滩涂与红树林又是极其珍贵的自然资源,如果有学生的家是住在山上的,按照惯例都会使用校舍用来避台抗灾。

也就是那次,我和朱甜甜成为了生死之交。

台风到来前的那个傍晚,我们帮着教工给树木上绑绳,用胶带把教室窗户一扇扇“X”状贴起来。晚霞出来的时候,整个天空都被映得紫盈盈的,头顶的云彩奇形怪状,有丝状的有块状的,它们变化莫测,又跑得很快,转眼间又是另一幅模样。

我和朱甜甜分到一组,贴完一楼的窗户,朱甜甜局促不安的表情越发明显,她来回的踱着步,我能感受到地面微微的颤动。

“曾寒树,我想去看看茱丽叶,你要一起来吗?”朱甜甜深吸一口气,才鼓起勇气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鬼使神差的,我回着一声“好”。但事实上我并不该答应朱甜甜的邀请,茱丽叶的住所相对危险,已经被封闭起来了,为了避免积水,老师在周围挖了渠,门板也用铁定死死钉住。这套措施防风、防水,但也防人。

果然,我和朱甜甜只能远远望着那座漆着白墙,有着蓝色窗棂的木屋,只能通过极其细微的缝隙,看里面一闪而过的身影,来确定茱丽叶此时此刻的状态。

风呼呼吹着,击打着木墙。

“她一定很害怕。”朱甜甜喃喃道。

说着,她对着木屋高喊:“茱丽叶——不要怕——等明天太阳升起来啦——茱丽叶——不要怕——等明天太阳升起来啦——”这样重复了五六遍,我拽着朱甜甜的手腕,她才不舍地离开。

 

太阳落山,大地一下子陷入了漆黑的沉寂,外面落起了雨。我们铺着席子坐在教室里,一起的还有好些临近的居民,教室里有个二十寸的小电视,播报着台风的实时信息。

电视台的主持人一脸笑容地报道着台风从12级加强到15级再加强到17级,登录地点从温州苍南变化为台州温岭。即使在场的所有人都对“17级台风正面袭击”没有具体的概念,但外面骤然而起的狂风和铁钉一般迸射在窗户上的雨点,都昭示着这场天灾和我们密切相关。

一开始老师还在安慰我们不要害怕,我们的防台措施做得非常充分,明早出门最多就是花花草草被破坏一些,我们重新种就好了。直到一声巨响,外面有什么庞然大物轰然倒地,紧接着教室里灯光急速闪烁,电视里主持人笑容凝固,画面卡了一秒后屏幕也随着灯管一起熄灭。

那一晚无人入睡。我和朱甜甜背靠背坐着,她那厚实的,充满肉感的后背在发抖,我想如果我把耳朵贴在她后背,一定能听到急促的心跳和不规则的呼吸。她是在担心茱丽叶,这么大的风雨,茱丽叶独自在那间木屋里会害怕吗?漫起来的洪水不会不会将她的小床淹没?万一小屋抗不住大风,倒塌将她压倒这么办?

窗外的世界哐哐作响,常常有有物体飞起又落下的声音。我们小心翼翼地去分辨是金属、塑料还是木块,用最煎熬的方式度过漫漫长夜。

 

值得庆幸的是,超强台风的过境往往匆忙,第二天一早,阳光照常从窗外照射进来。或许是卷走了太多的云,台风过后的早晨异常的炎热。

外面积了水,刚刚过脚踝,校长带了几个大人要去看看茱丽叶,朱甜甜主动请缨,我也示意自己要去。

 

茱丽叶的木屋成了一片废墟,屋顶整个被掀翻,构成墙壁的木板也大多折成两截。那些用来储水的水渠早已被水淹没,浑浊的水面上浮着些杂草与枯叶。朱甜甜当场就嚎啕大哭,她嘴里喊着茱丽叶的名字,步子往废墟上迈,她丰满白皙的手抓起一片木板,吃力地搬开,茱丽叶茱丽叶,她能感受到茱丽叶就被埋在这片废墟下面。校长急忙带人上去把朱甜甜拉开,并承诺一定会救茱丽叶出来。

就这样,台风之后的第一件任务,从清理校园变成了“救猪”。我想,是因为大家都对茱丽叶有了感情,才会做这样在旁人看来如此魔幻的事情,美丽的茱丽叶已经是西门岛中学的一员,她是我们的家人。

经历了大半天就救援后,人们终于发现了茱丽叶的踪迹,她被卡在角落里,掉下来的木板刚好组成了一个三角,没有大碍,只是因为体型太大,有一条腿被压断了。

校长请了岛上的兽医,给茱丽叶挂点滴。

朱甜甜搬了张凳子坐在茱丽叶身边,肉肉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猪头,茱丽叶哼唧了两声,缓缓打开眼,她的睫毛闪动,眼睛黑亮,粉嫩的微微湿润的鼻子,都让人感到舒心与坦然。

一只苍蝇落在了茱丽叶的睫毛上,它后腿抬起,自然地交叉刮擦腿上的细毛,朱甜甜挥了挥手,厌恶地将其赶走。

 

没过多久,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之下,西门岛中学恢复了往日的和平气象,这场台风作为重要的历史事件留在了我们的回忆中。

朱甜甜还是像往常一样,在下午放学后蹦跳着去找茱丽叶。只是今天的情况有所不同,当朱甜甜到的时候,并不见茱丽叶的身影。墙上破了一个大洞,周遭的土堆也有被翻弄过的痕迹,她赶忙去找来校长,校长联系了岛上的救助队,说学校里的猪丢了。这本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可西门岛就这么点地方,茱丽叶的名声早就被校外人所知,救助队巡查了岛上几个可能性比较大的地方,在一个偏僻的树林里找到了野炊的痕迹,再循着线索,果然找到几个外地来的游客,他们神色闪躲,看到有人检查匆匆忙忙的绕到而行。救助队在他们的背包里找到了一把屠刀和上百斤屠宰好的猪肉。

茱丽叶终究还是没有活下来,只是没想到那条因台风而断掉的腿,会成为死亡之后寻找到她的凭证。

 

动车朝着雁荡山驶进,穿过一道长长的隧洞,秀丽的山水扑面而来。朱甜甜沉沉地睡着,那只苍蝇还停留在她的额头,我挥了挥手将它赶走。

雁荡山马上到站。


评论(0)

陈楸帆
评分
85
以一头猪的命运搅动起青春思绪,构思精巧,有些地方人物动机转折有点生硬,似可再多些伏笔铺垫。

毛尖
评分
88
一个很有生长空间的文本,但可惜结尾收不住。用似乎是意味深长的方式放弃了更好的表达,由此降低了文本的难度。

毕飞宇
评分
80
看了文章两部分,主角猪还没有出场,我有点急了,终于出场了,自然而然。文章出彩的是后半对“茱丽叶”的描写,生动极了!
总分 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