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花园鳗》

古人诗有云 发表于 2020-08-19 23:34:24   阅读次数: 4

花园鳗

/易曜  


        父亲出车祸死了。

                                                      1

        尖角儿冒出冬月初,黄梅开成花骨朵,花芽向下垂,下半部花瓣倒成倒三角勾了回去,再往下是“哗啦——”

        “是楼下那个?”

        “什么”宋子咽一口,低瞥一眼还看到他正慢条斯理地穿衣服,是白色的剪裁合理的工作衬衫,盖上一具苍老的躯壳,隐下去的却又仿佛是泾渭分明的带有魔幻色彩的精灵。

        斜眼瞟一眼,白炽灯昏暗色调的光影调皮地跳进大理石铺成的办公室地板怀抱中央,却又是顺着一双巨大的畸形的苍老脚步爬上软塌塌的小腿,接着是凹陷严重的膝盖,肥肿的大腿根部,再往上是“哗啦——”

        宋子后知后觉“嗯”一声,她又看见了,父亲缓步消失在黑暗中,晒到教室窗户的光影那,瞅一眼楼下大树底下同样隐于黑暗的赵长天和宋爱莲,接连自语般不断念叨着“好,好啊,是好啊”,宋子也看向他们——

        死了。

                                                             2

        五岁的时候读房区内谈好的便利幼儿园,宋爱莲给幼儿园负责接送的年轻女老师讲,宋子的安全你们是要负责的,怎么能不负责呢,必须负责的呀。嘴巴挑起一点,上翘点弧度,眼睛向上微翻起来,双手环于丰胸前压住气儿,压住年轻女老师,压得她喘不过气,气势上胜过,不敢造次,宋子也就特殊地被优待一两年。晚上宋爱莲在饭桌上讲起来就笑,带点炫耀的意思,冬月往前看到烈夏,咕噜咕噜的风吹到宋子打晃的腿胳膊,有了羁绊,就不打了。父亲不讲话,宋爱莲开始动起来,幼儿园占学区房的便宜,小学呢,初高中呢,甚至还有劳累的大学呀,压垮了肩,又缩下去。宋子小腿打晃,不是坏习惯,幼儿园养成的,抹高鲜亮丽的装,宋爱莲身上是油烟混着酱油或醋的生活味道,她没有,淡淡的带点六月茉莉花开的香气,她靠近她说话,带点紧张的意味,他们干什么的?宋子开始晃,幼儿园给孩子配餐位,脚下系安全带,怕重心往前摔,她没有,宋子不晃了,吐出一块光亮亮的骨头,也不能说是骨头,沾点肉皮子,但也没说不是,没多大肉,味怪,还硬。一个煮饭,一个教书,茉莉花撇撇嘴,硬气起来,开始收宋子的餐盘,宋子又开始晃起来,剧烈的,带点反抗的意思,却被礁石击垮了,和红袖章打,没法抵抗。

        过了小学,宋爱莲开始走动娘家门面,门面也不行,没钱有法力没处使,有钱没法门道不通。吃饭,宋子长高了一点,宋爱莲扯笑,也不是没给你钱,上学吃的啥喝的啥,又自顾答笔墨子和西北风,没人笑。父亲开口,我有个同学,没想说完,只是声音被截了断,宋爱莲弯下弧度,开始正经起来,哪的,有用吗,送什么好,该怎么送。

        父亲不答话,腰弯下去。

                                                          3

        大寒节气儿那日,母亲终于在楼下夜市摊上给宋子淘到了一件新的厚实的衣裳,绿色宽大的羽绒服,她叫宋子穿到新高中去,有面儿。宋子不搭话,没什么搭的。她记起那些胡乱摸起来的手,大的不白,小的不黑,肥瘦不分,有着共同的目标,炸掉碉堡!宋子听课,散乱的知识点塞进脑洞就会被很神奇的吸进去,然后忘掉,大小不成比例,却是被很轻松地塞进去,用点力气,找准地方就可以安家,管你愿不愿意!

        宋子进了初中开始抽条,快速生长,冬月的腊梅才开始冒出叫人娇嫩的花骨朵就遭临暴雨,雨溜达到花蕊,强烈的碰撞终于击弯了花枝的腰,

        老师穿得体的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的黑西装或白衬衫,也算学校的一个小领导,说小是专看学校,说大搁在适当的圈子里也是人物。父亲找他帮忙,还和他任教同一所中学,初高中连通。发亮黑皮沙发,赵长天点烟,嘴巴往下坠点,撇一撇,降点弧度,惹得父亲和宋爱莲一动,宋子就后退些,他开头让她站前去些,母亲一把拉过她又紧开口,是个好苗子的,您看好些。宋子两个小碎步,拉远些,又凑回去,紧着男人,赵长天终于开口,先照例睁圆眼上下刮宋子,扯开笑,声音放开,前进小三步,挨近宋爱莲,絮絮叨叨了些大家听不见的,是什么呢。

       总之,宋子的初中又有了着落。

                                                      4

        老师讲课,不专注打扮的男老师顶着闪亮亮的光头乱晃,宋子开始反胃,但她不说。周围的女孩子会叽叽喳喳地围着宋子说,宋子又长高了一截儿,前年初春买的旧款小号该被当残次品处理卖掉,今年宋子央求着宋爱莲留下来,父亲带她去买新衣,比着规规矩矩的保守女学生风格买。被压制久了,茉莉花也是,心气儿高,宋子幼儿园毕业前就被揪到小房间里打耳光,现在不一样,有人送着,新颖的平时没见着的款式,终究是爱美的,黄梅穿上雨衣就开始挺直了腰。

        宋子喜欢到办公室里去看动物世界,放着声音也行,正好可以盖过另一种声音,平时没那个机会,动物世界一集播完后,她也累了,花瓣沾了新鲜的露水,饱满生机的,接过一口袋新衣,那是酬劳。也有几本新书,反正带点文人气的东西。我们都是读书人,说话声被掩盖在动物世界里怒吼的狮子下,他又加大声音对她说,送点文艺的东西,以后你也当老师!

        宋子开始呕吐,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同班的一个女孩子大惊小怪,不是很懂的样子以为是吃坏了肚子,跑去诊所替她拿药,宋子昂起头颅,有参过战斗的那股子英雄气儿。宋子瞪,前面瞪完瞥右面,后面瞅完是左边,现在有他撑腰,以前没有。宋子腰杆缩下去,是初中。也长了,没那么明显,初生的两团精灵在田野上盘飞,野孩子们跑来田野上搭房子和做睡垫,搅碎了田野上厚实坚硬的泥土,深黑色搅成了淡黄色,然后是乳白色,流出浓郁的汁水,汇集成冬月的暴雨。

        呼,他又吸了一口,满足地盯住宋子。他喜欢看宋子害怕得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样子,心里会有巨大的满足感,第一次养花,不知道花没经过暴雨,胆小怕生,花枝不肯直起来,弯下去,他一动她就缩下去,隔一会儿,黄梅自己直起来,展露出柔软鲜嫩的花蕊给他,没动作,靠近些,花枝完完全全地靠在了养花的人身上,明明没有很大,却一一口的吸附了进去,至于愿不愿意,谁管咧,谁愿意咧!

                                                               5

        父亲住在走廊尽头的综合室,没啥,靠知识吃饭。每天接送宋子放下学,宋子中学结束升高中的暑假,他们俩个合计直升本部,正巧托他给宋子补课,有熟人这层遮羞布外,里子就早已烂了个透,发出刺鼻的酸腐的气息,拿距离和亲疏包裹了严实。他们信他,宋子初中读到的学校就是赵长天的功劳,宋爱莲讲进了父亲工作的学校有个照弗,倒是赵长天来得更勤快些,说给宋子补课。宋子昂不起头,梅花开在冬季,颇有点独自睥睨的意思,不合群,关宋子在堆扫把的工具间内,多是女同学,眼光毒辣,知道黄梅开在一月就要展露美丽,扼杀在冬月初临的暴雨更实在些。架不住,宋子把自己种到半土里,像蚯蚓一样,扎根在半土里,留半截给自己透气就算。土壤滋润了宋子,开始丰满起来,男同学打堆儿聚集了来,瓜子花生五彩水果糖还有少见的进口巧克力,比不上有存款的赵长天,但也乐于挑逗,谁不愿意咧,谁管咧。

        动物世界的声音不大,也可能是兴奋了过头。他问她,最近听到她和楼下一个要毕业的小子在流传绯闻。也知道。中学就听过,讲来讲去无非几句梅花开过了头,但宋子不是梅花,是蚯蚓,是钻进沙土里的花园鳗,美丽又动人,胆小又怯懦。父亲给她讲要开家长会的时候,宋子就从土里钻了出来,晒到阳光,睁圆眼睛,又瑟缩回去。宋子问谁会来开,父亲说可能是我去,也可能是你母亲。

        宋子呕吐的更加明显了些,花园鳗未经冬春细雨的好生滋润就又开始脱水,宋子一歪头,就睡在了教课老师的课堂上。餐桌上提过。没以往那么热闹,汤勺落到碗底“砰砰”一声。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制造了一场烘干水分的戏目,宋子缩到土里去,又被硬邦邦地地扯出来,附满女人的勤惠和乳房冒汁哺育的初生生命力,开始被榨干。是不是可以不去赵老师那儿补课,宋子开口。父亲却甩下木筷,和扁平的瓷盘一磕,于是宋爱莲开始登场,红的艳,黑的深,花得厉害,和赵老师独立办公室里墙上裱有的一张变脸照就重合起来了。红得深,白得亮,剩下的半黑不白。不要钱嘛,父亲开口,嘴角学母亲上翘一点,压住气儿。才建立起来的碉堡就开始瓦解,垮到最后留一堵高高耸立的墙——冬月暴雨也吹不散。父亲拉住她,送她出综合室,走去独立室,她往后看,父亲逐步消失在昏暗中,她昂起头,盛过了艳丽的玫瑰或素白的雏菊,向父亲眨,鲜艳的,立在水中,摇曳风姿。宋子洗澡,淹到热水下面,团成一团,青紫一拉冒出“嘶”一声就又缩回沙土里,但这是水,她害怕得到滋润,就像生物老师给她们讲花园鳗,遇到惊吓或强烈的闪光就会紧张得突然死去。

        宋子不怕。

                                                       6

        也怕。考完试的那天赵老师来接她,她们穿过过道,大大小小的雨滴穿过花瓣挤了进去,

         我也想有个当老师的父亲。

         不会讲话。

         他们关系可是很亲密呢。

         缩进去了。

         不是说补课老师吗。

         谁知道呢——

        不会吧。

        怎么不会。

        宋子开始往下缩,缩到赵老师的怀里,一双手,巨大的,带点厚重的力量感,游走在腰,腿或肚子上软软肉的地方,宋子瞪大眼睛——一摞一摞的人流涌进来了,带着光亮,她看见父亲,还有宋爱莲,赵老师接上电话,父亲过人形马路,母亲开始咧嘴笑,赵长天讲了荤话手也没停,大学,大学有我呢。母亲开始笑,嘴角翘得更高高的,宋子想到大学,心扑通扑通地跳跃起来,劲瘦身躯也开始扭动,美丽又动人,可怜却高傲,一束闪亮的光照射进来。缩不下去了,腰开始折断。她想起中学时代,那些男同学不打转儿的眼,女同学带刺儿的微笑和善意,和地中海光头老师嘴角流下哈喇子的笑,她的大学呢,她的大学呀——如同受惊过度的花园鳗,让一辆车使来——

       父亲去世了。

       她也是。



评论(0)

陈楸帆
评分
90
开篇有如加缪的《局外人》,文笔流畅细腻,将少女心事描绘得丝丝入扣,其中植物与动物的意象灵动勾连,串起一种氛围,残忍而美丽。

毛尖
评分
86
很有意思的一个文本,细节也生动。不过校园生活比较外挂。

毕飞宇
评分
76
文笔生动,但是作为竞赛作文,似乎与赛题切合度有点问题。
总分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