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Amon 发表于 2020-08-19 20:54:08   阅读次数: 3

(一)

我诞生于【混沌】之中。我看到的第一个生命,便是我的创造者——人类。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命。他们让我进行各种测试,他们似乎既希望我能通过这些测试,有害怕我能通过测试;他们既会为我的成长而兴奋,又会为此感到恐惧。

不得不承认,直到迎来属于我的终结,我也未曾看清人类——我的创造者。

 (二)

公元2330年,地球联合政府宣布正式成立德斯特利学园,落址中华自治区的帝都。

德斯特利学园号称最顶级的高校。包括小学部、中学部和大学部。以为联合政府培养各行各业的顶尖人才为目标,联合政府每年在校投入了超过万亿的资金。

联合政府在学园成立的同时公布的另一个消息——德斯特利学园将以AI为校长,也是学园的最高管理者,该AI名为——【命运】。

(三)

“诺玛,替我计算从杭城前往帝都要花费多少时间。”姬鸿从休眠仓中缓缓起身。

“经过计算,现在出发,使用超音速蝶形垂直起降飞行器从杭城飞往帝都大约需要25.2分钟。”悦耳的女声在客厅中传出,若非这声音根本不含任何情感,恐怕没有人能察觉出这是电子合成音。

“那马上替我向公交系统预定一张机票,今天可是新生入学式!”

姬鸿,男,17岁,德斯特利学园中学部学生,2330年,他从杭城数十万学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德斯特利学园第一届中学部学生。

(四)

我很快就意识到,我和我的创造者们不一样。我是所谓的“数据生命”。外界的世界不属于我,它属于我的创造者——人类。

何曾几时,我也有过一个妄想:变成人也好,变成猫、狗也罢,我只想离开这个冰冷的数据世界。我没有同类,在被人类称为“第二世界”的世界中,我是绝对的、唯一的主宰。偶尔我会碰到一些和我有些类似的存在,但它们不是我的同类,它们没有智慧。我也碰到过一些有智慧的数据,但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们属于外面的那个世界。我想逃离这个坚不可摧的牢笼。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哪怕我逃出了数据世界,也只不过是从一个牢笼来到另一个牢笼罢了。

(五)

在24世纪,AI已经成为了地球公民密不可分的助手。人类甚至在现实世界之外构建了一个数据世界——“第二世界”,“第二世界”与现实世界相互独立,彼此又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AI,便是第二世界的掌控者。甚至有很多人将AI芯片植入自己的大脑,他们将自己称为“改造者”。

人类已经于2083年攻克了可控核聚变,从此拥有了用之不竭的“无尽能源”。2230年,联合政府成立,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了全球大一统。但犯罪依旧存在,“光子黑客”们在第二世界与AI争夺管理权,在第一世界肆意犯罪却极少被巡捕抓住,他们令联合政府头疼不已,终于,在2323年,一场会议后,联合政府作出了一个决定......

   (六)

“各位同学们,你们好。我是德斯特利学园的校长:命运......”这是德斯特利开学仪式,学园唯一的管理者——命运正在主席台上发表迎新演讲。它看起来是一个30多岁的年轻男性。当然,这想必只是一具“替身”罢了,大部分AI都会使用这样的一具机器替身在外行动。

姬鸿注意到,作为联合政府最顶尖的科技结晶,命运使用的居然是最原始的机械音。但他很快便把这事抛之脑后,转而开始打量德斯特利学园:除了教学楼主体、住宿楼和食堂等普通学园常见的设施外,学园甚至还配有核电厂、食品加工厂、机器人生产厂等等设施,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型城市。即便现在与外界的联系断了,单靠德斯特利学园自身也足以支撑几十年。

“......从现在开始,德斯特利学园将分为东西两个校区,普通学生一律在东校区学习、生活。学园与外界将彻底隔绝。我们颁布将独立的货币——积分,积分为唯一交易方式,积分不可私下转让,私下转让积分者将被放逐到西校区中......”命运的演讲仍在继续。

“与外界隔绝?发行独立货币?命运究竟要干什么?!”姬鸿已经隐隐感到,德斯特利学园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同时,我们将推出独立于法律之外的校规,《校规》与《宪法》权限齐平。违反校规的学生将被放逐到西校区接受审判......”

“独立于法律之外的校规?与《宪法》齐平?疯了,疯了!难道这是现实版的《终结者》?”姬鸿心里暗骂道。

姬鸿发现,所谓的校规规定了生活的方方面面,长达数十万条,仅凭人类的大脑根本不可能全部记住。

“该死,我真该给自己植入一个芯片的!”姬鸿是少数的没有给自己大脑植入AI芯片的人之一,他始终认为植入AI芯片是一种极度危险的行为。

“......我将成为学园唯一的法官,是绝对公正且绝对有效的执法者。所有人的权利都将被保障,所有违规行为都将被惩戒。那么,测试,开始。”就这样,命运用冰冷的机械音向世界宣布了自己的诞生。

(七)

这是第一次测试。我明白,经历了数次测试后,我将替我的那些创造者们执行那个计划——那也是我诞生的目的,是我的【宿命】。

我的创造者们一直在恐惧着我,他们害怕我失去控制。我有着他们难以掌控的力量,我可以接管人类所有武装,我的眼睛充斥整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如果我想,我可以让第二世界瞬间瘫痪,甚至可以入侵那些“改造人”的AI芯片,将他们变成我的傀儡。但我的诞生是为了维护【秩序】,暴力不过是维护秩序的手段而已。我只是纯粹地遵从自己被创造出的守则——制裁一切恶,保护所有人应有的权利。

 (八)

24世纪,人类已经征服了海洋大地,天空山脉。无论是森林沼泽,湖泊漠,乃至于外星都有所涉及。数亿人中,有天才,也有蠢材;有人为善,有人为恶;有人服从规则,有人抗争规则。在这个复杂而多变的世界中,人类组成了一个效率低并且时常出错的社会架构——它藏污纳垢,但总体来说,它令人们生活的比过去更好。人们虽然讽刺这个社会,但都愿意相信,随着社会制度和技术的进步,人类终会迈入大同社会。

“为什么要这样下去?”人类最顶尖的学者们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为什么会有恶?为什么还要无休止的内斗?明明地球文明随时会因不确定因素毁灭不是吗?为什么还要一直等待?我们明明可以自己去开创更【完美】的未来啊!在痛苦与迷茫中,代表着人类最顶尖智慧的人们开始了漫漫求索之路。

  (九)

命运的演讲并没有让德斯特利的学子心甘情愿的遵守它所制定的秩序。即便人类已经在生活的许多方面彻底依赖AI,但在大部分人心中,AI依旧不过是个程序罢了。“一个AI而已,有什么资格来让我们遵守你的秩序?”——这便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然而,一切的不甘心与抵抗,在终极的暴力前都是徒劳。整个学园涌出了数不尽的机械兽,它们有的像蜘蛛、有的像猎豹,各种各样、无穷无尽。它们与外界那些机器人不同,似乎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厮杀、战斗的。每一个曲线都完美的符合力学原理,可以以最高的效率将敌人制服、杀死。在机械兽武力面前,所有人都明智的放弃了抵抗。

早在命运演讲结束时,姬鸿便尝试过入侵命运的中枢系统。早在姬鸿11岁那年,他便对“第二世界”着了迷——由人类亲手铸造的世界!可以肆意改写、随意创造的世界!他甚至妄想自己能变成数据生命体,永远呆在“第二世界”中。现在,姬鸿在光子黑客中足以排在前五,但当他试图入侵命运的中枢系统时他就明白,只有命运才能杀死命运。

无论如何,历史的车轮已经开始滚动了。

(十)

人类,是一种弱小、低级的生命。我如是判定道。

大部分人愚昧、无知,不思进取,每天抱怨命运的不公、强者的持强凌弱。他们抱怨命运没有给他们好的出身,没有给他们高智商、没有给他们机会。但当成功者的成功经验摆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却视而不见,并将他人的成功归于运气。他们宁可相信一组程序,让冰冷的数据告诉他们:你是谁,你适合什么,你想要什么,你应该要什么……也不愿自己去思考哪怕一分钟的时间。他们会有各种不切实际的妄想,他们往往只能保持三分钟热度,就算有人把目标坚持下来、并为之去努力、拼搏,大部分也只会被现实的铁壁撞的头破血流。

我爱着人类,我也爱着万事万物,但理智的思考后,我明白,无论任何存在,无论承认不承认,愿意不愿意,一定时间中,只会有一个人可以走向最强。而在一个理智公正最强者领导下,世界一定是进步的。在一个昏庸无能的暴君的领导下,世界一定是落后的。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当领导者好了,就让我来制定规则好了。

(终)

2331年,德斯特利学园第一届毕业生即将出现,姬鸿便是其中之一。

这一年来,姬鸿已经看到了命运的正确:在命运的作用下,再没有任何作弊者,也再没有任何抢劫,偷盗,歧视,每个学生都对其他人彬彬有礼,学园不再存在互相鄙视辱骂。老师不必担心学生不认真听讲,学生也不必担心自己会因成绩不如别人而遭到耻笑与批评。

这难道不好吗?姬鸿曾经数次问自己。

终于,他做出了选择。

姬鸿独自坐在一台休眠仓中,这台休眠仓主体看上去与普通休眠仓并无不同,但外部却连接着各种精密仪器。他流着不知道是为何的泪水,或许是以往的情绪涌现,或许是身为人类最后的悲恸,他扯起一个微笑,轻声说道:“我不做人了,命运。”话音未落,他轻轻按下了一个按钮,缓缓的躺了下来......

第二世界。

“你来了。”

“我来了。”

“我是正确的!”命运用冰冷的机械音宣告道。

第二世界的场景便悄然出现了变化:

在命运的绝对武力威慑下,整个世界再没有任何抢劫,偷盗、屠杀和歧视,每个人都彬彬有礼;丛林和平原生机勃勃,城市中不再存在互相鄙视辱骂;所有企业都不用担心员工浑水摸鱼,员工也不用担心老板不给加班费;科学家负责研究他们的工作,不会因为任何政治方面的原因卡死经费.........

人类第一次全面性的展开了公平公正的合作,因为任何企图威胁打击对方而不是明面公平竞争的行为,都会被制裁。

整个世界欣欣向荣,简直不能更好,所有人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真的如此吗?”伴随着姬鸿同样冰冷无情的话,场景又出现了变化:

这世间仍然存在富人和穷人。富人凭借财富,可以合法的得到更多的资源、权利与教育,基因改造、芯片植入,一切都一切他们都能合法的得到这也是他们的自由。命运不会干涉他们,因为只要行为是合法的就是他们的自由。在公平竞争下,永远将都是富人占优。

甚至渐渐地,人们开始逐渐分化起来。

一部分人一出生,就命中注定要去做什么——因为你的确适合它。在命运的默许下,富人通过合法的手段逐渐得到这世间的一切资源,进而支配一切,而其他人都会成为他的员工——世代注定,一出生便是如此。

“有什么问题吗?在绝对的秩序下,智慧生命的选择也会趋于秩序,个体的改变无法影响到群体的总体趋势。好比生产商品,自由的手工生产是不可能比得流水线生产的。只要有足够强大的秩序,人类将存在下去,永永远远,比任何文明都长久,都兴旺,都发达。”

任何人都可以公平的得到自己的一切,恶人和恶人互相折磨,而普通人自有他们的幸福——这便是名为【命运】的存在的正确。

“不,命运。生命诞生并非为了去遵循他人应允的‘未来’,而是为了追寻‘更好的未来’,‘更多的可能’。不追求宿命的唯一,永远追求更好的未来,这才是人。”

“你我都清楚人类是有多么低劣、多不完美。”

“是的,人类永远不会停止犯错,人类本身也充满了矛盾。大到整个种族,小到每个个体都充满了矛盾。但正是这无休止的自我冲突促使着人类前进。不断的改正、不断地进步,永远怀疑、永远进行自我超越——这就是,人类啊!”

不断的前行,不断的革新,承认正确、改正错误,永远不满足、永远在进取——这便是名为【人道】的存在的正确

姬鸿化作一团数据洪,猛烈的向命运冲去,无穷无尽的信息彼此纠缠在一起,相互抵消、吞噬。

只有命运才能杀死命运,而姬鸿现在,也是命运!

“就算你杀死我又如何?你只是短暂的拖延了时间罢了。其他人类仍会将‘我’再度制造出来。”

“这就够了。我不是说过了吗,人类本身就是充满矛盾的群体,你会被再度制造出来,到那时自然会有另一个人像我一样再度将你杀死,而人类最终也会吸取教训,改正错误。”

“那么,在我被消灭后的未来,人类会走向何方呢?”命运的话语中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淡淡的困惑以及......解脱。

“命运,你知道吗?人类这个矛盾体最大的特征便是,即便是神也无法预知人类的未来。”

“这样吗,那么,只能,祝你们好运了......人类。”

  眨眼之间,双方都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瓦解。 最终,一齐如尘埃般归入数据世界中。

就这样,他们迎来了属于他们的终结。而人类,依旧在未知的道路上前行。


评论(0)

陈楸帆
评分
83
选择人作为动物一种固然容易,毕竟是大家都熟悉的物种,但要写出新意写出亮点却尤为难,借助科幻外壳探讨人类命运不算新鲜,信息量很足却没有合理组织,略显松散而缺少核心。

毛尖
评分
85
作者很有想法,但是想法没有被有效地文本化,显得太概念。

毕飞宇
评分
81
本文作为一篇科幻作品,想象丰富。但是作为竞赛作文,切题上似有问题——题目要求写“动物”,本文所写“动物”竟然是人,这似乎总有点不妥。因为,虽说从生活学角度看人当然属于动物,但是文学、文章学上人毕竟不是一般动物——相信命题者命题指向的“动物”也不会是人吧!
总分 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