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登录  |  首页  |  锐角网  |  留言板

骏马

陶然 发表于 2020-08-19 21:30:35   阅读次数: 5

        学校田径队里有两种不同的人,一种是我们,另一种只有马男。

        新学期田径队开始训练的时候,专管社团的老师把马男领到我们教练面前,说:“王教练,这个学生叫马男,是新报名加入田径队的。”

        我看看马男,马男正羞怯地看着教练。马男明显属于肥胖,体脂严重超标。他从头圆到脚,穿一件洗得有些脱色的T恤,上面画着一只鬃毛飞扬的骏马,大肚腩却把骏马撑得变了形,显出臃肿之态。教练看着马男,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我也一点不看好马男,甚至带着轻蔑:身体素质对于运动员来讲就是天赋,这样一看马男的天赋已是负数,如何跟我们进行高强度训练?

        马男红着脸对教练鞠了个躬,圆脸下的一叠双下巴都跟着颤了几颤,紧张得舌头打结:“王教练您好,我,我我叫马男,骏马的马,男子汉的男,我想加入田径队!”

       他的样子太滑稽了,我们看着马男笑成了一团。教练生气地瞪了我们一眼。

       马男的眼神在跑道上游移不定,但就是不敢抬头看我们,两只胖手局促地搓来搓去,肉球似的两腮迅速地蒸成了两团火,一球蒜头鼻也布满了汗珠。

       教练告诉马男这里的训练很辛苦,而且有诸多的规矩,或许他并不能适应。他几乎搬出了田径队的一切缺点,但马男只有一句话:“教练,我想加入田径队。”

       于是马男就凭着他的死缠烂打成了田径队的一员。

       但我看马男只是当个打酱油的。教练只让他做准备活动,别的学生都去跑1200米时,他就做一点简单的有氧运动,按教练的要求做十分钟就休息十分钟,千万别勉强自己。尽管没人关注,可马男每次都按部就班地完成训练内容。他在每次课后的田径训练都一定要换下校服,穿他第一次的那件印有骏马的T恤,几番有氧运动下来,骏马T恤就被汗水给浸透了,黏糊糊地搭在他肥胖的身躯上,但不知怎的,我总感觉这时就是他和那只骏马融为一体的时候。

       我们都猜教练也并不准备让马男过早和我们一起进行真正的长跑训练。结果等到三四个礼拜之后,马男主动和我们一起站在了跑道上。教练很意外,告诉马男他现在肯定不能和田径队一起训练1200米,但马男坚持说他可以进行跑步训练了,并向教练保证最多只跑400米。

       我以为教练教马男要费很大一番心血,但并没有,他对一切关于田径的知识都烂熟于胸,甚至比我们还要熟悉。我问他怎么那么了解田径,马男骄傲地嘿嘿笑着说,因为我喜欢呀。我有些动容,马男的体型最不适合田径了,但他依然肯为它下苦功。我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只要训练完,我都要陪着马男跑400米。

       自那以后,每周的训练后的自由活动时间我和陪马男慢跑。我们也渐渐熟络起来,马男告诉了我他为何对田径如此熟悉。他原来是也是练田径的,并且得到过全市第三名,他的骏马T恤还是得奖的礼物呢。只不过后来他耳朵生了病需要打激素,而且不能进行剧烈运动,马男才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他的病完全好了,他想重拾田径的梦想。马男在训练的间隙也会和我聊天,他说他最喜欢的就是田径,他想再次成为跑道上一匹飞驰的骏马,他说在他变成骏马时一定要奔向太阳,可以照亮那个曾经因病发胖而脆弱自卑的自己。

       我听完这些话却为马男难过。他的梦想令人感动,但我并不认为他真的可以实现。因为这件事太困难了,将近一个学期下来他的确瘦了不少,可他离脱离胖子行列都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我想,他或许是心有不甘,放不下从前的荣誉,我能理解他。所以他每次说起他重新驰骋跑道的愿望时,我都并不当真,直到学期末的运动会,他告诉我他要报名1200米。

        我不敢置信,我一直以为马男也是只把梦想挂在嘴边呢,但于此同时我又感觉马男实在是不自量力,我告诉他:“你确定你要报名吗?我都不敢报1200米,肯定拿不上名次,报1200的可都是王教练的得意门生,跑出来的成绩都相差不了几秒,你也只是最近才能勉强跑下来1200米而已。”我期待着马男露出怯懦的神色,但马男看上去异常坚定,我心里不爽,便讽刺他:“你每天念叨梦想不会当真了吧,你也太天真了,怎么,等着这回赢过所有人,拿个大奖牌回去啊?”

        马男沉默了很久,最后说:“为了赢过自己。”

        我说不过马男,只好在运动会为他助阵。那天天色铁青,并且阴沉沉地压下来,压得我心口发闷。我在观众席上落座,一字不落地听着广播里的检录通知,比我自己比赛还仔细。马男刚和其他选手站上跑道,观众席的中央就爆开了大笑声,并且像涟漪一样一圈圈地扩散。我急忙去看马男有没有受影响,结果发现他神色如常。

        开跑之后的情形更混乱了。马男跑得标准却难看,肥胖的身子一扭一扭,看上去格外不协调。巨大的笑声一直涌来涌去的,我从未看马男瑟缩过一下,我知道一旦发令枪响他的眼里就只有跑道。

       一片哄闹声中其余的选手已经跑完,只剩下马男孤零零地在跑道上一圈圈地扭蹭着。他每一步都迈得格外坚定,完全没有动摇的意思。

       可大家似乎已等他不耐烦了,开始有谴责声传来,要他快些放弃。时间的流逝在此时被无限放大,所有人的耐心都被消磨殆尽时,一个人高喊了一声:“只有半圈了!”

        全场似乎一瞬间就安静下来了。我看着马男,他的速度很慢很慢了,但腿还在有节奏地蹬动着:他仍然在坚持。马男的脸已经涨成一大团红,艳艳地在操场上来回浮沉。

       我想起他从很久前就在坚持,从他加入我们之前,从他生病以前,从他练田径以前。他一直在跑,跑过了一段长长的极夜,带着对太阳的渴望,只要脚下有跑道,他就永远在冲。这是他独有的倔。马男曾经对我说:“骏马是不会认输的,它们太快了,比任何挫折都快,甚至比自己快。”马男只是要跑赢自己,因为他是天生的骏马。

       我忽然站起身子,挥舞着手臂,大声喊:“马男——加油——跑啊!”

       我能看见马男咬紧了牙关。他的速度一点一点地升了上去,汗水已经完全浸透了他的T恤衫。阳光露了下来,在马男的周身遍布着光,照得他发亮。我确信他得到了光明,或者说,一直以来他都给自己光明。在那一瞬间,马男在我眼里真的变成了一匹高大坚强的骏马,他带着勇气和骄傲,直直地奔向自己的太阳。

学校田径队里有两种不同的人,一种是我们,另一种只有马男。

新学期田径队开始训练的时候,专管社团的老师把马男领到我们教练面前,说:“王教练,这个学生叫马男,是新报名加入田径队的。”

我看看马男,马男正羞怯地看着教练。马男明显属于肥胖,体脂严重超标。他从头圆到脚,穿一件洗得有些脱色的T恤,上面画着一只鬃毛飞扬的骏马,大肚腩却把骏马撑得变了形,显出臃肿之态。教练看着马男,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我也一点不看好马男,甚至带着轻蔑:身体素质对于运动员来讲就是天赋,这样一看马男的天赋已是负数,如何跟我们进行高强度训练?

马男红着脸对教练鞠了个躬,圆脸下的一叠双下巴都跟着颤了几颤,紧张得舌头打结:“王教练您好,我,我我叫马男,骏马的马,男子汉的男,我想加入田径队!”

他的样子太滑稽了,我们看着马男笑成了一团。教练生气地瞪了我们一眼。

马男的眼神在跑道上游移不定,但就是不敢抬头看我们,两只胖手局促地搓来搓去,肉球似的两腮迅速地蒸成了两团火,一球蒜头鼻也布满了汗珠。

教练告诉马男这里的训练很辛苦,而且有诸多的规矩,或许他并不能适应。他几乎搬出了田径队的一切缺点,但马男只有一句话:“教练,我想加入田径队。”

于是马男就凭着他的死缠烂打成了田径队的一员。

但我看马男只是当个打酱油的。教练只让他做准备活动,别的学生都去跑1200米时,他就做一点简单的有氧运动,按教练的要求做十分钟就休息十分钟,千万别勉强自己。尽管没人关注,可马男每次都按部就班地完成训练内容。他在每次课后的田径训练都一定要换下校服,穿他第一次的那件印有骏马的T恤,几番有氧运动下来,骏马T恤就被汗水给浸透了,黏糊糊地搭在他肥胖的身躯上,但不知怎的,我总感觉这时就是他和那只骏马融为一体的时候。

我们都猜教练也并不准备让马男过早和我们一起进行真正的长跑训练。结果等到三四个礼拜之后,马男主动和我们一起站在了跑道上。教练很意外,告诉马男他现在肯定不能和田径队一起训练1200米,但马男坚持说他可以进行跑步训练了,并向教练保证最多只跑400米。

我以为教练教马男要费很大一番心血,但并没有,他对一切关于田径的知识都烂熟于胸,甚至比我们还要熟悉。我问他怎么那么了解田径,马男骄傲地嘿嘿笑着说,因为我喜欢呀。我有些动容,马男的体型最不适合田径了,但他依然肯为它下苦功。我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只要训练完,我都要陪着马男跑400米。

自那以后,每周的训练后的自由活动时间我和陪马男慢跑。我们也渐渐熟络起来,马男告诉了我他为何对田径如此熟悉。他原来是也是练田径的,并且得到过全市第三名,他的骏马T恤还是得奖的礼物呢。只不过后来他耳朵生了病需要打激素,而且不能进行剧烈运动,马男才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他的病完全好了,他想重拾田径的梦想。马男在训练的间隙也会和我聊天,他说他最喜欢的就是田径,他想再次成为跑道上一匹飞驰的骏马,他说在他变成骏马时一定要奔向太阳,可以照亮那个曾经因病发胖而脆弱自卑的自己。

我听完这些话却为马男难过。他的梦想令人感动,但我并不认为他真的可以实现。因为这件事太困难了,将近一个学期下来他的确瘦了不少,可他离脱离胖子行列都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我想,他或许是心有不甘,放不下从前的荣誉,我能理解他。所以他每次说起他重新驰骋跑道的愿望时,我都并不当真,直到学期末的运动会,他告诉我他要报名1200米。

我不敢置信,我一直以为马男也是只把梦想挂在嘴边呢,但于此同时我又感觉马男实在是不自量力,我告诉他:“你确定你要报名吗?我都不敢报1200米,肯定拿不上名次,报1200的可都是王教练的得意门生,跑出来的成绩都相差不了几秒,你也只是最近才能勉强跑下来1200米而已。”我期待着马男露出怯懦的神色,但马男看上去异常坚定,我心里不爽,便讽刺他:“你每天念叨梦想不会当真了吧,你也太天真了,怎么,等着这回赢过所有人,拿个大奖牌回去啊?”

马男沉默了很久,最后说:“为了赢过自己。”

我说不过马男,只好在运动会为他助阵。那天天色铁青,并且阴沉沉地压下来,压得我心口发闷。我在观众席上落座,一字不落地听着广播里的检录通知,比我自己比赛还仔细。马男刚和其他选手站上跑道,观众席的中央就爆开了大笑声,并且像涟漪一样一圈圈地扩散。我急忙去看马男有没有受影响,结果发现他神色如常。

开跑之后的情形更混乱了。马男跑得标准却难看,肥胖的身子一扭一扭,看上去格外不协调。巨大的笑声一直涌来涌去的,我从未看马男瑟缩过一下,我知道一旦发令枪响他的眼里就只有跑道。

一片哄闹声中其余的选手已经跑完,只剩下马男孤零零地在跑道上一圈圈地扭蹭着。他每一步都迈得格外坚定,完全没有动摇的意思。

可大家似乎已等他不耐烦了,开始有谴责声传来,要他快些放弃。时间的流逝在此时被无限放大,所有人的耐心都被消磨殆尽时,一个人高喊了一声:“只有半圈了!”

全场似乎一瞬间就安静下来了。我看着马男,他的速度很慢很慢了,但腿还在有节奏地蹬动着:他仍然在坚持。马男的脸已经涨成一大团红,艳艳地在操场上来回浮沉。

我想起他从很久前就在坚持,从他加入我们之前,从他生病以前,从他练田径以前。他一直在跑,跑过了一段长长的极夜,带着对太阳的渴望,只要脚下有跑道,他就永远在冲。这是他独有的倔。马男曾经对我说:“骏马是不会认输的,它们太快了,比任何挫折都快,甚至比自己快。”马男只是要跑赢自己,因为他是天生的骏马。

我忽然站起身子,挥舞着手臂,大声喊:“马男——加油——跑啊!”

我能看见马男咬紧了牙关。他的速度一点一点地升了上去,汗水已经完全浸透了他的T恤衫。阳光露了下来,在马男的周身遍布着光,照得他发亮。我确信他得到了光明,或者说,一直以来他都给自己光明。在那一瞬间,马男在我眼里真的变成了一匹高大坚强的骏马,他带着勇气和骄傲,直直地奔向自己的太阳。


评论(0)

陈楸帆
评分
78
设喻得当,文章的起承转合也到位,但失之过于工整,每一步都在意料之中,缺少惊喜。

毛尖
评分
83
很校园的一篇习作,值得鼓励的阳光。就是简单了点,题目就明晰了叙事和走向。

毕飞宇
评分
95
本文题材真实,写法质朴,感情基调真挚,这在当下花里胡哨的中学生文风中难能可贵。
总分 256